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狂暴雷神 > 第五十章:百废待兴

《狂暴雷神》 第五十章:百废待兴

    “谢谢你啊,这次要不是你,我们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宁珂冲着段凌枫笑了笑,可是她的笑容有些惨白,这次她可是大伤元气。

    至于那刘福就更加的惨了,凝丹境的强者,弄的现在只有半条命,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得过来。

    说真的,这次要不是有段凌枫在,他们真的就都要死在这偏僻的小地方了。

    “别客气,帮你们也就是帮我自己。”段凌枫笑了笑,两人只是互惠互利。要是段凌枫不救他们,那么他爷爷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苏醒过来,这才是段凌枫关心的事情。

    “你放心好了,只要我回到聚宝轩,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你爷爷治好。”宁珂知道段凌枫担心的是什么,连忙道。

    “谢谢。”段凌枫忠心的对其感谢,要是对方不帮他的话,他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苍,他们回来了。”段凌枫在说话间,他听到了王威和苍,宇凌的谈话声。

    而是让段凌枫有些意向不到的是,他是听到了苍和王维他们的对话。按理说他们离去,此地已经很近了,可是让段凌枫想不到的是,他足足的等了好几分钟他们才赶到。

    “少主,属性救援来迟,还请少主责罚。”苍,宇凌跪伏在地。

    “起来吧,这不怪你们。”段凌枫摇了摇头,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就是苍他们赶来了,结果也是一样,人多了,反而是徒增伤亡罢了。

    “少主,这梁通狗贼跑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啊。”苍通过王威的口中知道了黑云堡的一些情况。现在的黑云堡已经彻底的废了,大小猫只有三两只,一切都百废待兴。

    “他跑了就跑了吧,除非他死了,那怕他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宰了他。”段凌枫笑了笑,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这梁通在他眼中,那就是跳梁小丑一样的存在,现在他才炼骨境就能让他狼狈逃窜,下次见面,他一定可以宰了对方。

    现在,段凌枫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提升实力,然后救醒爷爷。

    “哦,对了,这个,你们到库房里去看看,现在黑云堡到底还有多少资产。”段凌枫想起什么,突然道,这一战下来,就是他准备充分可还是被弄成穷光蛋,财力被消耗一空,只有两三百万铜币,根本就用不了几天,他必须抓紧时间多弄点铜币来花花。

    他不可能时刻杀敌,只能花钱购买经验丹修炼。

    黑云堡百废待兴,这是爷爷段天德的心血,段凌枫不想在他的手中葬送,他吩咐下去,就去了厢房。

    “我在什么地方见过你。”对于这段凌枫,宁珂和段凌枫也算是认识了,可是她对段凌枫,她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种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一般。

    “不是吧,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段凌枫也有这种感觉,听对方这么一说,他想起是在哪里见到过对方了,就在那聚宝轩的分部,之前他是不敢往这方面想,一个是聚宝轩的管事,一个是练气境的强者,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还有,在这枫叶城,最强的也就是一个练气境的城主,这还是传说的,具体是不是练气境不得而知,不到那个高度,你根本就不知道。

    “可是我感觉我们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最近有没有去过枫叶林。”宁珂问道。

    “没有,我去枫叶林干什么。”段凌枫摇了摇头,他直接就否认。开玩笑,要是让对方知道他去了枫叶林,还去过枫叶林聚宝轩的分部和他做过交易,那不是告诉对方他有储物袋吗?财不露白,对方实力比他强,一旦对方想动什么歪心思他根本就保不住。

    “哦,那一定是我认错人了。”宁珂笑了笑,她也觉得她是有些大惊小怪的。

    “段凌枫,福伯他还没有恢复,行动不变,我们可能要在这黑云堡待上几天。”

    “没问题,你们要是不嫌弃这环境脏乱差,就住下来吧。”段凌枫笑了笑。

    宁珂走后,段凌枫陷入了沉思,他现在的危机算是解决大半了,黑云堡这把悬挂在头顶处的刀算是拿开了。不过,那梁通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不将他干掉,他心难安,可是想要将其干掉,天大地大,他该上什么地方去找他。

    “少主,库房里就这么点纹银和黄金了,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苍将黑云堡现在的财产清点了一番,他冲段凌枫禀报。

    “有多少钱。”对于黑云堡收集到的天材地宝,他一点也不在乎,他在乎的是黑云堡现在还有多少钱。

    “纹银只有十万两,黄金一百两。”苍苦笑,黑云堡好歹是枫叶城的大家族,不可能只有这点财富。黑云堡的财富都被梁通用来购买各种天材地宝了,要是他们在过几天来,黑云堡中将是什么东西也没有,哪里还有什么银子。

    “只有十万两。黄金百两,这的确是有些少。”段凌枫摇头。十万两银子,还不足以挽回他这一战的损失,真的是亏大发了。

    “我这有十五万两的银票,你将他们兑换成现银充斥库房吧。”段凌枫原本想亲自将这些银票换成现银,可是现在,他只能让苍去办。

    “少主,这个,都换成现银吗?这个。”苍面露尴尬之色,这银票便于携带,可是要是换成银子,银子笨重不说,而且还非常的占地方。他实在有些想不明白,段凌枫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古怪要求。

    “你照做就是了。”段凌枫挥了挥手。

    “对了,这事尽量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你秘密进行就好。”段凌枫又交代了一句。

    “真的是怪事,这少主怎么有些不一样了,这银票不用要用银子,难道他是银子控,喜欢白花花的银子,或者是看着银子才能睡觉。”苍虽然心中有疑惑,可少主的命令他坚决执行,他在出黑云堡大门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嘀咕出来。

    “怎么回事,真人投注:我竟然能听到苍的抱怨声。”段凌枫知道苍已经出了黑云堡了,可是他竟然能听到两里开外人的自言自语,他一脸的震惊之色,在他的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