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湘忍不住瞧了眼也开口道:“应该是在搞装修吧,之前我听霍蔷说起过,说是原本她的婚礼是订了要在皇庭举办的,结果临时皇庭却说要关门改装,陈夫人跑去说了很多次,让他们延迟几天,等到婚礼结束再装修,对方的回复却是装修的日子是请人算过的,所以不能更改,这皇城不是燕西和燕城在管么,他们两个什么时候也开始迷信这些了?”

    “装修?还请人算过,湘湘你是要笑死我吗?燕西可是跟我说了他最恨老祖宗的这些诟病了,他整天嚷嚷着要崇尚科学呢。”

    “那可不是吗,我听完我都觉得无语,当时我心里都在想肯定是他们找的借口,可是没好当着霍蔷的面说。”黎湘捂住嘴笑道。

    赵彤彤的嘴有时候还是很准的,听到黎湘这么说以后,笑着道:“会不会其实是皇城自己有人要办婚礼所以才这么大费周章的?”

    “谁啊,好像金家就只剩下燕城跟燕西两个人还没有结婚了,一个月前傅枭还约了他们两个人打球呢。”赵彤彤好奇地说着,看向傅枭:“你有听说他们谁要结婚吗?”

    被赵彤彤那双格外单纯信任的眼神看着,傅枭只觉得有些心虚,就连心跳都跟着加快了。

    “我不知道,他什么都没告诉我。”傅枭坐在副驾驶上,坐正了身子,不敢再往后看一眼,深怕被自己老婆看出来自己撒谎。

    赵彤彤本就是随口一说,听傅枭这么说也就没有在说什么,点点头:“我就那么随口一说,这取老婆是件大事,哪能随随便便就找个人结了呢?诶,对了,湘湘,你们婚礼的场地选好了吗?”

    赵彤彤的后面一句话,立即又将紧张的氛围调动了起来。

    原本傅枭已经送了口气,可是这会在听到她后面又抛出来的问题之后急的又是一阵冷汗,偷偷地抬眼看了眼正在开车的霍天擎,男人全程没有说过一个字,都在十分敬业的做专职司机,可是傅枭还是能感受到他此刻的累心以及恨不得一脚刹车让他们夫妻两个滚下去。

    傅枭只能当做没有听到,躺在副驾驶上面装死。

    黎湘早就察觉出霍天擎的不对劲,以往他虽然也沉默寡言,但是毕竟他现在坐在车里的都是他的老婆孩子挚友,他这样一个字不说,十分的奇怪。

    至于奇怪的理由,或许就跟刚刚他们的谈话有关。

    一开始她是没有多想的,可是这会,经过赵彤彤这句话的提醒,再一联想前面的事情,心中的大致已经有了答案。

    但是既然男人要给你惊喜,就算这个惊喜已经被自己觉,她还是决定不拆穿了,就让他心中继续忐忑并高兴保持着神秘感好了。

    于是,黎湘摇摇头开口道:“还没有呢,本来是打算在皇城的,可是现在皇城装修,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业,所以我们还在看地方呢,我妈妈还建议我们去国外办婚礼呢,但是我想着亲戚朋友都在国内,而且爷爷们年纪也都大了,坐飞机太辛苦,所以还是决定在国内了,哎,彤彤你要是有时间的话你就陪我去看看吧。”

    黎湘十分苦恼地说了一大堆,看似罗里吧嗦的,目光却一直盯着霍天擎的侧脸,注意到男人紧绷的侧脸这会松缓了下来,忍不住摇摇头,自己真是个善良又贤惠的女人。

    之后,黎湘有意识地带动起话题,将刚才的话题都岔了开去,之后整个车子的氛围都好了不少,就连霍天擎偶尔也会插上两句。

    生日主要是晚上过,所以中午饭就随便找了家饭店包厢,几人坐下之后便开始点菜,因为有孕妇在,所以有了不少的忌口,光点菜都花了不少时间。

    原因是赵彤彤本来就是个吃货,尤其是怀孕之后,就差桌椅板凳啃不动,否则什么都想吃,所以上来之后便拿来菜单开始一顿狂点。

    服务员笑容可掬地一一点头。

    然而傅枭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突然变身营养专家,总能从赵彤彤点的菜中找出那些不适合孕妇吃的东西。

    赵彤彤眼看着自己的美味被一道一道的划掉,心痛的要死,直接就扬言要跟傅枭一刀两断,看的服务员都有些尴尬,最后还是黎湘解围赵彤彤这才勉强放过了他,开始吃起了服务员专门为了客人点单之后等餐之后上的小点心。

    这个傅枭倒是没有说什么,因为刚刚点菜惹了老婆不开心在,这会各种开始哄,一边哄一边喂她吃点心。

    “你们能不能注意点,不要那么腻歪,我儿子还在这里呢。”黎湘有些好笑地看着这两个好像裹进蜜糖里的人。

    明明刚刚还喊打喊杀的,这会就开始亲亲热热的了,热恋的男女真是可怕。

    霍天擎侧头看了一眼他们,开口道:“怀孕的女人都这么呱噪吗?”

    黎湘假装嗔怒,横他一眼:“怎么,你对孕妇有意见啊?”

    “没有意见,只觉得如果你怀孕也是这样的话一定很可爱。”霍天擎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样的话,甚至说这话的时候头都没有偏,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就好像是在给黎湘交代公事一样。

    黎湘听得无语,白了他一眼。

    这个人,真的是越来越烦人了,总是找机会调戏她,都已经老夫老妻了,还以为像小年轻一样么?

    霍天擎看见黎湘瞪他,伸手从桌下握住了她的手,轻轻地来回揉了揉。

    “你干嘛?”黎湘偷偷地瞪他。

    霍天擎淡定地道:“眼红。”

    “你眼红什么?”黎湘疑惑,顺着男人的目光看了过去,就瞧见傅枭跟赵彤彤两个这会若无旁人的手牵着手,男人还将头放到了赵彤彤的肚子上,满脸兴奋地听着,就好像是一个好奇的大孩子。

    黎湘忍不住失笑:“这个有什么好眼红的,你自己都说三个孩子的父亲了,还觉得不满足啊?”

    霍天擎却是有些孩子气的皱皱鼻子:“那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