真人投注 > 狂暴雷神 > 第四十八章:夺舍(二更)

《狂暴雷神》 第四十八章:夺舍(二更)

    “你们不是很狂吗,现在你咋不拽了,起来啊,你们不是要杀老子吗,你们到是来啊。”梁通冲着那刘福,宁珂有些歇斯底里的怒吼。

    “废物。”宁珂眼角闪过一道冷芒,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滩遭虾戏,她堂堂练气境的高手,何尝受过这样的屈辱。

    “臭小子,你骂谁是废物,信不信老子弄死你。”梁通最受不了别人骂他是废物了,这可能跟他的遭遇有关,这梁通在没遇到段天德的时后,他就是一个乞丐,在垃圾堆里混日子,是一个十足的废物。

    正是因为他的出生,他发奋图强,可是他无论如何的努力如何刻苦修炼,他发现,他就是不入段天德的法眼。

    他突破筑基境铸就武道根基,他第一个通知段天德,可是并没有遇到对方的鼓励和赞美,反而说他不该骄傲,好像他根本就不是他的义子,只是他训练的死士,只能为他卖命。

    “死,今天你们都要死。”梁通怒喝,眼神有些狰狞。

    “将他们丢到血池之中进行献祭。”阴冷的声音阻止了梁通的发泄。两人被丢入地牢的血池之中。

    “守护好段凌枫的肉身,不能让人破坏了,等本座夺舍后,就进行血祭,一旦血祭完成,本座会如约将你的修为提升到练气境的。”

    “属下谢过主上。”梁通面露恭敬之色。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这局该怎么破。”段凌枫看到宁珂,刘福都被丢入了血池之中,他也见到了幕后黑手,那邪恶的存在,这是要夺舍他的肉身,夺舍这事,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但他可以肯定,这对他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

    “这系统商城中的物资有限,除了爆冰符外,貌似没有其他的攻击符篆了,我该怎么破解这次危机。”段凌枫苦苦思索,并没有想到对策,这完全就是一个死结,必死之局,根本就破不了。

    就在段凌枫苦苦思索对策的时候,那邪恶存在的灵魂化成一到黑烟,带起一道道邪恶的气息向他冲来。

    本能的段凌枫想要阻止,可是他发现,他的身体好像被什么禁锢住了,根本就不能动弹。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段凌枫不断的嘶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竟然定住了,这是要何等的伟力才能做到。

    “上次让你逃了,这次你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乖乖的让本座夺舍吧,这样你也能少受一点痛苦。”刺耳的阴啸声在段凌枫的脑海里响起。

    “你是谁,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段凌枫此刻非常的镇定,他有狂暴升级系统,他一定能够化解这次危机的。

    “我害你,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要怪就怪你具备狂神血脉,你可是神之后裔,夺舍了你,本座不但能重见天日,还具备狂神血脉,突破桎梏达到前世不能达到的高度。”阴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面对死亡,段凌枫越是镇定,真人投注:他是死过一次的人,不在乎在死他这一次。他的脑袋转的飞快,什么狂神血脉,他怎么会具备狂神血脉,难道就是他体内的那种奇异的能量,让他陷入暴怒之中,力量也随之翻倍,他忍不住问道。

    “你说的那狂神血脉,是不是我的情绪一愤怒,力量就会翻倍。”

    “你不知道狂神血脉,真是的,这狂神血脉在你身上真的是白瞎了,就让本尊来享用吧。”

    “你到底是谁。”段凌枫问道。

    “本尊纵横太古,乃枯荣魔尊,是主宰一方世界的神灵。”阴冷的声音响起。

    “枯荣魔尊,那是什么东西。”段凌枫奇怪,这世界有神灵的存在吗?

    “小东西,你是不是很震惊,被本尊这样伟大的存在看中,你是不是感到很荣幸啊,快放开心神吧,让本尊将你夺舍,让本尊带你笑傲九天十地。”枯荣魔尊的声音带着无穷的魔力。段凌枫的意识开始出现了模糊。

    “就是现在。”枯荣魔尊见段凌枫的意识出现了模糊,这是夺舍的最佳时机,一团意识猛的射入段凌枫的识海,之前的他只是和段凌枫进行意识上的交流,此刻是他真正夺舍的时候。

    “轰隆隆。”

    就在此刻,段凌枫的体内丹田之处潜伏的黑点突然爆发出一阵雷鸣声,在段凌枫的体内好似响起了一道炸雷。

    “怎么回事。”枯荣魔尊刚冲进段凌枫的体内,他还没能吞噬段凌枫的灵魂,一股令他感到心悸的气息从段凌枫的体内弥漫而开,让他残缺的灵魂感到心悸。

    “轰隆隆。”

    沉闷的雷鸣声不断的在段凌枫的脑海里响起,雷鸣声竟然给段凌枫一种亲切的感觉。

    雷鸣声不断的在段凌枫的体内响起,枯荣魔尊的神魂竟然开始瑟瑟发抖起来。

    “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这家伙体内到底有什么恐怖的东西。”枯荣魔尊怒骂,他怎么这么悲催,刚得到谋划以久的肉身,怎么他就有一种遇到克心的感觉。

    如此,他根本就不能够夺舍,能够自保就不错了。

    段凌枫意识恢复了清醒,他感受到脑袋里面好像多了一个东西,他心神连忙侵入其中,就像识海进入到系统版面一样,没有丝毫的阻碍。

    进入自己的识海,段凌枫看到了一个面如枯槁的男子,这男子就是那什么枯荣魔尊,让段凌枫感到意外的是这枯荣魔尊好像遇到了非常恐怖的一件事。

    “要夺舍我,我就吞了你。”段凌枫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他虽然没有夺舍过,但他知道,夺舍就是吞噬了对方,对方就从这世界上消失了,他看到对方在遭受大恐惧,他猛的向对方扑了过去。

    “小子,你找死。”枯荣魔尊还没有来得及吞噬段凌枫的灵魂,没想到段凌枫竟然对他发动吞噬的攻势,他怒喝一声,向着段凌枫扑去。

    这是最原始的战斗,力气为王,你打我一拳,我也打你一拳,你咬我一口,我咬你一口,非常的原始。

    “咦,我竟然变的这样强了。”段凌枫从对方身上撕下一块肉,顿时,他感觉他的力气大了几分,立刻他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