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神级影视大穿越 > 第378章 一笔勾销、就此作罢
    轰!

    一声炸雷声响起,真人投注:诸葛正我刚刚在王爷的面前站定,一道雷光就从郭栋的手中迸发出来,在须臾间便化作一条怒电狂蛟一般劈到了眼前。

    轰!喀啦啦~!

    一声巨响之后伴随着声声碎裂的声音响起,诸葛正我面前那土褐色的山形壁障如同被大锤狠狠地砸中了一般,虽然没有就此蹦碎,但是其上遍布的裂纹却清晰无比的表明了,它已经没有了再挡下郭栋第二道掌心雷的能力。

    除非郭栋给诸葛正我修复弥补,重新调运内力借引天地之力的时间。

    郭栋会给他这个时间么?

    不会!

    但是郭栋虽然不会给诸葛正我这个时间,冷血和追命却会为诸葛正我争取这个时间,甚至见到郭栋如此毫不犹豫的果断出手,就连边上的无情和铁手都愣住了。

    “你够了!你为无情报仇我们不拦着你,但是你不仅滥杀无辜,而且还要谋害当朝王爷?你怎么变得如此大逆不道了?”

    追命怒喝着就一脚从郭栋这里学去的寸龙踢了过来。

    “大逆不道?”

    郭栋嗤笑一声,回身一拳直接打在追命的脚底,将他直接打的原路倒飞而回,被铁手下意识地伸出双臂接住了,但是两个人却同时浑身巨震,纷纷吐出一大口血倒地不起。

    “怎么?就因为他是王爷,所以他就可以随便带着人杀盛家满门而不用受到惩罚?”

    郭栋冷哼一声,一边侧身让过冷血的刀,一边伸出手掌轻轻地在冷血身上一拍,看上去一如刚刚打飞追命的时候一样,轻飘飘的毫无力道,反而还微不可觉得颤了颤,好像十分吃力挡不住了,看上去更像是打情骂俏撒娇一般的动作。却让冷血瞬间浑身剧颤中丢了手中妖狼刀,脸色瞬间惨败,更是如同被高速行驶的火车撞了一般倒飞了出去的同时,一口带着星点内脏碎片的鲜血喷的满天都是。

    看着倒在地上好半天都没能爬起来的冷血,缓过来一口气的铁手的不敢置信的看向了郭栋大喊了起来:“你居然用出了化神掌?你还有没有人性!?”

    “人性!?”

    郭栋扭头看向了铁手,又环视了一周脸上或愤怒或不敢置信的其他人:“你们跟我讲人性?”

    “十二年前你们杀盛家上下三十二口的时候有人性么?”

    “十二年来欺骗崖余,让她认贼做父,把杀自己全家的凶手当做最亲近的人去信赖,把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当成最至高无上的去保护、辅佐,那个时候你们的人性在哪呢?”

    “如今把当年的事情都说出来了,你却还在隐藏十二元凶最后一个人的身份,你的人性就是这样的么?”

    “还有你,带头杀了崖余全家,结果却告诉她这是圣上的恩赐,还要让她感恩,感恩你们杀了他全家三十二口,杀了她的爹娘、杀了她尚在襁褓中的弟弟,还要她感恩戴德?这叫人性么?”

    “就你们这一群畜生不如的东西,还有脸跟我谈人性?”

    郭栋最后把手指向了王爷:“王爷?当朝皇叔?好尊贵的身份啊!”

    “你以为你是个王爷就没人敢找你报仇了么?”

    呸!

    看着王爷铁青的脸,郭栋一点都不客气的就是一口痰吐了过去,被诸葛正我的护身罡气外放给挡了下来。

    “王爷的身份就能让你有恃无恐肆无忌惮了?哼!不,不论是你什么身份,王爷也好,还是皇帝也罢,都不能掩盖你是个畜生的事实!这帮伪君子、懦夫在乎你王爷的身份,你认为地府会不会在乎呢?”

    郭栋的双手翻动,不停地变换着手印:“王爷这种东西,这千百年来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别说你一个王爷,就算是皇帝到了地府该下油锅也跑不了。”

    郭栋的话让王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刚刚郭栋把刀奴猛将用血孽之气改的堕魔刀交给无情的时候,因为震惊蔡相被抓了过来,所以并没有注意到,但是此时他们却听得清清楚楚,这才想起了郭栋是能够出入地府、调令阴兵的存在。

    特别是郭栋说了他引以为傲,甚至某种程度上让他有恃无恐、自视甚高的王爷身份根本毫无用处之后。

    “不过你不用担心,你是不会受到地府刑罚的,甚至都不用去喝那碗孟婆汤。因为你死后会直接被带进十八层地狱之中,在所有的地狱刑罚都受过一遍之后,会带着记忆投入畜牲道,生生世世永为猪狗,虐打至死,死后被人扒皮拆骨、分尸烹煮,生生世世、轮回不止,地府不灭、六道不崩,不得改更!”

    宿命这东西虽然是天注定的不得轻易更改,但是不代表不能更改,一两个灵魂而已,郭栋还是有这个面子的,或者说是这么点小事情,地府还是会给泰山府君的鬼玺一个面子的。

    “你随口胡说,谁会相信啊!”

    许久未出生的娇娘,被郭栋的话语中所透露出的狠毒吓得浑身打了个寒颤之后下意识的就开口反驳了起来。

    “是么?”

    郭栋忽然笑了起来,笑的很是怪异,转过头看了无情一眼见到她还没有下手杀掉蔡相:“崖余,你难道下不去手么?”

