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江彦丞早有准备,开的是七座车,一个多小时后,平安地将一车六人带回了紫禁豪庭。

    停好车,谭璇搀着外婆,小路遥跟小岚岚牵着手走最前面,时不时被谭璇吼回来,纠正她们错误的路线。

    “小姨,我真的认识你们家,你要相信我。岚岚姐姐,我带你走哦,那边有个电梯,上去八楼,就是小姨家了。”路遥一点不肯认输,像个小大人的样子,一定要做向导。

    “但是我们小孩子不可以离大人太远,我妈妈说,好多坏人专门抓小孩子的,所以不要吃陌生人给的糖,也不要随便跟着陌生人离开,再多好吃的好玩的都不可以哦。”路遥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年纪和她差不多大的姐姐,又那样认真地听她讲话,她的话唠属性顿时暴露无遗,基本上都是路遥在说,小岚岚在听,一直在点头。

    “小路遥懂的真多,小妹她四姐教的好啊,这小孩子才四岁,怎么这么聪明?”林骏飞跟江彦丞走在最后,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的各种土特产和行李之类的,一边走,目光却还在前面的家人身上。

    林骏飞感慨着,忽然问道:“对了,小江,你跟小妹结婚了?我听奶奶说的,应该是我姑姑告诉奶奶的吧。老人家藏不住话,你怎么都不提前跟我们讲一声啊?”

    林骏飞是实在人,有什么说什么,也没兴师问罪的意思。

    江彦丞微愣,也没必要瞒着:“领证有段时间了,就是还没想好什么时候办婚礼,我俩还没商量好呢。真是不好意思,让大哥你们操心了。”

    “不,没有,我也没操心,就是我爸那个人脾气比较暴躁,他一听说小妹结婚了,又没跟他讲,老头子还火了。上次你们回去,我爸不是不在家吗?也没见着你,他心里可惦记了。这次我要来锦城,他还叮嘱我说,无论如何让小妹再带你回去一次。”林骏飞憨笑。

    随后又解释道:“小江,你也别怪我爸,他一直就那个暴脾气,年轻时候就那样,年纪大了更改不了了。他就觉得我们家小妹从小没爸爸,怕人欺负了她,我跟说了你人不错,对小妹挺好,但他见不着人,还是不相信。”

    林骏飞的一番话,江彦丞完全懂了,虽然还没见到面,但谭璇舅舅的形象在他心里基本上清晰了勤劳、本分、能吃苦,脾气暴躁还护短。他岳父虽然去世的早,但江太太身边的男性长辈、表哥堂哥众多,明里暗里地护着她。

    “舅舅说得对,不见着我是不放心。我本来跟谭璇说好了要再去虞城一次,但最近实在是太忙了,抽不开身。等这阵子忙完,肯定是要去虞城见舅舅舅妈的。”江彦丞忙回应:“或者,我和谭璇到时候请舅舅舅妈来锦城玩一趟。”

    林骏飞一听,反而有点尴尬了:“小江,不瞒你说,我爸妈这辈子恐怕是不会来锦城了。”

    说着,他脚步放慢了点儿,还特意看了看前面走着的谭璇和外婆。

    “……”江彦丞眉头深锁,他怎么又听不明白了?这辈子都不会来锦城?

    “唉,我刚才说我爸脾气暴躁嘛,他年轻的时候为了把小妹送回她爸爸家,一个人跑去锦城,听说是跟老谭家大吵了一架,差点没打起来。你说他一个乡下老头儿,哦,那时候还年轻一点,但是再年轻,他也是个大老粗啊,跑去锦城跟人家将军吵架,电视剧都不敢这么演。”林骏飞像说书似的,提起他父亲时,语气中既无奈,又带了点儿敬佩,“他这辈子估计就做了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

    江彦丞听得入神了,所有关于江太太的故事,他都感兴趣,没想到其中还有这样一段曲折,他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没过多久,谭家就来人了小妹她爸就来了,啧啧,真帅,我当时才十岁,真没见过世面,跟个二傻子似的都看呆了。嘿嘿,说来也惭愧,别说十岁,就是现在,我也没见过那么威武英俊的男人,往那儿一站,我腿都软了,但是他笑起来又……啧啧……我还叫他一声姑父呢。”林骏飞说着,似在回味,忽然察觉自己有点失态,叹息了一声,笑道:“唉,转眼都快二十年了。”

    “大哥,谭璇……从前在虞城过得不好吗?”江彦丞的脸上没了笑意,他也是第一次现,小公主并不是一开始就是小公主,她在虞城的日子是怎样的呢?

    一点一滴的细节,他都想知道。

    关于她的出生,她的父亲,她像路遥和小岚岚这个年纪的事情……

    而林骏飞,正巧是那个了解所有细节的人。

    “嗯,妹夫啊,我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但是小妹小时候是挺可怜的,我姑姑在部队里,根本管不了她,她小时候跟我一起长大,那些乡下的小孩子骂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