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的大脑里有门 > 第597章 圣尊分身
    “嗯,老夫有不懂之处会及时过来找你。”罗丹圣点头,微笑着将玉佩收下。

    “你是怕我跑掉吧。”张幕心中嘀咕,其他峰主的行为已让他明白自己的处境,这太岳山怕是把他当成敌人了。

    这时,李丹圣度过丹劫,看到张幕和自己的师傅有说有笑,不由脸色一沉,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不敢耽搁,赶紧飞过来,恭敬行礼道:“师傅。”

    “嗯,北画,将丹药拿出啦吧。”

    罗丹圣点头,接过其炼制的丹药,张幕也将丹药取出,他看了两眼,对着周围挥手,将声音隔绝。

    “你们丹药的品质相差不大,北画你的速度慢了,知道结果了吧?”

    罗丹圣的话让李北画脸色不由变得苍白,下意识退了两步,一时无法接受。

    “怎么,三品圣丹师就无法接受失败?”罗丹圣冷哼道,他怎么会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提醒道:“另外,心胸要开阔一点,这世界天外有天,比你厉害的存在多了去。”

    “是,师傅。”李北画脸色涨红。

    “下去吧,以后多专注丹道,不要被其他事分了心。”

    罗丹师挥挥手,他将声音封锁,就是给李北画留点面子,现在结果出来,便没有必要再待着。

    “小友,等两天再找你。”

    意味深长看了张幕一眼,罗丹圣融入虚空,消失不见。

    张幕沉默着回到自己的洞府,吐出一口气,看着面前的墙壁,心中嘀咕:“希望别因为这份怀疑弄得反目成仇,我可不想将虚值用在逃命上。”

    他现在有三十多亿虚值,但只能让他突破到圣境二重天,而这里有圣境四重天的存在,还有近十位圣者,要是对他出手,提升实力很难安全离开,多半会花在逃命这种一次性行为上。

    此时,罗丹道返回了空间,将玉佩给其他峰主感受,半个时辰后,众人都面面相觑。

    “或许我们都误会了,他真的是得到了一门强大的传承。”文老开口道,他能看出这宝贝不是假的。

    “从这宝贝和他说的情况来看,多半是域外的人类大圣,来我们这儿寻找突破的机会,估计也没想好这里的情况很糟糕,所以坐化在这里了。”

    罗丹圣猜测道,域外人类的圣境,并不是没有出现过,当今的梵泽寺就是得到一部分域外人类的传承。

    “不是那个种族的人就成,看来他还是没有问题的。”山主点头,算是解除了对陈天的怀疑。

    “幸好没有贸然动手,不然杀死这么一个天才,可真是损失。”神龙峰峰主感叹道。

    “确实,真人投注:他得到大圣的传承,特别是体质的变化,以后有潜能突破到大圣,这非常难得。”

    妖龙峰少妇羡慕道,露出笑容:“若能多一尊大圣,我们太岳山就能成为第一圣地了!”

    “虚名到不太重要,别忘记我们现在整个世界可是都有敌人的,那个自称神的使者,很想让我们臣服啊!”

    山主感叹道,顿时所有人脸色都变得不太好。

    器龙峰陈老脸色变冷:“一群自以为是的家伙,若再给我们一万年,根本不必怕他们!”

    “呵呵,你想当然,对方会给我们机会?”妖龙峰少妇苦笑道,眼中露出仇恨之色,“我大哥被他们杀死,说到底还不是不想让我们强大,方便统治我们。”

    各峰主心情变得沉重,神龙峰沉着脸道:“应该快到他们下一次开辟空间通道了吧,这次我们能阻止吗?”

    “希望能阻止吧,否则就真要给别人当奴隶了。”

    罗丹圣苦笑,想到什么,问道:“老魏和老王他们,这些年追查那个从空间通道溜过来的圣尊念头,有没有结果?”

    “除去二十年前那次将之重伤外,他们找了这么多年,只是确定了大致位置,似乎在外界。”

    “竟然逃出去了,真厉害,不愧是圣尊的一具分身,当年要不是九大圣地首领出手,她估计真要把通道完全打开了。”符龙峰的道袍老者叹息道。

    蛇歪着脑袋,似在思考,最后点了点头,应该是听懂了。

    叶牧满意地一笑,捡起血灵草,掐了一片叶子吃掉,立马就有一股温热从腹部升起,让伤势开始一点点好转。

    “不愧是极品疗伤宝药,如果能天天找到这等宝药,那我可就发达了!”叶牧嘿嘿一笑,把血灵草收好,然后躺在地上,让小蛇警戒周围,闭眼休息起来。

    走了一上午路,加上受伤,叶牧很快睡过去,等他醒来时,天色已有些暗淡。

    叶牧发现远处有具尸体,心中一惊,睡意全无,仔细一看,是一头恶狼。

    他摸了下腰间,小蛇伸出头吐了吐舌头,看来又是它干的。

    叶牧又摸了下胸口,有些惊喜:“厉害,只吃了一片叶子,伤势就好了不少!”

    见夕阳西下,天色不早,叶牧也懒得理会狼尸,带着自己的东西,向青河城赶去。

    两个时辰后,月上九天时,叶牧终于来到青河城外。

    看着有些古朴的城墙,叶牧脑海里浮现一些画面,当年在这里乞讨,差点饿死,然后被张老头带回去……

    时隔三年,他又回来了,这里和以前一样,还是那么陌生,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归属感。

    进城,找了家最便宜的客栈住下,第二天出来时,身上只剩下几文钱。

    现实比想象中严酷,如果没有血灵草,叶牧能预料到,自己必定会很惨。

    福源药店,进进出出的人不少,叶牧迟疑了一下,然后走了进去。

    药铺之内,混合着各种药香味,叶牧吸了一口气,感觉像回到老张药铺。

    不过,这里大了太多,就连伙计,也穿着专门的衣服,来往的人中,不少都锦衣绸带,身份不凡。

    就连大夫,也有数位,药材更是琳琅满目,看得叶牧眼花缭乱。

    “你是看病还是?”

    一个年轻的方脸伙计,看到叶牧东张西望,有些不耐烦。

    特别是见到叶牧穿得寒酸,心中有些鄙夷:“如果没什么事,就别挡在这儿,还有不少人看病呢!”

    “咳咳,我是来卖草药的,贵店应该要收吧?”叶牧装着没看到他的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