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黑川的江湖 > 第65章 白川的江湖(结局)
    “少主,琉璃神剑心出现!”

    “拿下!”

    “遵命,少主!”

    ......

    十年的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白川从少年成为了青年,从丈夫成为了大丈夫。

    鲁村,转眼已经在鲁村生活了十年的时间。

    没有隐姓埋名,他依旧叫白川,妻子依旧叫李彦青,外出打猎回顾家中,妻子退去了剑客的英气在屋子内穿针引线的帮自己的丈夫缝补身上的衣物。

    眉头微微皱起的看着丈夫,李彦青忽然抬头,“今天又杀人了?”

    “嗯,杀了。”白川点了点头,“十年来,总共一百二十次刺杀,也不知道要来多少人,无聊!”

    放下手中的工具和猎物,白川摇了摇头,他都退隐这么久了,还有人来刺杀他,有什么好刺杀的,这不是显得蛋疼么,都杀不死自己,就不能找个厉害点的和自己打,简直毛病,当然理论上貌似也没人杀的死自己了吧。

    有人暗杀自己,白川起初还以为是自己的老丈人要干掉自己呢,后来经过一年的时间,白川也是知道了,老丈人可没兴趣干掉自己,老丈人最大的兴趣是训练外孙,好让外孙成才,继承他的衣钵,因此老丈人早就偷偷摸摸来教儿子习武了,有老丈人帮忙,白青的实力可谓每日一个新,天天都在进步。

    这一点是白川骄傲的,自己的儿子居然是传说中你的绝世天才,这事情他真是想想都给力,不过给力归给力,在儿子跟了外公三年之后,儿子在六岁那年终于是离开了父母的怀抱跟着外公直接去了青云山,对于去青云山,夫妻两人也是同意的,毕竟儿子有那个天赋,那就不绝对不能荒废了,打下坚持的基础,才是这孩子的出路。

    不再谈论刺杀的话题,白川退去了身上的猎人装束,他换下了便装之后,趁着吃饭前还是先打坐修炼一番才是王道!

    ......

    茅草木质的小农舍,随着男人的归来,房顶上缕缕青烟冒气,李彦青已经开始做饭了,丈夫每天回来都要打坐,这都成了常态化的事情,在窗口担心的打量了一阵自己的丈夫后,李彦青最终还是收回了目光,还能说什么呢,只要不是绝对的高手,谁又能动得了他们夫妇二人,别说是高手,就算是李青云也就是李彦青的老爹在自己的丈夫面前,能不能三百招拿下自己的丈夫还是问题呢,天下前三尚且如此,其他人就更别说了,短短十年的时间,他丈夫似乎已经到了一个她都无法想象的地步。

    想到曾经有一日,白川突然和自己说,如果有一天他要破碎虚空,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走的话,李彦青自认开始不知道这句话的意思,但是现在她已经逐渐明白,自己丈夫或许一直在突破,甚至已经突破到了一个顶尖高手都已经无法想想的地步了。

    能勘破白川有多强,或许只有自己父亲这个级别的高手才能真正知晓,不过实力到底如何,李彦青也不在乎,因为两人已经退隐,既然退隐,那这些俗世琐事她也不会去过多的计较。

    毕竟感受着自己体内那股属于先天无极境巅峰的内力,李彦青也是微微一笑,自己的实力尚且到了这样的境地,他们这样的若是出关,又会对这个江湖造成多大的冲击……

    没有隐性埋名,因为他们本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名气,江湖多他们一个不多少他们一个不少,但是现在有了实力,两人反而越发的享受这种属于田园风光的宁静,或许宁静才是最美好的。

    …….

    武房内,刚换好了衣服的白川长吐一口浊气,体内自行运转一百零八周天。

    这种霸道的运转内力的法门只是他一个人的特色,全身上下所有的经脉全部打开,所有的穴位全部打开,甚至他的五脏六腑都被他彻底的用内力强化和锻造,他现在的确是个普通的农家猎人,但是只有他知道自己的实力已经到了何等的程度。

    乾坤混元境吗?

