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狂暴雷神 > 第五十九章:狠敲一笔

《狂暴雷神》 第五十九章:狠敲一笔

    袁四荣的呵斥声并没有让他们羞愧的低下了头,他们在看向段凌枫一行人时,眼中透露着仇恨的神色。

    段凌枫一番发泄,他斩杀的都是炼骨境的武者,至于筑基境的武者,这些家伙都鬼精鬼精的,他们怂恿实力低微的族人冲上前,他们并没有损伤。

    袁四荣叫停,段凌枫索性也停了下来,这袁四海没有死,可也去了半条命,浑身被烈焰烧成了焦炭,要不是段凌枫灵觉过人,感受到对方还有气息在,十个有九个人都要以为此人是一个死人。

    “这是生死斗,你们既然破坏规矩,这事怎么说吧。”段凌枫冲着袁四荣问道。

    “这事你还想怎么样。”袁四荣听段凌枫这么一说,他就意识到今天这事不能善了了。

    “我想怎么样,破坏规则的人可是你们,难道你说一句听了就停了,那好,继续,杀到一方灭亡为止。”段凌枫冷冷一笑,他有一种冲动,一种嗜血的冲动,将袁家这群卑鄙的小人通通都干掉。然后将袁家好好的搜刮一番,这些年袁家没少赚钱,要是抢了袁家,绝对能够大发一笔。

    “你……”袁四荣最怕的就是段凌枫在大开杀戒,只要段凌枫不大开杀戒,他说什么他都愿意干。

    “我们家主生死不知,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们想要我死,我当然是想要你们的命了。”段凌枫冷笑。

    “你想要我们的命,我们就是死,也能拉上几个垫背的。”袁四荣色厉内荏。

    “拉上几个垫背的,就凭你们这几个土鸡瓦狗吗?”段凌枫不屑的冷笑,不是打击他们,除了那袁四海海有几分实力外,这些人在他眼中,真的是如同土鸡瓦狗,他能随意将其斩杀。

    段凌枫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因为有人来了,还有就是段凌枫准备狠敲对方一笔。

    “你……”袁四荣气节,对方有那本事,他都无从反驳。他强压着心中的怒气问道。

    “说吧,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好说,我也不是什么滥杀无辜之辈,只要赔偿我一点损失就可以啦。”段凌枫表现的非常的大度。

    “赔偿损失,怎么赔偿。”袁四荣下意识的就想到割地赔款,他虽然肉痛,可是还是能在接受的范围内。袁家实力受损,没有强大的武力,很多产业都保不住了。

    “一句话,五十万两黄金,今天就放过你们啦。”段凌枫笑了笑,那笑容,十足的狼外婆。

    “五十万两黄金,根本就不可能,就是将我们整个袁家的财产都卖了也筹不出这么多黄金来。”袁四荣苦笑。

    “这么说,你们这么多人的命还不值五十万两黄金,那么,我就送你们上路。”段凌枫眼中闪过一抹冷光,对方不给买命钱,那么就通通都杀了。

    “别,别动手,我们拿不出这么多钱,我们可以用产业抵押。”袁四荣真的怕了段凌枫这个杀神,要是段凌枫放开来杀,虽然能将其击退,可是他们也是损失惨重,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忍了。

    “三天,三天内,五十万两送到黑云堡,我不要银票,就要银子黄金。”段凌枫见自己的威胁有效,忍不住笑了笑,看这架势,他还是有做土匪的命。

    可要是不这样做的话,他怎么能快速弄到钱。

    “袁四海,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背着我吃独食,黑云堡的那块玄铁矿脉你们休想独吞,我刘家还有一半。”就在段凌枫和袁四荣谈条件的时间,刘万三看到演武场上那具面目全非,变成焦炭一样的袁四海,他就知道他来晚了,一声大喝,不等刘家众人进入袁府,他率先就冲了进来。

    “刘万三。”看到刘万三的出现,袁四荣的眉头是不自觉的皱起,他转身看了段凌枫一眼,见段凌枫将目光移向那来的刘万三时,他的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幸灾乐祸的诡异笑容。

    要是刘万三不是冲着那处玄铁矿脉来的,而是冲着他袁家来的,他袁家经过这一战后,就真的要从枫叶城这偏僻的小城消失了。而刘万三是得到了他袁家要对黑云堡那处玄铁矿脉动手的消息,可是他们不知道他袁家这次是栽了一个大根头,踢到铁板上了,现在他最期望的就是段凌枫这杀神将矛头转向刘家,要倒霉,两家人一起倒霉好啦。

    “你也是冲着那玄铁矿脉来的。”段凌枫气质大变,和以前可以说是判若两人。刘万三并没有认出段凌枫来。

    “小子,毛都没有长齐,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叫袁四海出来。”刘万三没有理会段凌枫,而是在人群中找袁四海,袁家得了黑云堡的玄铁矿脉,他们刘家也要分一杯羹。

    “这玄铁矿脉是我的,你说我有没有说话的份。”段凌枫淡淡一笑。

    “玄铁矿脉是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啊。”

    “我是黑云堡的段凌枫。”段凌枫淡淡一笑,他在看向对方的目光有些阴冷,敢暗中下黑手对方黑云堡的,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你就是段凌枫。”刘万三此刻才得以细心的打理段凌枫,怪不得这家伙有些眼熟。

    “如假包换。”段凌枫淡淡一笑,脸上的杀意渐渐的敛去,整个人变的人畜无害。

    “你就是段凌枫,看来袁家还没有得手,正好,你跟我走一趟,我们好商量怎么开采玄铁矿脉的事吧。”刘万三欺身上前,拦住段凌枫的去路,大有一言不合就掳人的架势。

    “哦,没问题,我将这里的事情处理一下我就和你走一趟。”段凌枫笑了笑,反而是很亲切的挽住了对方的手,好像多年没见的老朋友那样亲切。转头冲着那袁四荣。

    “钱给我准备好了三天后送到黑云堡,要是少一个仔的话,我还会在来你们袁家一趟的,看在我们有交情的份上,一个人头我算你们十两黄金,杀到五十万两为止。”

    “哦,还有那袁四海他还没有死了,还有一口气吊着,要是在不救治的话,就真的要死翘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