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狂暴雷神 > 第五十五章:车轮战又有何惧

《狂暴雷神》 第五十五章:车轮战又有何惧

    “知道了家主。”袁彪嗡声嗡气的应了一句,这场战斗,他没当一回事,筑基境初期巅峰对战炼骨境一重,相差一个大境界十二个小境界,这样的战斗根本就没有一点悬念,这是一面倒的战斗。

    “刀剑无眼,生死各安天命。”段凌枫站在袁家演武场中央,盯着那袁彪道。

    “这话说的不错,生死各安天命。”袁彪笑了笑,这话真是他要对段凌枫说的,没想到段凌枫竟然抢先一步说了,这省得他再多费唇舌。

    “你是晚辈,未免有心人说我以大欺小,让你一招先。”

    “好。”段凌枫笑了笑。

    现在他实力爆涨,单凭肉身的力量就有近四十匹马力,只要不是遇到那种顶级的筑基境武者,可以说横扫筑基境武者没有一点问题。

    “魂断天涯。”段凌枫懒得和对方废话,既然对方要让他,他就直接出手,而且一出手就是杀招,一抽腰间佩刀,一道璀璨的刀气迸射而出。

    “雕虫小技,以为隐藏了实力就想赢,你这是做梦。”一道刀气释放出来,袁彪就知道段凌枫这是隐藏了实力,他们看到的炼骨境实力,并不是段凌枫真实的实力,这家伙隐藏了实力,就是为了扮猪吃虎想要阴他一把。

    对方是筑基境的实力,怪不得袁平会败的如此的凄惨,完全是被这无耻小人给阴了。

    “放马过来。”段凌枫冷笑,他并不是筑基境的武者,这一点他是不会说破的。境界不高,实力却很强,足以能阴到对方。

    “他并不是筑基境的武者,他是修炼了一门高深的武技,可以释放出刀气来。”袁四海还是有几分见识的,他一眼就看出段凌枫的境界修为,境界是真的,能释放出刀气来是因为他修炼了好的功法。一想到这,袁四海的脸上浮现了一模狂热的神色。要是他获得了段凌枫的修炼功法,他的实力一定能在提升一个档次。

    “这场战斗,袁彪长老一定可以赢。”袁家众人闻言大喜,要是段凌枫不是筑基境的实力,那么他们这一局就赢定了。

    “噗嗤。”段凌枫一刀斩出,这次他并没有动用全力,而是将灵觉运用到战斗之中。段凌枫发现,有了这灵觉,可以料敌先知。凭借断魂刀法的犀利,只是一击,袁彪被一道刀气击中。

    “小子,你有种别躲。”袁彪受伤,他冲着段凌枫大喝,这家伙,就像是泥鳅一样的滑溜,他好几次释放大招,眼看就击中了对方,可是并没有击中对方,他反而受伤了。

    “不躲,难道要老子站在这让你来砍啊。”段凌枫眼中闪过一抹冷笑的神色,趁你病,要你命。段凌枫的攻击,如同狂风暴雨一样,袁彪只有招架没有还手的力气。

    “这小子的身法是什么身法,怎么这样的滑溜。”袁四海脸上浮现了一抹疑重之色,袁彪落入下风,他的眉头不自觉的皱起。要是对方凭借这样神奇的身法武技,他们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胜算,耗就能将袁彪耗死。

    现在他能祈祷的就是这段凌枫实力不达筑基境,在持久力上不如袁彪,这样,他们就能获得这场胜利。

    “砰。”

    事实都不如意,让人事与愿违,这袁四海越是不想袁彪落败,这袁彪败的越快,段凌枫一刀爆发,直取对方咽喉,一刀刺出,不等对方反应过来,又是一脚踢出,袁彪立刻就被踢飞。

    “给我去死吧。”段凌枫见袁彪刚一落地,接着又是一刀刺出,冰冷的系统提示音在段凌枫的脑海里响起,段凌枫收刀而立,傲视群雄。

    “死了,袁彪长老死了。”袁彪一倒地就在没有爬了起来,袁家众人忍不住惊呼。

    “小杂种,你竟然敢杀我袁家长老。”袁家的长老见袁彪被杀,他们忍不住怒吼。

    “想死的话就上来。”段凌枫冷笑,他就料到会出现这样一个局面,这袁彪被杀,袁家肯定会暴怒。他根本就不在乎,只要他们不守规矩敢动手,他就能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你们或许不服气,不服来战,生死勿论。”

    “你们都给我闭嘴。”袁四海如同吃了死苍蝇一样的难受,他这是自做自受,要是之前不把话说死,他还能出手,现在,他不得不强压住心中的怒气。

    “家主,可是这小子杀了我袁彪长老。”袁家族人心有不甘。

    “既然是赌斗,那生死有命,你们都给我闭嘴,我们袁家还丢不起这个人。”袁四海虽然也想杀了段凌枫,可他不得不强忍着心中的怒气。

    “还要在来嘛!”段凌枫傲世群雄。

    “这一局算你赢,我们愿赌服输。”袁四海突然话锋一转,接着就道。

    “袁彪败了怪他们实力不济,怨不得他人,我们在来比过。”

    此刻的袁四海就像是那输红眼的赌徒,他只想扳回这一局,只要赢了,那么,之前的损失就能挽回。

    “你们还要在战,没问题,你们还有钱吗?十万两黄金一场。”段凌枫笑了笑,只要对方出得起钱,车轮战又何妨。

    经历了黑云堡那场巨变后,可以说,段凌枫他最不惧的就是车轮战了,单打独斗他不怕任何人,就是群战他也不怕。

    “好,你等着,我这就去取钱去。”袁四海见段凌枫竟然答应人,原本他还以为对方会托辞一番,这到省了他浪费一番口舌。

    “这场战斗,我们以武会友,点到即止,打打杀杀伤了和气。”袁四海命人去筹钱,他冲着段凌枫道。

    “哦,这次不是生死斗了。”段凌枫似笑非笑。

    “没门,既然是比武,那有手下留情的道理,生死各安天命,你们要比就比,真人投注:不比的话,我们就走人好了。”

    “好。”袁四海强忍着怒气,这家伙有点邪乎,要是在败的话,他袁家又要折损一名筑基境的长老。可是不这样说,等会他不好插手。不过对方既然这样说,那么等会他就要亲自出手,取段凌枫的狗命,什么以大欺小,这东西他已经不在乎了,他只想干掉眼前这嚣张无比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