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权少的挚爱娇宠 燕涵 裴东宸 > 第1184章尊重她的选择
    黑暗中总是断断续续闪过零星的片段,她无力挣扎,腹痛如绞,身体僵硬冰冷,只能嘤嘤呜呜地说了些自己也听不明白的话。

    迷迷糊糊中好像谁哄她喝下了什么,丝丝甜蜜从喉咙滑进心间,开始觉得暖和,连时时揪动神经的腹痛也开始慢慢缓和了下来。

    再然后,她觉得自己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就像是找到了个温暖的港湾,她动了动身子,靠在那个温暖的怀抱里,只觉得周围被暖和的气息包围着,只是觉得舒服,脸不经意地摩挲过被子和枕头,滑如丝般的质感。

    后来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被子又暖,口干舌燥地醒了。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漆黑一片,一动身体。

    旁边的人似乎也醒了,声音沙哑地开口:“陌陌,醒了?”

    乔以陌打了个惊颤,真人投注:下午睡觉前的一幕在眼前闪过,这里是曹泽铭的家,原来都晚上了!

    “几点了?”她一开口,也声音沙哑。

    “凌晨四点,你睡了快14个小时了!”

    之前乔以陌睡得很不踏实,一直做噩梦,噩梦里混混沌沌地说了一些话。那些话,让曹泽铭心疼,又难受。

    她说她不是坏女孩,她没勾引人。

    她说她难受,她疼。

    曹泽铭开了壁灯,屋里亮了起来,一个适应的过程后,他又开了大灯,乔以陌这才看到,自己在他怀里,他的左臂一直在她脖子下,就这么圈着她。

    微微的抬眸,对上他的眸子,似乎有点惺忪的眼睛,带着几分慵懒,几分怜惜和温柔。

    她赶紧扯了下,让他抽回手。

    他抽回去,笑了笑。

    “麻了吗?”她觉得一定麻了。

    “还行!”他说:“听人家说,搂着自己喜欢的女人醒来,很舒服,我能说传言是虚的吗?”

    乔以陌一怔,她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微微垂眸,不看他。

    “心里是舒服的,胳膊是麻的!”他解释。“但是我宁愿每天不舒服,也想抱着你睡!”

    她眼神一晃,他已经翻过来,微微靠着她,小声道:“陌陌,你后悔了吗?”

    她一顿,结婚的决定,此刻,不后悔。“我没有!我只是担心,对你不公平!”

    “那就不急着决定,什么时候想好了,什么时候去领证!”

    “我饿了,想起来吃东西!”她小声道。

    “有吃的,保温的八宝粥,有红枣,我给你盛!”他也起来。“昨晚买了衣服给你,去洗洗吧,用热水,洗了换好!”

    乔以陌去了浴室,拿起他给的衣服,那些都是他买给她的,不是顾风离买的那种不适合她的风格的,是呀,顾风离买的衣服,都是买给希言的,让她穿了,变成希言去供他追忆的!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啊!爱与不爱的行为是如此的不一样!

    凌晨四点半,乔以陌换了棉质的长睡裙出来浴室,头发还湿着,这时候,有人敲门。

    曹泽铭皱眉,去开门。

    门开的一刹那,三个人,三双眼睛,碰撞在一起,空气中都仿佛能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乔以陌拿着毛巾的手僵在半空里。

    门外,站着的是顾风离。

    顾风离找了乔以陌很晚,她不曾回福海小区,他在楼下守到了深夜十二点,都没有见到亮灯。他有了不好的预感,当晚又动用关系找到了曹泽铭的住处,他本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去的,没想到,却遇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就是如此。而此刻,她刚洗完澡,擦着头发,大半夜的跟曹泽铭在一起,他被震撼了。

    顾风离看着乔以陌因为刚洗完澡还粉嫩地泛着红晕的脸,披散的湿发还滴着水珠,滴滴晶莹剔透落在木地板上,棉质睡裙领口不算大,却足以露出精致的锁骨,目光往下移动看到那细长雪白的双腿穿着曹泽铭的拖鞋站在那里。

    他觉得,眼前一道白光,炸开了!

    乔以陌看着他,也很错愕。她完全没有想到,顾风离会找到曹泽铭的家里来。

    这就是所谓的捉奸在床吧!