    白川摇了摇头,乾坤混元,他或许现在应该称自己为虚空破碎境吧,这个境界是他自己称呼的,因为他不知道乾坤混元之后是什么境界,不过既然应天当年想要破碎虚空飞身的话,那自己就称呼那一层境界为虚空破碎境吧。

    抬头仰望星空,对于凡人不过是第一个普通之极的动作,但是对于白川而言,他隐约能够看到虚空那头的景象了,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拳头不自觉的握紧,他有一种感觉,若是他愿意,他现在就能打碎这世界的屏障,直接突破到那个世界中去,不过想归想,白川的拳头最终还是松开了。

    妻子还有孩子是他的牵挂,为了孩子和妻子,他愿意等,等到他们也有一天可以白日飞升的时候,他才会动身!

    “那张星图。”白川喃喃一句。

    若是要解开脑海中那张星图的秘密,他猜测,或许只有等自己进入到另一方世界之后,自己才有资格真正去解答这其中的奥秘了!

    “算了,还是先去完成自己的承诺吧。”

    收回心神,转眼已经快二十七岁,自己依旧是个年轻人,但是自己这位年轻人却是想到的东西实在有太多了!

    “老婆,我去城里转一圈,要吃猪头肉吗?”白川洪亮的声音再房内响起。

    “不想死给我滚开,晚饭别回来吃了!哼!”

    叮铃哐啷一阵锅盖响,紧接着衣衫不整的白川已经仓皇从家里跑了出去!

    “前段时间还吃的欢喜呢,不就长了五两肉么,至于么!”白川恼怒,顺带出门买个猪头肉都有错,这算什么鬼事情!

    此时房内见丈夫仓皇跑出门外,李彦青愤怒的小脸蛋终于也是恢复平静,“死鬼又出去鬼混,别讨小的,讨小的我回头就阉了你!”

    铿锵铿锵磨刀声,于是外头的白川跑的更快了……

    年轻夫妻的二人世界过的还是很欢乐的!

    ******

    剑阁,神剑峰!

    中年男子静静而立在神剑峰的顶端,半面金色的面具覆盖在男子的脸上,让人看不出他的表情是喜或是悲,亦或者是其他的什么感情。

    “又失败了吗?”

    “是的,尊主,又是一拳洞穿,完全不拖泥带水,实力疑似已经到了先天无极的巅峰!”

    “十年,一个普通的武者从气海到达先天无极的巅峰,你在开玩笑?”金色面具,男子虽然看不到表情,但是他的情绪波动已经让这神剑峰瞬间冰冷了下来。

    下属一个哆嗦,他不敢开口,不是惧怕尊上,他害怕的是自己不知道如何回答,因为那人近乎如妖,这次派遣的已经是先天无极巅峰的宿老,结果宿老依旧被秒杀,所以到底是乾坤境还是先天的巅峰,他已经无法回答。

    下属不知如何回答,男子的情绪转眼也从愤怒又变成了平静,他挥手下属离去,神剑峰上,他独自站立,深邃的目光通过神剑峰的最高处,一览众山小的将一切都收入眼底。

    “白川,你到底是什么人!”金面男子沉声开口。

    “什么人?你惹不起的人咯!”

    忽然一个声音猛然在金面男子背后响起,金面男子一惊,反手就是一剑破空,这一剑极美,极简单,是返璞归真一剑,没有丝毫的取巧,很简单,但是却让人无法躲避!

    叮!

    轻盈的声响回荡在神剑峰上,天空压抑的厉害,金面男子平静了无数年的心第一次在今日加速的跳动了起来,这不是看见美丽女子的心动,而是因为紧张,因为不安产生的矛盾情绪。

    天空有小雨在滴落,是沙沙细雨,雨点很密集,让人睁不开眼睛!

    粗糙的就像老农民的手指轻轻的点在直接的神剑上,神剑有锋,这是神剑十年来的第一次出鞘,只是这十年的唯一一次出剑,神剑却是无功而返,只被一只粗糙的手指给抵住了,且不能有任何的动弹!

