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英雄联盟之战役 > 第482章 半真半假
    “对的,真人投注:我的弓只对准我的敌人。”

    薇恩冷冷的一笑,往前一个小瞬步,一个翻滚,呲的一声,一道光刺已经跟到了卡特琳娜的面前。

    薇恩的攻击,卡特琳娜很清楚,她虽然从来没有与薇恩对垒过,但是在情报的里面,所有与薇恩对垒的人,现在没有一个活在这个世界之上。

    相比于她,薇恩更像是一个恶魔般的存在。

    所以看到这个光刺的过来,她直接让自己的匕首落到另一处,而后借着匕首的指引,飞到了那边,但是显然她不会就这么轻易的停下自己的脚步,攻击出去,落到薇恩的跟前,虽然被她躲开,但是卡特琳娜不会停下自己的步伐,一个瞬身来到了薇恩的后面,一个背刺,直接朝薇恩的颈部而去。

    “你是谁?”

    “我是谁很重要吗?反正你都忘了我了。”乐芙兰将盖伦抓到了这里,却没有对盖伦进行任何的攻击。

    而盖伦坐在地上,看着周围的景色,这是德玛西亚城的西面,这一边是一片一望无垠的草原,这里很独特,无论四季如何变化,这里一如既往的保持着绿色的色彩,并且时不时的从远方刮来粉红的花瓣。

    这里是除了德玛西亚城广场的战神像的另一处景点。

    虽然平常的时候只有草原可以看见,但是风来的时候,这里的花瓣就会将这里装扮的极美。

    而现在这里正好是风急的时候,吹过乐芙兰的长发,这漫天飘摇的花瓣,一一的落到了她的头上,让她本就好看的面容更贴一抹的飘逸。

    世界怎么有如此美丽的人。

    盖伦由衷的赞叹道,不知道为何,和她站在一起,盖伦的内心有一种悸动,这一种悸动不是害怕,而是一种更为特别的感觉,想要看着她,永远都这么的看着她,彻底的不分离。

    “我……我似乎真的没有见过你吧!”盖伦试探着问道。

    “见到过又怎么样,没有见到过又怎么样。”

    乐芙兰转过头,脸上带着笑,看似妖异的笑,看起来是那么的甜美,但是为什么微微上扬的嘴角却在坠落,为什么明明在笑,那双如月牙一般的眼睛,却星星点点,如有泪珠的出现。

    “你应该在笑吧……,但是为什么你的手会这么的冰冷,像是被冰水打湿了一般。”盖伦喃喃的说出这一句话,乐芙兰转过身,那如白玉一般的手,落在他的面庞之上,并抚摸过他的脸颊,却只留下冰凉。

    “因为手上有泪花。”乐芙兰轻笑着说道。

    而后盖伦只觉得自己的世界恍然变化,无数的蔓藤慢慢的爬到他的身上,并且将他捆绑起来,这些蔓藤上带刺,而且尖锐无比,连黑甲也能被穿透。

    “啊!”

    ……

    盖伦一声尖叫,这些蔓藤的上的尖刺不仅锋利无比,还带有毒液,盖伦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些毒液钻入到他的身体里面,而后直接的身上附着着万千的电芒,不断的麻痹她的神经。

    他自己看不见,现在他的眼睛仿佛被墨染一般,几近黑色,而所看的世界也变成了黑暗之色。

    “这是哪里?”盖伦步入了黑暗的世界以后,他的身上反而失去了束缚,但是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

    “这里是即将到来的德玛西亚城。”

    “什么意思?”盖伦疑惑不解,但是很快他就了解到了。

    原本没有任何的东西的黑暗世界,突然开始出现了一些东西,先是雄伟的城墙,其庄严的气质以及雄迈的样子像极了德玛西亚城,然而等它完全呈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一切却又突然之间发生了变化,这个地方,开始崩坏。