    “乔以陌,你……”顾风离的眸中的烈火如熊焰般不能停息,他冲了进来。

    门被重重的关上了,仿佛是一扇象征着黑暗与死亡的地狱之门,将光亮的白昼永远的隔绝在了门外面。

    几乎是同时,乔以陌就下意识地躲开。

    顾风离冲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那力道很迅猛。

    “放开我!”乔以陌尖叫。

    曹泽铭走过去,抓住顾风离的手腕,沉声开口:“放开她!”

    顾风离却不听,烦躁地抓住乔以陌的手腕,拉着就往外走。

    “顾风离,你以为歇斯底里,以为死乞白赖地就可以挽回一切吗?你的手段,我都用过,没有用,请你拿出理智来!”曹泽铭沉声提醒:“这是我的家!”

    一刹那,顾风离愣在那里。

    屋里三人,都愣在那里,各怀心思,气氛沉默而窒息。

    顾风离扯了扯衣服领子,低头看着乔以陌:“乔以陌,你就这么对我吗?”

    乔以陌微微抬眸,刚才一瞬间她被顾风离的怒气惊到了,但是转瞬,她就平静下来。他还握着她的手腕,很用力,几乎把她的手骨捏碎。

    她望着这个跑来几乎是兴师问罪的男人,脸上一片悲哀,“顾风离,你到底要怎样呢?”

    “跟我走!”他只有三个字,是命令的语气。

    “顾风离,凭什么呢?”乔以陌反问。

    “凭什么你自己知道!”顾风离怒不可遏地大吼一声,镌刻的脸上表情尽是不耐之色。

    乔以陌心中一怔,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我不知道!”

    “你难道没有什么欺骗我的吗?乔以陌?”顾风离继续怒吼。

    那一刹那,她看到顾风离幽深的眸光甚是冰冷,他的怒气到了顶点。

    而曹泽铭此时也用力,“先放开陌陌再说!”

    “与你没有关系,曹泽铭,你也不过是个伪君子!”

    曹泽铭轻轻一笑:“你是输不起了吧?输不起的人就变得歇斯底里,之前你的风度哪里去了?不是笑着跟我说看谁笑到最后吗?你的风度呢?”

    曹泽铭的话激得顾风离心头的怒火在不断扩大,他的眸子很冷很冷,眼底都是阴霾,他看着乔以陌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开口:“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乔以陌瞪大眼睛,眼底都是凄楚。

    时至今日,顾风离对她,除了指责,除了怨怪,别无温柔,她想摇头,却整个身体已经僵滞如雕像般,一动都动不了。她想拒绝他,想说凭什么,可是竟然说不出话来。

    她好不容易调整心跳,冷静下来准备重新开始的时候,他却再度纠缠。

    “乔以陌,伤害完我之后,这样就想离开吗?”顾风离双目赤红的充血,他右手死死的扣住乔以陌的手腕。

    “顾风离,到底是谁伤害谁呢?”乔以陌别过脸去,不去看他已经扭曲的脸,颤抖的声音低声地质问:“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善罢甘休呢?你跟你的张婷你们一家三口或者四口在一起就好了,做人不能总这样霸道,谁也没有权利爱谁一辈子!”

    曹泽铭看他还是不肯松手,还这么剑拔弩张的,受不得了直接出拳朝着顾风离击打过去。

    一刹那,顾风离躲避,松开了乔以陌。

    曹泽铭把乔以陌护在自己身后,冷声道:“顾风离,你带给陌陌的伤,不是一点两点,你想要谈,等你回复理智了,再细谈,你现在这样,我是绝对不会容许她跟你出去的!”

    “你管不着!这是我跟她的事,与你没关系!”顾风离愤然地开口,“她欺骗了我,还一再指责我欺骗了她,她就该那么坦荡吗?”

    乔以陌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所谓的欺骗是什么了!

    她唯一欺骗的那件事,就是孩子的事!

    “跟我走!”顾风离说。

    “那是不可能的!”乔以陌毫不犹豫地冷声喝道,双手在身侧握成拳头,“我也许骗了你,但我不卑鄙!你是卑鄙,性质不一样!”

    “乔以陌,你别后悔,你跟我走不走?”

    “不走!”

