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美娟是个直肠性子,她决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

    席美芳就这样被她带来了,路上也有过短暂的思想斗争,可是对婚姻的捍卫还是让她来到了这里。

    车子开到上林赋苑门口时,就被人拦了下来,正当席美娟要解释一番,保安看了她的车牌后,便敬了个礼然后放行了。

    席美娟还得意:“哈,没想到这保安还挺有眼力见,知道我这车牌大有来头,不错不错。”

    席美芳提醒她:“你专心点开车,速度慢点。”

    “知道。”席美娟开车在小道上转悠,找着b3:“姐姐,你没听错,是b3吗?”

    “嗯,没错,那个人说了两遍,我记得很清楚。”

    “好,那我们就慢慢找。”

    席美娟不敢开快,一是因为路小二是因为注意力还要分散在找房子,突然,她踩了个急刹车,指着前面一辆黑色的轿车说:“姐,你快那牌照,是不是就是姐夫的车?”

    的确是夏荣光的车没错。

    只是席美娟催她下车,她仍是出现了几分忐忑:“美娟,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看到没有,那是姐夫的车,他肯定就在这上面,难道你不想知道他到底跟谁在一起,看看是不是真的有女人了吗?”

    “这——”

    “哎呀,走了,姐姐,我们去看看再说。”

    他们来到夏荣光的车边,转了一圈,车是锁上的,虽然知道他在b3,可是具体哪个单位跟门房并不清楚,席美娟使劲想着法子,忽而又被车前那块进出通行证吸引,整个人都趴在了玻璃上面,又打开手机,终于将上面的字看清。

    席美芳担心的看着四周,席美娟用手机拍了照,大功告成的拍了拍手:“好了,姐姐,找到地址了,我们上去吧。”

    事到如今,席美芳也没的回头了,只能跟着妹妹进了单元门。

    而在不远处的车内,一直有一双眼睛默默的专注着她们,直到她们进去,才露出轻微笑意。

    席美娟一边对照手机一边看着电梯,然后小声道:“姐姐,到了。”

    是的,到了。

    席美娟上前敲门,席美芳紧急拉住了她,可是门一碰就开了。

    席美娟也吃了一惊,不过她说:“姐姐,都到了这里,难道你打算就这样无功而返吗?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要进去看看,嘘——”

    她们蹑手蹑脚的从客厅走到厨房,最后又走到洗手间,然后听到卧室里有轻微的动静,席美娟走在前头,对席美芳说:“你跟着我就可以。”

    门依旧是虚掩着,所以她们一靠近,房间里的人就警觉的发现了。

    正在穿衣服的女人看着门口突然出现的两个头颅,顿时吓得尖叫起来:“啊——啊——啊——”

    刺耳的尖叫声只怕这整幢楼都能听到。

    席美娟也吓了一跳,不过还算镇定,见夏荣光躺在床上,屋内又没其他人,立刻推门而入,指着那女人威胁道:“给我闭嘴,不许叫!”

    她走到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面前,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女人被扇倒在地,倒是真的不敢出声了,瑟瑟发抖的缩在墙角逼问:“你们是什么人啊,知不知道他是谁?”她指着床上的夏荣光道。

    席美娟冷喝一声:“不知道我们还能出现在这里?你这个小蹄子,这张脸倒是长得还可以,就是下贱不要脸,勾引别人的老公是吧,不要脸的小三——”说着又给了人家一巴掌。瞬间女人的两个脸颊就高高肿起,清晰的五指印浮现在脸上。

    “你们——你们——”她被打的说话都有些含混不清了,“要是他知道了,不会放过你们的!”

    “哈,真人投注:他知道了不放过我们,你不是问我们知不知道他是谁吗,那你又知不知道她是谁?”席美娟指着身后的席美芳愤恨的问。

    女人瑟缩的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席美芳:“她是谁啊?”

    席美娟不吝告诉她:“她就是床上这个男人的老婆,也就是原配,你这种不入流的贱货,不要脸的贱人,贱人——”她有些失控,好像是抓到了胡璋剑的奸似的,把全部的怨气与怒气都撒在了这个女人身上。

    “啊——啊——啊——”女人被打,不堪凌辱,又是尖锐刺耳的尖叫不停的发出来。

    席美芳急忙拉住了席美娟的手:“别打了,美娟,别打了——”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床上的夏荣光终于悠悠转醒。

    他撑着混沌的脑子艰难的坐起,结果看到了席美娟和席美芳,吓得不轻,他嗓音干涩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哟,我的姐夫,您可总算醒了——”席美娟忍不住冷嘲热讽。

    席美芳则拿起外套披在他的身上。

    情况一团混乱,夏荣光还来不及理清怎么回事时,一对保安冲了进来,同来的还有几个记者,二话不说,就用闪光灯对着众人噼里啪啦的拍。

    “喂,你们干什么,都不许拍了,不许拍了——”席美娟怔愣后最先反应过来,夏荣光快速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脸,席美芳一脸的惊慌失措,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席美娟如个泼妇一样冲了上去:“你们干什么,我说不许拍了,不许拍了——”

    记者跟她发生了冲突,保安立刻上前阻拦:“你们是谁,这里只属于私人业主,不相干的人不能进来!”