    先是外面的城墙之上出现了裂缝,而后这个裂缝慢慢的扩大,直到像是蛛网一般蔓延到了整个建筑之上。

    这里应该是无声的,但是盖伦却觉得自己听到了声响。

    一声“轰”的声音,整个德玛西亚之城轰然坍塌,而后烟尘飞扬,这里已成为废墟。

    而在这废墟之上,有一人拿着一把巨剑,如同战神一般飞舞在这个地方,而一人从天而降,之后,一块块石墩从地面突起,各种各样的人,从各种不同的地方,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出现,或为同伴,或为对立。

    父亲、嘉文三世叔叔、希瓦娜阿姨……

    盖伦看的目瞪口呆,慢慢的往前走去。

    他的父亲德玛西亚一世站在那里,倚着巨剑,像是一个战神,却低着头,任由其他人将长枪穿入到他的身体里面,

    嘉文三世从天而降,却也只是带起几块石墩而后被人用属于他的武器穿过,

    所有他熟悉而亲昵的人,又不一样的方式是在他的面前,在这片黑暗里面。

    ……

    “你的心是不是很痛。”来自黑暗的声音直接打破了这个寂静之地,像是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被盖伦抓住。

    “这是假的对不,告诉我,这一切都是你给我制造出来的幻境,对吧。”盖伦站在黑暗之中,这里明明没有光彩,但是他却看到他自己有无数的影子拉长,而后连贯到一起,他是那个终点,亦或者是起点。

    “我说是真的,你相信吗?”

    “不相信?”盖伦抻着嗓子叫道。

    “很遗憾,这是真的,不过这只是即将到来的景象,我只是让你提前看到而已,如果你什么也不做的话,未来就是这样,德玛西亚城会被毁掉,而你的父母,你敬爱的叔叔,和那些爱你的人都会死去,你也会。”那人慢慢的从黑暗中出来。

    盖伦终于能够看得清了,一直以来与他说话的正是乐芙兰。

    “不,你在骗我?”

    “你可以这么觉得,也希望你不要去后悔。”

    乐芙兰的这句话让盖伦陷入了沉默,这一切可能是假的,但是如果是真的话,他又该怎么办。

    想了半天,他终于抬起头,看向乐芙兰。

    “你既然让我看到这一切,肯定有解决的方法对吧。”

    他们两个人明明离得很远,但是盖伦往前走了一步,却已经到了乐芙兰的跟前,现在他们的距离不过一厘,可以说是脸贴着脸,此刻盖伦能清晰的问道从乐芙兰身上传来的幽香。

    他原本以为乐芙兰会往后退了一步,却发现乐芙兰站在那里,声音是那么的温柔:“有,但是就怕你不相信我,而不去执行。”

    “我相信。”这一次盖伦不假思索的说道。

    “是吗?”乐芙兰的声音略带疑惑,而后盖伦的耳边只听到一个指响,而后眼前的景象瞬息万变。

    黑色尽数褪去,还来的是一片花海,而他的面前依旧是乐芙兰的样子,花香与乐芙兰身上传来的幽香融汇在一起,让他迷醉其中。

    “我真的见过她吗?”盖伦不知道,也不敢去问,怕在挂上一个搭讪的名义,但是此刻他相信自己绝对见过这个女人。

    盖伦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诺克萨斯的人集中于进攻德玛西亚的正门,却不从这里上来,要知道这里的防备几乎是没有,而他自然也不会在乐芙兰的面前说出她的这个困惑,他还有些在意在黑暗中看到的那副让他绝望的景象。

    “现在可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了吧,而且为什么你要告诉我解决的方案,难道你不应该随那些人一般毁灭德玛西亚城,啊?”乐芙兰的来历,盖伦也知道一二,他不明白一个诺克萨斯的人为什么会反过来帮他。

    “因为那样东西会破坏我们的计划,而我的命令就是将那样东西握在我自己的手上,让其不能破坏我们的计划。”乐芙兰也不介意,直接在盖伦的面前说出来,她很清楚,她无论说出什么,盖伦都会怀疑,既然如此还不如直接说出实话。

    “那为什么你自己不过去拿,反而告诉我。”盖伦警备的看着这个女人,即便是有一种心悸的感觉,但是他还是处于本能的防备。

    “因为那里我们都进不去,也只有你能进的去,这本来你不知道的话,我们的计划也能顺利的进行,但是很快我知道,只有把那件东西掌握在我们的手里面,我们才能高枕无忧。”

    乐芙兰的手依旧拂过盖伦的面庞,这样子的感觉就像是情人一般,只是他很快就将这个不可能的想法甩出去。“既然这个东西这么重要,你确定我会过去拿吗?”