    “我只最后问你一次,你不好好把握机会而,就不要怪我无情!”顾风离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戾气,眼里都是威胁,那眼神仿佛是淬了毒的利剑,想要将乔以陌给生生劈开。

    乔以陌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被他凛冽的寒气吓到,她的身子开始不可抑制地颤抖了一下。

    只是,曹泽铭的手,朝后伸过来,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心很温暖,裹住她的小手,那一刹那给予的支撑和温暖让她心安。

    但是一抬头,对上顾风离的眸子,她就硬生生地打了个寒战,惊慌地看着他,被顾风离冰冷的气息浇了个透,他带着怒意,狠狠地看着她。

    然后,转身离去。

    他没有再强求,只是他离开时浑身的戾气让她惊恐。

    顾风离眼中的绝望,还有威胁都是那么的淋漓尽致。

    她恍然地看着门关上,松了口气,但几乎同时,她整个人无力地几乎要站不住。

    曹泽铭回头,看她,眼底都是怜惜,他只是低声道:“如果你想追出去,现在还不晚!”

    乔以陌抬头,看到曹泽铭眼底闪过一抹求而不得的心疼,她摇摇头,眼中溢满了泪水,几乎是瞬间,她轻轻地伸出手,环住了曹泽铭的脖子,轻声地呢喃了一句:“我不走,他的喜怒哀乐都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

    微微湿热的眼泪落在了曹泽铭的脖子上,他的手一僵,环住她纤细的腰身,叹了口气:“陌陌,我们离开云海吧!”

    乔以陌一怔,轻轻地哽咽道:“天下之大,何处容身呢?逃避真的就可以跨越心底这道坎吗?”

    曹泽铭轻轻地笑了笑。“好吧,记得,我在!”

    “嗯!”她很感动:“谢谢你在!”

    抹掉了眼泪,乔以陌不让自己受影响,轻声道:“我饿了!”

    “粥已经盛好,过来喝,还有那什么……卫生巾我也给你买好了,在黑色的方形抽屉里,你用的话自己去拿!”他说完表情有点不自然,甚至脸都有点红!

    乔以陌微微地诧异了下,继而脸一红,再度感激他的细心。

    一大早,乔以陌还是换了衣服去上班,昨天休息的不错,她肚子也没有那么疼,曹泽铭送她来上班。

    虽然很担心,但是还是尊重了她的选择,跨越的是心里的那道坎,而不是形式上的一道坎,他也相信陌陌可以。

    乔以陌刚走进单位,还没有拐进办公楼,在转角处,就突然被一道有力的手臂拉住,接着是身体撞进了结实的胸膛,她错愕抬眸,对上顾风离满是怒火且赤红的双眼,他的眼底都是血丝。

    乔以陌还没说话,就被他拉着上了停靠在转角处的车子。

    王亚樵刚好开车进单位大门,看到这一幕,车子都差点开飞。

    乔以陌反抗:“你放开,你要带我去哪里?”

    可是,顾风离根本不理会她,把她塞进车里,然后开车一溜烟离去。

    奢华的轿车在早晨有些繁乱的道路上穿行,乔以陌跟顾风离静坐在车里,宽大的车厢里充满了窒息的味道。

    “顾风离,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你没完没了的到底要干嘛?”

    他不说话,直接把车子开到了水库的一侧的观景台上,在这里,可以看到水库的全景,他才停稳车子。

    “顾风离,我们都是成年人了,请你不要再这么幼稚了!”她觉得她被他搞得精疲力尽了,毫无力气。

    顾风离忽然转过脸来,恶狠狠地瞪着她,愤怒炽热的气息喷在她的面颊上,他眼中的寒意刻骨:“乔以陌,我想知道你曾经怀的我的那个孩子哪里去了?”

    她没想到他会知道,排山倒海的痛楚袭来,让她几乎晕眩,颤抖着问:“如今,再问这个还有什么意义?”

    “你欺骗了我!”他怒吼。“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我有权利知道,有权利去难受,有权利去心疼。”

    她一时无语,被他吼得有些难受的窒息。那是她最伤的痛,年少轻狂的代价,她都尝到了,而他的指责让她心伤,却也欣慰。

    她轻轻地笑了。

    他看着她恍惚的笑容,有点错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