    无情摇了摇头,将堕魔刀还给了郭栋:“我只是不想用这把刀杀死他。虽然当年是因为他才导致我全家被杀,但是杀人不过头点地,这样的方式,我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说到这里无情顿了一下,眼睛中含着特殊的意味死死的盯着郭栋:“更何况你刚才的话中,不是还透露出了另外的东西了么?”

    郭栋手中寅-巳-戌-辰四个手印的最后一个辰印一顿,然后继续结完辰印,继而双手一合低喝道:“秽土转生!出!”

    一股诡异的能量降临在四大名捕的世界,而郭栋看也没有多看一眼身前几步外出现的能量漩涡,和自其中渐渐浮出来的棺材,而是看着无情:“你有没有好奇,我刚才是怎么做到隐身不让你们发现的?”

    无情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反而把话题转到了这上边,但是却还是点了点头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说过,我是一个道士,而道士看家的本领就是抓鬼降妖、沟通阴阳,刚刚我就是让几个特意从地府请出来的鬼魂施展了鬼遮眼,用这鬼道法术来达做的隐身。”

    无情的身子一抖,可能是心有灵犀,也可能是血浓于水,瞬间就想到了一种可能,也是在她看来的唯一一种可能。

    只有那几个人的魂魄,够资格让郭栋这个猖狂到逆天的家伙,用一个恭敬的请字!

    “以我之名,降功德于尔等,消尔等生前诸般杀孽,清尔等身后万般险阻,愿与尔等休戚与共、德运共享,自此之后,尔等可不避阳光白昼,烈日能暖身、金乌难伤体!”

    一尊通体赤红如血,只有最深处才有点点金色光芒偶尔闪烁一下的三寸宝塔,随着郭栋心念一动缓缓的从他眉心之中飞出,伴随着郭栋的诵祷宣告之言飞上半空,化作了一尊丈许高宝塔,投下星星斑斑的金色光点将院子笼罩了起来。

    直到这好不容易恢复出来的一点点功德消耗一空,玄黄宝塔再度变成了深红近乎墨色的血气之塔,嗖的一声重新钻回郭栋眉心中,短时间内无法使用了的时候,两大一小三道身影也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爹!?娘!?”

    看着眼前这一男一女两个熟悉又有些陌生了的人影,无情激动到浑身颤栗不止,哆嗦着嘴唇不敢置信的开口呼唤起了对方。

    “崖余!”

    “女儿!”

    一男一女两个中年人,或者说是鬼,此时见到自己真的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并且感觉到了自己拥有了久违十几年的身体,虽然和真正的身体有所不同,但是却拥有了真实的触感,顿时也是激动不已的呼唤起了无情的名字,并且对着她张开了自己的怀抱!

    “爹!娘!”

    看着泪流满面,哭喊着扑到对面盛鼎天和甄绣衣夫妻二人怀中的无情,郭栋转头看向了在他们出现之后瞬间变得面无人色的王爷等人:“现在你们信了么,畜生们?”

    如果说之前往复一站的时候,那些阴兵鬼卒甚至鬼门关,他们还可以用奇功异术障眼法什么的解释,毕竟都是些不认识的人,谁知道到底是不是鬼,就像是之前贾三的所谓分身术一样,没拆穿前鬼知道你是真会分身还是鱼目混珠变戏法?

    但是眼前的盛鼎天夫妇他们是再熟悉不过的了,甚至十二年前还是亲眼看着他们死在自己眼前的,两人身上有的伤口还是他们亲手添加上去的,根本容不得有半点作假!

    “郭兄弟,如今你既然将他们复活了过来,当年的凶手以及蔡相这个一切的元凶都已经伏法,那么当年的事情不如就此一笔勾销!”

    诸葛正我虽然不是最了解郭栋的人,但是却是最能感受到威胁的人,特别是当郭栋话音落下的同时,推开棺材盖走出来的大蛇丸、迈特戴、宇智波鼬和风魔灰太狼这四大死侍,更是给与了他极大的威胁和恐惧感。

    因此当即就开口准备息事宁人认输服软。

    而见到了诸葛正我开口,被这一幕吓得面无人色的王爷也立刻开口跟着说道:“没错,冤冤相报何时了,既然鼎天夫妇都已经死而复生,其余凶手也都已经伏法,此时不如就此作罢,也算得上是皆大欢喜!”

    郭栋冷哼一声:“现在想起冤冤相报何时了了?当初怎么没有想到呢?”

    “或者说,你当初明知道不是在冤冤相报,而就是在错杀忠臣,只是因为某人权倾朝野,为了朝堂的安定,而决定牺牲盛家满门三十几口人的性命?”

    郭栋的话让王的脸色更白了几分,也让无情那边的哭声一顿。

    “爹,你是不是像他们说的那样,是个奸臣?”

    盛鼎天伸手拂去女儿的泪珠,很坚定的告诉了她:“爹到死的时候,都没有出卖过忠良,正如你爷爷给我起的名字一样,顶天立地,问心无愧!”

    无情重重的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她相信自己的父亲,也相信自己那有些模糊的记忆,也相信郭栋。

    “也就是说,害死我们家的,是他?”

    站起身,转过头来看向在盛鼎天夫妇显出身形之后就已经吓傻的蔡相,虽然口中是疑问句,但是蔡相突然惨叫着浑身都扭曲起来,不过片刻就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生生捏成了肉酱的结果,已经证明了无情的结论。

    “皇恩浩荡,还真是皇恩浩荡啊!”

    无情看着诸葛正我和王爷恨声低喝了一句后,转头看向了郭栋:“我的仇人现在已经不是几个江湖草莽了,而是当朝的皇帝,你怕不怕?”

    “那又如何?就算是天王老子,你说要他死,我也给你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