    “你这不是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吗?”乐芙兰笑道,“还是你觉得自己现在有任何的选择。”

    盖伦低着头,乐芙兰说的对,他是没有一点选择,要么生,要么死,他自己死并无所谓,因为从小他的父亲德玛西亚一世教授他的就是守护,可以舍去自己生命的守护,所以有些东西他必须要去做。

    “是我没有选择,所以请你告诉我,我要去拿什么东西吧!”想明白的盖伦对着乐芙兰说道,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也是唯一的选择了。

    “龙之力。”

    “龙之力!”盖伦不知道为何,他一听到这个名字,脑海中出现一道电芒,似乎有很多的记忆窜入到他的脑海里面,一幅幅的画面,明明波澜壮阔,但是伸手去捞,却像是镜花水月一般,没有一副可以抓住,反而让他的脑袋变得很疼。

    乐芙兰却不管盖伦的惊诧,自顾自的说起来。

    即便是将目标定义为可以通过善良和正义让所有人都过得更好的德玛西亚城也不可能不会有死亡,你们认为恶毒自私如同疾病,应当从人类灵魂中根除。

    然而生活在德玛西亚城的人们,很快发现这个世界并非如他们所想的一般,即便是他们不去寻找杀戮,杀戮也会找向他们。

    当战争来临之时,所有人的都必须要拿起武器,去捍卫自己的城堡,并在短暂的和平中,继续维护自己的善良和正义,他们认为自己这样的世界就像是乌托邦梦境。

    只有少数人知道德玛西亚的生活并非如同乌托邦梦境。而大部分的德玛西亚人自豪地视自己为瓦洛兰的精神先锋。他们采用严酷刑罚确保他们的道德准则是居民们的唯一准则。任何形式的犯罪都将受到严惩,德玛西亚没有轻罪之说。

    对此,少部分人(在城邦势力外发表批评)视此为德玛西亚人天生伪善的证据。

    但是德玛西亚城毕竟是以多数服从少数的地方,但是少数人却依旧相信自己的论断,双方人展开了斗争,最后自然是多数人获胜,但是那多数人在战争结束以后,回头望向这片地方,却显得悲痛万分。

    他们原本只是将自己的刀落向自己的敌人,却不想有一天让自己的同伴血染在这里。

    为了忏悔,他们在这里建立了忏悔之厅,将那些枉死的人侍奉在这里,后来这个厅被改成了英勇之厅,让那些战死的人,也供奉在这里。

    只是很少人知道,其实在这个厅的底下,还有蕴藏这一个秘密,那就是传说中的力量,龙之力,就在这个英勇之厅的底下。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从来就没有听过这个故事。”盖伦看着乐芙兰,对于乐芙兰的这个故事,他从来就没有听过。

    “没有听过就对了,谁会将自己的丑事公布于众啊,尤其是自诩为善良和正义的德玛西亚城邦。”乐芙兰的嘴角挂起一丝冷笑,像是鄙夷又像是怜悯。

    没有一个地方会是干净的,即便是德玛西亚之城也不可能,在看似光明的地方,其里面隐藏的黑暗可能远比那些展露在外的黑暗更加让人感到恐怖吧。

    盖伦沉默不语,坐在这里,一句话也不说,很多的讯息需要他消化,至于乐芙兰的故事,他依旧选择不去相信,因为他不可能因为一个只认识很短时间,且是他对立面的人的话,要不然就显得他很可笑了。

    而乐芙兰也不在意,现在不是她焦急的时候,她没有理由,也不可能焦虑,而她反而调皮的看着盖伦时而皱眉的样子,显然盖伦现在正如她想的一般,摇摆不定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