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却对贺钰很是满意。“嗯,我的儿子果然是了得,厉警官,我没猜错的话,我儿子已经把我们两个都供出来了!然后现在崔明英是杀人凶手,我是隐瞒了杀人凶手的帮凶对吧?”

    贺博铭的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愣,沛馨更是心底疑惑。

    贺钰的脸色十分不好看。

    厉宸睿点点头。“贺先生不愧是莲城商界北斗,料事如神!”

    “不及厉警官你高瞻远瞩!”贺博铭对着厉宸睿很是客气。“我很庆幸听从了你的安排,不然贺氏交给一个狼子野心的人还真是不知道明天会怎样!”

    厉宸睿也是淡淡一笑,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神色。

    那神色,大家都不懂。

    沛馨更是意外,厉宸睿跟贺博铭难道背地里做了什么沟通?为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下意识地去看白屏和老徐,白屏和老徐都似乎了解其中的事,但沛馨却不清楚!

    她内心对厉宸睿的恐惧,同时对贺钰也产生了疑惑。

    这时候,贺钰看着贺博铭的表情似乎带了一层云雾,让人看不清其中的内涵。

    只听到厉宸睿道:“贺先生,说好的证据,您现在是不是可以交出来了?”

    贺博铭点点头。“当然,厉警官遵守诺言,等到现在,也配合了贺某,老朽当然要说话算话,言出必行了!证据我的律师很快送来!”

    他看了看腕表,“还得等三分钟!”

    厉宸睿笑笑。“好说!”

    这时,贺钰的眼神里充斥着某种惊慌,他的眼里由惊慌变为难以置信。

    沛馨更是惊愕,怎么会还有证据?

    贺博铭看看自己的老婆和贺钰,突然笑起来,“明英,儿子,你们没想到吧,谢菲儿死的时候,可是有一份铁证,是可以轻易看出是谁杀了她的!那个证据可以让我们大家都看清楚凶手是谁!”

    崔明英听到这个,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喊。“贺博铭,你敢拿出来,贺氏的股份,老娘捐了也不会给你一分一毫!”

    “不要紧张!”贺博铭笑了笑。“其实,没有你那一份又如何?这件事一出,贺氏公关危机,我贺博铭以受害人身份站在话筒前澄清一下,哀默一下,大家还是会同情我的!倒是有的人,可就惨了!”

    他的话,带了点风凉话的味道,让人听着很不舒服!

    厉宸睿对此也不赞同,但是他没有参与贺博铭的话题,他在等证据到来,那份贺博铭说的证据。

    三分钟的时间在这一刻竟然是如此的漫长。

    沛馨的视线投向了厉宸睿,那眼神里有着太多的探寻!

    厉宸睿,究竟多有心机,居然可以私下里跟贺博铭接洽,玩转大家一干人等!

    沛馨心想,也就是他,有这么多手段,才会在刑警界展露头角。

    厉宸睿微微抬眼,对上沛馨的视线。

    沛馨没有躲避,迎视着,用眼神讯问他。

    厉宸睿却是对她微微扯了扯一边的唇,似乎讥笑她愚蠢。

    还有,厉宸睿那眼神里是对沛馨的不赞同,是对她盲目错信别人的责怪!

    沛馨被厉宸睿看的低下头去。

    厉宸睿又看向贺钰,再看看崔明英,沉声开口。“崔女士,贺先生,这个时候你们如果改口供,也可以算作是自!”

    他这话一出,崔明英和贺钰都是一愣!

    崔明英在一愣后随即恢复了平静。

    贺钰面容清隽,已然没有了表情。

    贺博铭看着他们,笑了笑,语气里似乎是不怀好意。“钰儿,在这之前,我想告诉你,你爸我还给你生了个弟弟,今年二十五了!”

    贺钰的脸一下子苍白!

    崔明英的脸更是,已经扭曲。

    恰恰在这时,敲门声响起。

    贺博铭所谓的证据被人送了来!

    白屏接过证据的时候,贺钰和崔明英似乎都有点不同程度的紧张。

    而贺博铭笑的就像是奸诈的老狐狸。

    白屏当着大家的面拆开盒子,里面是一张光盘!

    大家都是一愣,贺钰的脸瞬间惨白如纸。

    沛馨看到了贺钰那样子,心中疑惑,难道他真的跟案子有关系吗?

    崔明英的眼中也有了惊慌!

    当那个光盘被播放的时候,大家看到了里面的图像!

    那是谢菲儿家客厅的情景!

    谢菲儿站在厨房的门口,贺钰也站在那里,他们似乎在争执什么!而厨房里面是崔明英,他们母子把谢菲儿双面夹击。

    没有声音,只有视频。

    不多时,就看到贺钰一把抓住谢菲儿的衣衫,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谢菲儿还冷笑,而崔明英在厨房拿了一把刀出来,朝着谢菲儿的肚子剌了一刀,谢菲儿挣扎!

    贺钰又跟崔明英说了什么!崔明英却是一把抓住谢菲儿的头,去剌她的脖子,这时,谢菲儿垂死挣扎,夺了刀去刺贺钰,却被贺钰一把抓住,翻转,拿过刀,一个翻转,让谢菲儿背对自己!

