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西域兵魂之大赖也疯狂 > 第402章 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人,就没有不怕死的,无论是英雄豪杰,还是升斗小民,在死亡面前都莫不如是。

    因为对死亡产生恐惧,这是人最最本能的反应。

    不只是人,动物也是如此,甚至某些植物也是如此,俗称:求生欲。

    换句话说,也正是因为这种本能,我们才能在潜意识里规避危险,并一直生存到现在。

    或许某些特带种的人,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热血上脑,让其一瞬间忘记了对死亡的恐惧,而做出舍生忘死的事儿。

    可那也仅仅一瞬间忘记了恐惧!可那之后呢?

    当然,死了,一了百了,那也就没有什么之后了。

    可大家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个人侥幸活了下来,那么这种生死一瞬间给其带来的冲击与震撼,到底会有多么的猛烈?

    而当这个人感觉到安全了,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了,又会产生那些生理与心理上的反应?

    这种感觉我尝试过,且多次尝试过,对此算是很有体会。

    毫不避讳的说,那种滋味不好受,并没有什么劫后余生的喜悦,有的只是对死亡的恐惧,比常人更为强烈的恐惧。

    江湖上有句话,叫做江湖混的越老,胆子也就越小。

    不明就里的人,可能会以为这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当一个人年老体衰了,便在也激发不出曾经的热血。

    这种想法对,但同时也不对。

    没错,人老了,难免会稳重些。可那些跟年轻人争场地的广场舞大爷大妈,他们在争地盘打架时那种“舍生忘死”的劲头,你又做如何解释?

    很显然,热血的熄灭,与年龄有一定关系,但不是绝对关系。真正让人丧失热血的,其实是对于死亡的恐惧。

    在我们的生活中,经常会听到这样一句话:老子死过一次了,还能怕死吗?

    这其实是一句屁话!不信你让一个刚自杀未遂的人再来一次,你看看他还会不会死给你看?

    所以说,江湖混的越老,胆子也就越小,这其中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年龄,而是经历。

    当一个距离死亡越近,经历生死一线的次数越多,那么他对对死亡的恐惧也就越强烈,胆子也就越小。

    无论是英雄人物还是江湖大佬,甚至是普通老百姓,大家都是这个样子,只是承受能力不同罢了。比如我面前的这位光头。

    1分钟之前,当肥龙将枪口顶在他额头的时候,热血上涌的他丝毫没有畏惧!

    不但不畏惧,他甚至还要与肥龙上演一场“看谁先眨眼”的死亡手游。

    可当肥龙大吼着扣动扳机,然后一声巨响,一颗炙热的子弹擦过他的额头射在天花板上之后呢?

    这哥们尿了,哗哗的尿了,张着大嘴,瞪着眼睛,哗哗的尿了。

    看着光头的模样,我一肚子的火瞬间就熄灭了,我是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何苦呢,何必呢?有事儿解决事儿就完了,干完非要把事情搞成这个样子?

    他这么做是因为这样很社会吗?或者说很有英雄气概?很威风?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这么干并不社会,也不英雄,更不威风。相反,挺傻X的。

    说实话,我要跟他谈谈他们打人的事儿,其实并没有想把他怎么样,从始至终也没想过让他留下半截手指或者半个耳朵的零碎,更没想过弄死他。

    我无非就是让他给吴迪一个交代!道歉神马的是必须的,然后让他照着自己大腿自残一刀谢罪也就是了。

    这样一来,吴迪的气也出了,他也不会伤筋动骨的留下什么残疾,皆大欢喜和平解决。

    可如今呢,动枪了不说,还差一点搞出人命。

    看着光头的狼狈模样,我摇摇头,心说算了,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就跟光头说的一样,都是出来办事儿,大家无冤无仇的,没必要结下梁子。

    更何况,此时光头当着自己小弟尿了一裤子,这本身就已经够丢脸的,现在如果在把他逼的太紧,这事儿就有点过了。

    出来混,多少还是要点脸面的。还是那句话,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我上前扶了扶浑身筛糠的光头,将他搀扶到身后的沙发上做好,回头指着一名小弟的裤子扬了扬头。

    那小弟会意,苦笑着脱下外套围在腰上,又脱下了裤子递过来。

    接过裤子后,我对屋里的人说道:

    “你们都出去,我跟这位兄弟有些事儿要谈。”

    众人愕然,面面相觑的不明白我倒是要做什么,最终肥龙反应了过来,冲我会心的一笑,便带着所有人出去了。

    起初,光头的几个小弟还很不情愿,生怕我会对他们的老大做些什么。

    可光头冲他们挥了挥手,那几人也随着肥龙等人出了包房。

    “兄弟,不好意思,我手底下人脾气不好,让你受惊了。”

    说着,我将手里的裤子递给了他。

    光头迟疑的接过裤子,惊魂未定的他,此时看的我的眼神很复杂,看到最后,爽朗的笑了起来。

    光头笑着换上干净的裤子,又向我伸出了一只手,满是感激的说:

    “呵呵,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而且我也应该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刚才.....”

    “谢什么,都是刀头舔血的混饭吃,大家都不容易。”

    说着,我同样伸出手,与光头紧紧一握,一切尽在不言中。

    “兄弟,我叫徐刚,不知你怎么称呼?”光头笑问

    “刘东,文刀刘,东方的东。”我诚恳的说

    “好,我徐刚认下你这个兄弟了!以后到了澳门,只要你一句话,刀山火海的没二话。刘东,兄弟归兄弟,但大家都是混江湖的,我不能让你太难做。我今天动了你的人,我就要给你一个交代。”

    徐刚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照着大腿猛地就是一刀。可这一刀过后,徐刚整个人却愣住了。

    刀很锋利,刀刃上一缕缕的鲜血,滴滴答答的流到了裤子,又顺着裤脚流到了地上。

    徐刚望着我微笑的脸,望着我伸出的胳膊,望着我抓着他刀刃正在流血的手,声音哽咽的大喊了一声:“刘东,兄弟!兄弟!”一把将我紧紧的抱住,一行感动的泪水,汩汩而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