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最强之王者系统 > 第796章 雷罚!
    轰隆!剧烈的雷鸣生声几乎欲要撕裂这苍穹,让人无法直视的雷霆划破天空,照亮了城外邪修们惊惧的脸。

    “他疯了!”

    “这是要拉着我们陪葬啊!”

    “跑,快跑!雷劫区不大,我们跑的掉!”有人反应了过来,紧接着人群鸟作兽散,呼啦啦地跑了个干净,只有墨旋一个人在城外的大马路上,显得孤零零的。

    她倒是并不担心自己会被雷劫的余波溅射而受伤,这份自信并非来自于她对于自身手段,而是来自于那个城墙上的人影。

    她干脆坐在了石凳子上,一副吃瓜群众看戏的模样。当然,这副模样在城里人来看就是傻子,作死。

    “大家放心,我们已经进入紧急备战模式,开启了邪区块法阵,现在方圆万里之内的驻点城市全都关闭了法阵,向我们进行供能,雷劫的余波根本是不可能撼动这个相当于二十个驻点城市的防御法阵的!”

    守卫的头头很是合时宜地出现,告知了众人。顿时,人群紧张的气氛随之一散,纷纷心有余悸地看起了热闹,很多人甚至出言讽刺,嘲笑颜凯的自杀式行为,骂骂咧咧的当然大有人在,这里毕竟是邪修的聚集地,他们可不会跟你讲什么素质道德。

    邪魅公子刷地打开扇子,眯着眼开始盘算起如何买通城卫,第一个出去给这个傻子“收尸”了。

    颜凯没怎么理下面的邪修,他甚至连演技都懒得展现了,收回了那幅死了亲人的面孔,默默地瞧着天上。反正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继续吓唬那群人已经没啥意思了,他现在好奇的是这个雷劫。

    一抹红色在云层之中翻转,乌黑的云透露出一众血煞的暗红,看上去极其瘆人。

    “这是火雷劫,五行劫雷的第一重,只有天妒之人才会迎来五行劫雷,主人这是早就预料到了吗?”妲己忽然在颜凯边上显现出了一道投影,二十一年的时间让她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让人难以把持的魅惑也开始绽放,魔鬼般的身材天使般的面容,再加上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正如一个倾城倾国的妖精。

    就连颜凯也曾感叹:纣王死的不怨。

    “嗯。应该说是系统预测的。”颜凯点头,二十一年间除了木茧里的洛雪,唯一陪伴他的就是能随时瞬移过来的妲己了。

    不过在颜凯的要求下妲己并没有对颜凯说外面的任何事,只为了他能够专心修炼。

    话说随着妲己长大后,颜凯运行大周天的法力贯身修炼时总是气感下沉,这让他极其苦恼,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修炼,之后二人废了很大很长的功夫和努力才得以解决这个问题……

    “你先回去吧,雷劫可能对你也有伤害。”

    “嗯,好,主人。”粉色的风旋起,妲己消失了。

    “如此一来,就先渡劫吧,不过一个人渡劫太无聊了。”颜凯低头看了看下方集各种姿态嘲笑讽刺骂声于一体的人群,看着这些丑态集结的邪修们,颜凯摇了摇头,然后一步,跨过了蓝光四射的法阵屏障。

    那个号称集结了二十个驻点城市的屏障就这样被穿透了过去,仿佛它就是一层并不存在的虚幻映像。

    邪修们愣住了,原本吵吵闹闹的骂声戛然而止,犹如被扼住脖子的鸡仔儿。

    几个人呆呆地用手摸了摸法阵屏障,然后随着几声惨叫跌飞了出去,再也没爬起来。

    “是不是……有什么地方搞错了?”人群集体看向守卫头头,那个胖胖的油腻大汉张着嘴,发着呆。

    呆滞的眼睛对上了人群,确认过眼神后,瞳孔皱缩,发出了一声不似人的尖叫,

    “不可能!!!”

    人群的恐慌随着这一声尖叫疯狂地扩散传播!

    渡劫者进入了法阵?这是什么概念?老天爷可不会理你是不是故意的还是怎么地,在它眼里,一切阻挡雷劫降临的都视作对天地的挑衅,灵潮如此,法阵就更是了,包括这个法阵里的人,一切与法阵有关的,都将会受到强烈的雷罚!

    是的,这不是雷劫,这是雷罚!

    轰!!

    惊天的巨响让刚刚沸腾起的邪修再一次安静,巨大的雷霆击打在城上空一千米的法阵上,犹如一条巨大的雷电蟒蛇,撕咬着屏障,足足三息之后才伴随着雷声消失。

    整个屏障虽然没有明显的崩坏,可不知道是不是众人发心理因素还是别的原因,邪修们听到了屏障的一丝龟裂声……

    “打开法阵!逃!逃出这里!”

    “只要那个渡劫者在,这里的人都得死!劫云已经瞄上这里了!”

    “快打开法阵!”

    刚才想拼命地进来,现在邪修们又想拼命地出去,可天底下没有后悔药,回头路也不是每次都通畅。

    守卫头头满脸绝望地摇头,“法阵是二十个城联合开启的,就算我们关了,还有其他十九个城…完了。”

    开启法阵的消息来源于一个共生的玉佩,这里碎了,其他十九个城都玉佩也都会碎,捏碎一个表示敌人兵临城下,两个表示情况危机城门将破,而这次守卫头头一下子捏碎了九个所有的共生玉佩,二十个城全力维持法阵!

    但没办法传达“关掉法阵”的消息。只能等那边的城能量用尽。

    “怎么可能!难道我们要困死在这里?!”人群大喊大叫,一声声雷鸣犹如敲在心头上的死亡鼓点,让他们越来越慌,越来越乱。

    一群人在绝望与不信中开始攻击法阵,攻击守卫,结果是可想而知的,死了几十个,问题丝毫没有得到解决,守卫军没有撒谎,的确是关了也没用,而二十个城加起来的力量,也不是这些邪修能撼动的。他们撼动一个城的都难,别说二十个了。

    “都怪你们这些个傻逼守卫!”被打翻在地上的守卫们最后被暴躁的人群打死了,真人投注:守卫头头也逃不过这一劫,一命呜呼。

    “邪修依然还是邪修啊。”颜凯一个人坐在酒楼里,吃着花生喝着小酒,看着街上的乱象。

    出于对雷劫的天然恐惧,没人敢到他边上来,不过看着远处聚拢而来的人群,颜凯知道,自己清闲不了了。

    “终于想到来解决我这个雷劫源头了吗,反应还真的是慢啊。”喝干了碗里的酒,颜凯站起了身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