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到时我生孩子的时候你一定一定会陪在我的身边吧?”阮冰月希望自己生孩子的时候能有温泽昊陪着自己。

    “嗯。基本上,百分之九十是可以陪在你身边的,若是,……这边有重要的任务非我不可的话,我也许……就要离开了。”温泽昊歉意道。

    阮冰月知道,温泽昊从不会跟她保证一些他不能保证的事情。

    只要温泽昊答应阮冰月的事情,那么,就一定能做到,所以,温泽昊只能说百分之九十。

    毕竟,温泽昊的自由是国家的,他没办法分配自己的时间。

    “嗯,我能理解。”阮冰月理解温泽昊:“你这么说,我觉得,你肯定会在我的身边的。”

    “嗯,会的。”温泽昊点头,也坚定的相信自己会陪在阮冰月的身边的。

    “要不要你先给宋婷婷与林思可她们俩个人打个电话,告诉她们你明天就搬回去住了?”温泽昊看着阮冰月问。

    阮冰月摇头:“才不要呢。”

    “我要给她们一个惊喜,哈哈哈……”阮冰月一脸得意,一想到自己明天能给她们惊喜的时候,她就特别的得意。

    “好。你高兴就好。”温泽昊也随便阮冰月,只要阮冰月高兴就好。

    吃完饭,阮冰月跟陈阿姨交待了一些事情,然后让陈阿姨暂时不要过来了,陈阿姨是有些遗憾的。

    “陈阿姨,对不起啊,我们保持联系,到时我们有需要还会叫你过来的,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我们暂时搬到军区那边去了。”阮冰月歉意的跟陈阿姨说着。

    其实,阮冰月也是舍不得陈阿姨的。

    “嗯。好的,我能理解。”陈阿姨也能感觉得到阮冰月无聊,天天这样坐着真的无聊,也不敢天天出去去逛街什么的,经历了那几次之后,阮冰月自己也小心。

    而且,天气慢慢的热起来了,阮冰月也不怎么愿意出门了。

    “陈阿姨,……到时你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的话,你给我打电话,有能力,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会帮的。”阮冰月拉着陈阿姨的手说着。

    陈阿姨很感动,阮冰月对她真的很好:“嗯,肯定的,只要需要你们帮忙,我肯定打电话麻烦你的。”

    “嗯。”阮冰月点头:“陈阿姨,你忙完了就早点回去吧。”

    “好的。”陈阿姨点头,就去忙了。

    阮冰月看着陈阿姨那忙碌的背影的时候,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唉……我真舍不得陈阿姨。”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温泽昊安慰道。

    这个道理,阮冰月也懂的,但是,她就是舍不得,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点头:“我知道啦,但是,心里还是有些难过啦。”

    “傻瓜,你还有我,我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我们俩个人永远都不会分开。”温泽昊搂着阮冰月安慰道。

    “也对……我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直到生命的尽头的。”阮冰月点头,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透明的看着温泽昊。

    “不过,……总有一天,你会离开我的……老了,死了……你千万不要早死,你一定要比我晚死。”阮冰月突然心里有些难过了:“我什么都不会,我这么笨,你若是比我早死的话,……我一个人怎么办?”

    “好,我比你晚死。”温泽昊用力的点头:“我会比你晚死的。”

    “说好的。一定要比我晚死。要不然我一个人……”阮冰月说起死的时候,这心里突然的就难过了。

    她不想死。

    活着这么美好,跟温泽昊在一起这么幸福,她怎么舍得死呢。

    “嗯。”温泽昊点头:“一定会,我答应你的事情什么时候没有做到呢,放心吧。”

    “嗯。”阮冰月笑了。

    阮冰月与温泽昊在客厅看电视,陈阿姨收拾完后就准备回去了。

    陈阿姨也舍不得。

    “太太,我都已经收拾好了,那我就……回去了。”陈阿姨不舍的看着阮冰月说着。

    阮冰月也是一副不舍:“嗯。”

    “太太,你要多注意身体。”陈阿姨临走前还关心阮冰月。

    “嗯,我会的。”阮冰月点头:“你也是,多注意身体,有需要帮忙就给我打电话。”

    “嗯嗯,谢谢你。太太,你真是个好人。”陈阿姨说着说着,声音都哽咽了。

    “你也是。”阮冰月对着陈阿姨笑了,起身:“我送送你吧。”

    “不用不用,不用送了,我自己可以走的,你别送。”陈阿姨难过了。

    “我就送你到门口,我不送远。”阮冰月的声音有些哽咽。

    “好。”既然阮冰月都这么说了,陈阿姨也就答应了。

    温泽昊就一直看着阮冰月,然后看着阮冰月送陈阿姨离开。

    陈阿姨离开之后,阮冰月又坐回温泽昊的身边,靠在他的怀里,叹了一口气:“唉……真的很舍不得陈阿姨,陈阿姨真的很好。”

    “其实,世界上好人还是很多的,我会给你找更好的保姆。你坐月子的时候还给你找月嫂。”温泽昊这些都有想到过。

    “嗯。”阮冰月点头。

    “到时,我们直接回妈家里住一段时间先吧。”阮冰月知道,付忆静肯定希望他们能住在家里的。

    “好。”温泽昊是巴不得自己能多一点的时间陪陪自己的父母。

    更何况是生了孩子,生了孩子之后,他们更希望能住在一起,可以天天见到孙子,多好呀。

    “时间不早了,要不要早点休息?”温泽昊看时间都已经九点了,就问要不要早一点休息。

    “嗯。”

    于是,他们俩个人就去洗漱,洗澡睡觉。

    睡觉的时候,温泽昊习惯性的将手放在阮冰月的肚子上,感受着那小宝宝……

    温泽昊将手放在阮冰月的肚子上好一会儿都没感觉到动静,有些不满了:“怎么还不动呢,宝宝啊,你要什么时候才动啊?”

    “还没到时候呢。”阮冰月笑着说,笑容里满满的全都是幸福。

    “唉……要等到什么时候,老婆,我们的宝宝要是动了,你一定要通知我。”温泽昊现在就特别的希望宝宝能动,让他感受一点。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