    这时,他不知道对崔明英说了什么,崔明英跑去厨房,消失在了视频里。

    贺钰此时把谢菲儿扭转,让她背对着自己,但是谢菲儿手里的刀翻转朝着贺钰腋下刺来,贺钰抓住,猛地返回,这时崔明英手里拿着一把别的刀过来,一刀朝着谢菲儿的脖子抹去,献血嗤出来!而贺钰那一刀也刺进了谢菲儿的胸腔里,娘俩的动作几乎是同时!

    那两刀是同时出手的!谢菲儿再大的命也逃不过致命两刀!

    贺钰似乎在那一刻格外惊慌,他猛地松开了谢菲儿!

    谢菲儿的身子向下倒去。

    崔明英看到谢非儿倒地,贺钰的手猛地背在后面,她惊愕了一下,立刻又回去厨房!

    这时候,贺博铭跑进了视频,蹲在谢菲儿面前试了试她的呼吸,然后站起来,摇摇头,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崔明英指着他鼻子,好像是破口大骂了,但是贺钰却在那里呆了!

    崔明英又拿了毛巾带了手套出来,在那里抹指纹痕迹!

    这一刻,似乎真相大白!

    贺钰的致命一刀结果了谢菲儿的姓命!

    厉宸睿等大家看完了视频,他才慢悠悠地开口:“原本尸体尸检的时候我是排除了贺钰的嫌疑的,但是,贺先生告诉了我们一个情况,让我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案子!他说,崔女士走的时候是开了空调的,定时了空调,改变了室内温差,延缓了尸体的某些尸体现象,让我们的技术人员差点被蒙混过去!崔女士,你果真是高手!面对那种情况,还能从容不迫!”

    崔明英一句话没说,而是以满是恨意的眸子看着贺博铭!

    这时的贺钰低垂下头,一句话也不说了!

    沛馨难以置信地看着他,眼底都是震惊和难以置信!

    至此,这件案子算是真相大白!

    真正的凶手乃是贺钰!

    崔明英终于怒声对着贺博铭骂道:“贺博铭,你这个混蛋,他是你嫡亲的儿子啊!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要送他去断头台?”

    “死的是你,贺钰最多判几年,他是无心之举,我会请最好的律师给他打官司,至于你,就去死吧!”贺博铭的语气十分冷漠。

    崔明英大骂:“你害死了贺钰,你对贺钰怎么这样狠心?你这个畜生不如的混蛋,虎毒还不食子呢!你居然害他!”

    “他有你这个母亲,就是最大的悲哀!居然胆敢诬赖我,你们母子一对儿货色,幸好我有准备,不然就被你们害死了!还好,我还有个儿子,你们进去了,贺氏我放心的交给他!真是不好意思,儿子,是你自己拎不清,谢菲儿那种货色怎么值得咱们恼羞成怒动手杀人?你这不是要把贺氏继承人的位置拱手相让给你弟弟吗?”

    贺钰缓缓地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父亲,这一刻,他眼底都是平静,是一切揭穿后再也不用隐瞒的平静!

    他对着贺博铭一字一句地道:“心术不正者终难逃报应循环,爸,自重吧!”

    说完,他站起来,对着厉宸睿伸出手:“我认罪,带我走吧!”

    说完,他回头看了一眼沛馨,那眼神里是深深地眷恋,却一个字没有说,就被白屏带走了!

    至此,终于尘埃落定!

    沛馨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案子准时移交给检方,他们这里算是告一段落,宁言害死了何晨跟向小雨,崔明英与贺钰联手杀了谢菲儿!谢思萌,文澜,6方华,霍玉峰,宁言,谢青,王长明,崔明英,贺博铭会获得怎样的刑罚,都得由检方提起诉讼交由法院审理!

    沛馨觉得这个案子到了现在算是告一段落了!至少他们这一部分的工作可以暂告段落,今天下午离开单位的时候厉宸睿已经给了她两个星期的假,让她休养脚伤!

    沛馨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刚洗完澡还没有坐下来休息一下,就接到了一个陌生的信息。

    又是一个新地方。

    沛馨知道这是蔡正弘爸爸在找自己。

    她不得已,又换了衣服鞋子出门。

    这次的地方又是一个新地方,依然是个小院,只是这个更加荒凉,里面到处都是半人多高的杂草。

    沛馨出门先是挤了公车,然后又打了黑车,最终到了短信上说的地点。

    当她观察了好几次确定没有人跟梢的时候才进了这家小院。

    进去后,真人投注:她先是低声问了句:“有人吗?”

    没有人说话,沛馨又喊了一声,“请问有人吗?”

    这时,屋里还是没有动静。

    沛馨不禁狐疑,难道是走错了?

    她站在院子门口等了良久,也不见里面有动静。

    沛馨只觉得一股子不好的预感袭来,难道自己着道了?她还没有来得及多想,里面屋子的门就开了沛馨吓了一跳,就看到蔡正弘铁青着一张脸站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