    “你是剑神?”

    “是!”

    “给你十五年的时间,让琉璃神剑出土,届时我会来取!”

    神秘青年看着剑神开口,青年的眼睛很深邃,也很纯净,他的语气同样非常的平静,只是这声音停在剑阁剑神的耳中,那感觉就像是一柄神剑死扣在他的心房一般,只要他稍有差池,迎接他的就是狂风暴雨。

    青年不过说了一句话,但是剑神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后背已经被瞬间浸透,汗水滑落了他的背脊骨,这是他从来没有的感觉!

    “铸器阁少阁主天绝一,现在贵为剑神,我的要求对你来说应该不难吧!”青年突然咧嘴一笑道。

    青年笑着开口,但是剑神的脸瞬间变了,天绝一这个名字已经多少年没有被人提起过了,甚至无数年来,他自己都已经忘记了自己叫做天绝一!

    “你怎么知道!”剑神脸色狰狞咆哮出声。

    他单手一旋,左手又是一剑瞬杀而出,这一剑暗淡无比,就像是因为左手释放,隐而不见,寻常之人根本见不到此剑出手,这就是剑神的逆鳞......

    逆鳞剑出,剑快绝天下,不过就在此时,风过,云过,人站着的依旧站着,青年笑而不语,淡然的看着这一幕,剑神的剑在他的面前停下了!

    “护身真气!”

    剑神惨淡出声,他木讷一笑,可笑自己走在巅峰这么多年,谁想十年不出手,居然连他人的护身真气都破不了,他是在造梦吗?

    “我说的事情你需要做到!”青年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

    青年不容置疑的语气让剑神神情一震,还未待他再次反映,紧接着剑神天绝一脸色大变,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心口,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你对我做了什么!”天绝一痛苦哀嚎,他是剑神,他不是懦夫,但是这已经超出人疼痛的承受范围,一瞬间他甚至想死了!

    他的心脏像是瞬间被一万根钢针直接刺入一般,那种力量无孔不入,瞬间就将他心脏内所有的血管全部堵塞!

    “收!”

    忽然青年抬了抬手,开了开口,也就在此时,一秒前还在痛苦的剑神,紧接着他苍白的脸色一变,身体居然不由自主的就站了起来,那是不受控制的站起!

    “我自创的神心刺,原理很简单,你的内力强过我,则解除威胁,抢不过我,那你只有十五年的寿命,完成我的任务,我给你性命!”

    呼......

    微风吹过,剑神天绝一莫名的看着群色山峦,他惊疑不定的摸着自己的胸口,那人来的快,去的也快,那感觉就像造了一场梦一样!

    若非自己的衣服现在几乎湿透,否则他如何相信,自己贵为天下第一,居然在此人面前沦为了玩物和笑话!

    “是梦吗?”剑神自语。

    内力灌输到自己的心脏内,忽然剑神的脸色一变,瞬间他痛苦哀嚎的直接倒在了地上,不过也就在他倒地的刹那,他惊骇的看着眼前的东西!

    一柄赤红色的琉璃长剑正平躺的倒在草地中,它是如此的璀璨,就如同鲜血一般的妖艳......

    ******

    “快点吃饭,晚上也给我弄头熊回来,儿子明天回家吃饭,整砸了我要你好看!”

    砰的一脚踹在白川的屁股上,白川也是无语,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天下无敌的自己,结果弄了半天却是个惧内之人,到也不是说惧内,关键这女人年轻的时候还讲究情情爱爱风花雪月的,可是年纪一上去,这女人的脾气性格就暴露出来了,这不,天天不是对自己骂就是打的,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完美节操,白川胡乱糊了几口饭菜之后,直接闪人就离开了鲁村,他朝着山头已然打猎去!

    对于高手而言,打猎哪分白日和黑夜,只要他白川想,他就能弄回来!

    浓浓炊烟起!