    席美娟气结,指着他的鼻子骂:“你给我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刚才是你们的人开闸放我们车子进来的,现在又说我们是不相干的人,还有,什么叫不相干的人,我姐夫是这房子的业主,我们怎么就不想干了?”

    保安说:“那就让业主出来澄清一下,我们是听到又尖叫声才赶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的,刚才发生什么事了,业主呢,业主在哪里?”

    席美娟立刻将矛头对准了床上的夏荣光:“哎呀姐夫,你赶紧出来,跟他们说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让他们先走,让那些人赶紧给我走!”

    席美娟会意,知道他说的是那些记者,不过等她转身,那些记者早已不见,只剩下一对保安。

    他们就像是视线预谋好的一样,来了,拍照,然后快速走人。

    一起离开的,还有刚才那个女人。

    现场顿时变得有些冷清,也有莫名的冷空气在里面流动。

    从楼上下来的女人用大衣裹紧了自己,然后走向一边的车子。

    林琴筝见她高耸的两边脸颊,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摇了摇头,又在原先准备上的支票上多开了一些数字:“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不过这几天,你表现很好,这些钱应该足够了,你拿着这些钱就回去好好给你奶奶看病,再找个正当的工作重新开始生活吧,过去种种,就彻底忘了,让一切重头开始吧。”

    女子点了点头,眼中有泪光,艰难的对林琴筝说了声谢谢,离开了车子,融入夜色,消失不见。

    林琴筝的手机跟着响起,上面跃动着夏荣光的号码。

    她目光微转,按了挂机键,而后开车离开了上林赋苑。

    夏荣光听着对面传来的机械女声,直接就把手机给砸了。

    这就是个仙人跳,是个赤裸裸的骗局,林琴筝将他给骗了!

    “姐夫,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人群褪去后,席美娟也意识到这件事情似乎哪里不对,于是小心的看着夏荣光的脸色。

    夏荣光大发雷霆:“谁叫你们来的,你们来干什么!”

    “我——我们——”席美娟嗫喏的不知如何开口解释,随即,夏荣光的手机里收到了一条短信……

    李爱敏送李母进站:“妈,路上小心点,到家了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也要记得打给我,知道吗?”

    “知道了,你也要照顾好自己,还有啊,爱敏,你也老大不小了,抓紧时间跟陈锋要个孩子吧,他毕竟是独苗,你要是怀孕了,你婆婆对你的态度肯定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哎呀,她不喜欢我那是她的事情,我还不喜欢她呢,你别管这些了,进去吧,时间快到了。”

    “好好,陈锋,那我走了,你们要好好的啊。榛”

    挥手,送别李母,李爱敏叹气,对陈锋说:“你要是能帮,就帮帮周家吧,早点解决这个麻烦就最好永不见面。”

    陈锋看着李爱敏快步往前走,立刻追上去搂住了她的肩头:“老婆,那你晚上要好好犒……犒劳我啊,还有,晚上得跟我回……回去吃个饭。”

    李爱敏的脚步一顿,猛地回头瞪着他:“你说什么?”

    陈锋微微有些瑟缩,小心翼翼的看着李爱敏:“我说……回去……一趟……”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慢慢低下了头。

    在他以为李爱敏不会答应正打算放弃之时,李爱敏淡淡的应了一句:“哦,那就回去吧。”

    陈锋啊了一声,以为自己听错了,见李爱敏走远,当即拔腿跟上去:“真的吗,真的吗,老婆,你说真……真的吗?”

    “哎呀,你烦死了,真的真的。”

    夏荣光今天特别烦躁,脸色不好,已经在办公室内来回踱步走了一个上午。

    秘书进来好几次,都被夏荣光吼了回去,只是到后来,秘书不得不提醒他:“省长,我们的会已经推了四次了,不能再拖了,部门的人都在会议室等着了。”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你先去吧。”夏荣光本来很想发火,可是看到秘书那退避三舍的脸,便将自己的火气强压了下去,拿起文件去会议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