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三国帝王路 > 第688章 潘凤惹出的乱子
    河阳俘虏的两万敌军绝对不能放掉,因为一旦放掉,就等于恢复了曹操的实力,只要将他们再次武装起来,就又是一万多生力军。

    但如果屠杀了他们,潘凤却又于心不忍,这一下却是进退两难了。

    关敏站出来提议道:“河阳离着我们的上党郡不过隔着一个太行,而沿途经过的各地敌人被四将军压迫着,只能龟缩在各地的城镇里不敢出城半步,我们干脆将这些俘虏押送回并州,这也算是我们的一笔巨大的缴获。”

    潘凤想了想,感觉这件事情很对头,于是当机立断的决定:“立刻派人寻找四将军,让他沿途接应,你带着5000人马,押运着这些俘虏东归。”

    关敏立刻躬身接令执行。

    既然押送近两万多俘虏青壮东归,当然也不能让他们空手,于是就将夏侯尚这些年的搜刮,顺带着河阳府库所有物资一并打包带走,让这些青壮俘虏挑着担子,作为免费的运输队。

    这样的习惯很吕鹏,正所谓什么上司什么兵,每一战没有缴获,吕鹏都人为那是自己的亏损,所以下面的人也就养成了搜刮缴获的习惯,大家每战回来,不是攀比杀敌多少,而是比谁的缴获多。

    结果押送俘虏东归的消息一传出,河阳城立刻沸腾。

    幽州啊,那是神仙般的天堂,大家想去还没有机会呢,有了这次机会,怎么能够放弃?于是那些俘虏纷纷兴高采烈积极响应,这却让潘凤实在是没有想到。

    不过麻烦也紧跟着来了,这些士兵都是左近征募的,各个身后都是拖家带口,既然自己能够去幽州天堂,那为什么不带上一家老少呢?于是乎,他们纷纷恳请带上家属,并且保证,绝对不会拖累大军行动。

    潘凤仁慈,也不愿意见到这些人与自己的家人生离死别,想象河阳离这上党郡的高都县直线距离不过区区的300多里路,带上这些俘虏的家眷,也能让他们在并州安心不是?更何况自己的三州,现在由于地方广大,暂时出现人口空缺,多划拉一点是一点,于是也就同意了。

    不过这个口子一开,麻烦可就大了,消息一出,转眼之间,百姓们就呼朋引伴,招亲带友,将整个河阳府围得个水泄不通,纷纷要求跟随潘凤的大军去并州,看着那黑压压一眼望不到边的百姓人群,没有10万也差不多。

    而且不管是白天黑夜,还在有百姓向河阳汇集,任凭潘凤如何解释,自己不能带这么多人北上,百姓仍旧不管不顾,只是跪倒哀求,哭喊哀求声是惊天动地,即便是铁石心肠的人,也无不动容落泪。

    最终潘凤咬牙:“好吧,既然那一万多俘虏带着家口,正所谓一个羊也赶,两个羊也放,那大家就都跟上吧。”

    这个命令一传达,原先的哭喊哀求变成了欢呼“潘将军公侯万代”的呼声也就变成了今天动地。

    听到百姓的如此祝福,潘凤就是满嘴发苦。

    事不宜迟,毕竟在200里外还有夏侯渊的5万大军在追击,一旦夏侯渊追上这些东去的百姓,那就是一场人间的惨剧。

    300里路,如果按照正常的行军速度,每一天可以行军50里,当然,这不是吕家军的行军速度,如果吕家军坐上四轮马车,一天百里不在话下。

    “好吧,就按照每天50里的速度计算,最多也就是六天,我能就能带着百姓到了上党高都,而夏侯渊离着我们还有200里路,其实现在夏侯渊追着我们也已经半个月了,他也已经精疲力尽,按照锦衣卫侦察回来的报告说,他们从原先每日50里的追击速度,已经降到了每天不过三四十里路,而且这个速度还有下降的趋势,如此一来,他们追上我们最少还需要5到8天,我们还有机会的。”这就是潘凤的良好愿望。

    结果事情却远远的超出了潘凤的预料。

    计算上这么计算是对的,但潘凤却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那就是地形和百姓的身体素质。

    从河阳到并州高都,在司隶这边还有一定的平原,原先也算是帝国心脏,也有一些官道,但一靠近司隶和并州交界,巨大的太行山就横亘在了眼前,太行啊,那是中原最高而且险峻的山脉了,沿途就几个行径道路,而且崎岖难行,速度怎么能上的去?

    还有一个就是百姓的身体状况,大家被穷困潦倒的曹操盘剥的没有隔日之粮,身体赢弱不堪,怎么能一天五十里?

    而这时候百姓越聚越多,最终统计不下30万,这些百姓拖家带口老弱齐全,真人投注:而且一个个早已经赢弱不堪,凭借这样的身体素质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每日50里的长途行军。

    而还有一件最关键的事情,这些拖家带口的百姓,带走了他们所有认为他们不能抛弃的家当,假如说他们那些破房子能够安上轱辘推着,这些百姓也绝对毫不犹豫的推着。

    这样一来麻烦大了,关敏带着5000人马在前开路,天黑的时候,吕家军走走停停,依旧走出了30里路,然而那些百姓,身强力壮要照顾家人,年老力衰的蹒跚前行,前面已经走出了30里路,后面还没出中山城呢。

    潘凤现在是后悔不迭,但是话已经发出去了,百姓也已经启程,即便是反悔,也不可能了,这真的是骑虎难下了。

    “将所有的四轮马车全部拨付出去,载运百姓前行,快快报请赵云将军,赶紧汇集保护百姓,快快派人飞鸽传书回幽州,向主公和内阁汇报情况。”然后坚定的道:“我们剩下的将士不再游击,就在这里坚守,为北归的百姓断后。”

    安排完了这一切,还没等潘凤喘口气呢,又一个状况出现了,那就是这些百姓,已经被曹操压榨得身无寸缕,入夜的时候,无数百姓啼饥号寒,哭喊声声震四野。

    没办法,潘峰不得不将缴获的粮草直接拨付出去,分给那些百姓,让他们吃饱了,好继续前行。

    但30多万百姓,缴获的可怜粮草只能勉强支撑3到4日,但百姓不吃饱不行,吃不饱,行军的速度就更慢了。

    “向主公请求增援。”潘凤垂头头丧气地再次发布了求援的书信。

    这事情就越来越乱套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