    农庄里头,烤羊的,杀牛杀猪的,还有杀鱼的,七大婶八大姑的,一个个全来忙活了,或者简单的说差不多半个鲁村的妇女们都来帮忙了,没办法,十多年的时间,这白哥儿都成了老村长了,不仅是老村长,还是老教头里,家里的孩子三岁就要来老村长家里报到学武艺,这不,村里都快成为奇迹村了,这村里半数的年轻孩子都出去了,出了三个武状元不说,还有进入军部的孩子都不少,白教头本事大哩,鲁村的孩子能打,几乎是整个乡镇都出了名气了的。

    所以老教头家的野猴子要回来了,这女人们可就要来帮忙了,尤其没小丁丁的,那些女孩子的老娘们可是要来说说亲事了,毕竟从小一起长大的孩子可都出落成大姑娘了,男人三妻四妾又如何,能找个好夫家可是女人们一身的大事情。

    夜晚白川去打猎,白日,村里的猎头们一个个也都跑去山里忙活了起来,人家白教头白村长抓大的,咋们抓小的,人家抓熊,我们抓河鲜,人家抓龙,我们抓蛇!

    忙忙忙,忙并欢乐着!

    巨大的农舍大庄园,白川俨然已经成了乡村基土豪,当然在应天那里弄了那么多黄金,他真要土豪的话,比现在规模夸张百倍的规模都弄的起来,当然没有必要而已。

    男人们出去忙活了,热心的村民都来帮忙了,李彦青反而到轻松了起来,后院端着茶水,在繁忙中轻茗一口清茶却是十分享受的事情。

    白衣飘飘,女子站在李彦青的身边,她面容较好,虽然眼角丝丝的鱼尾纹在出卖着女人的年纪,不过她的气质下,这丝丝的鱼尾纹似乎也成了她独有冰冷气质的一部分!

    “白川就回来了,娘您先坐会!”

    李彦青拉了拉身边女子的衣袖,女子“嗯”了一声后,安静的坐在了李彦青身边的小竹凳上。

    高贵、冷艳,女子平静的脸上见着远处,当地平线的那头的人影出现的时候,高贵如她,此时脸上也不由得起了涟漪。

    “儿子......孙子。”女子喃喃自语。

    尤记得那年,自己出门历练的时候,从冰雪之地来到中原,遇到了王顺,同样也有了那不耻的邂逅,转眼三十年过去了......

    孩子也成长到了她都不得不仰望的程度。

    雪千寻,她尤记得那日宗主被自己儿子强势压制的情景,或许这一幕她已经永世难忘......

    ******

    江湖人,江湖事,转眼又是十年过去,白川坐在舒服的藤椅上,“江湖?”笑着摇了摇头,江湖就是人的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但是真的入了江湖又如何?不过是恩怨情仇尔虞我诈罢了,身不在江湖,但只要入了这江湖,江湖就得为我臣服!

    眉毛挑了挑,虚空肉眼可见的一阵波动过处......又是十年,当功力达到巅峰之后,原来江湖就是这么简单。

    江湖是人的地方,会有束缚,不过当你走向巅峰的时候,你同样也从江湖这大湖泊中跳了出来,跳出来了,再看这江湖,原来江湖就是那么一回事情而已!

    白青已经成为青云山的掌门,真人投注:青云山收服了魔教和剑阁,规模也达到了江湖的巅峰。

    将手中的文稿合上,白川静静的品味着四十年的人生......

    “江湖事,这是我白川的江湖!”

    断断续续更新,期初是想发文起点的,不小心点了创世,写的断断续续,没一点毅力,鄙视下自己,希望新书会更好,白川的江湖,当你还是弱小的时候,那所有人都黑你,当你跳出这江湖的时候,你就是白川,你就是清清白白的白川,再次恢复更新,我想了好多,构思了好多,但是还是草草结尾了,因为人本就有太多的遗憾,算是一场非正式的太监吧,希望最后那样的收尾,是一个我理想中的太监~~无奈,对不住读者,再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