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有那么重的怨气呢?宁冥心里暗暗道,可是却不敢问。

    “你不问?”,女鬼拉上了衣服,冰冷的眼神瞥了一眼宁冥。

    “你告诉我?”,宁冥小心翼翼道。

    “不然我显身做什么?”,女鬼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宁冥。

    “你怨气为什么那么重?”,宁冥擦了一把冷汗,配合的问道。

    “那个时候我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女子而已,家中父亲是将军,地位三品。

    十四年来相安无事,一家人靠着父亲过得很好,可父亲遭小人陷害,说我父亲通敌叛国!

    狗皇帝眼瞎,抄我家满门,母亲不舍让我死,为我找了一个替死鬼。

    可谁知,却被狗皇帝发现,他把我送去了做官妓,苟且偷生多年,我只为替父母亲报仇。

    我忍辱负重,巴结上了丞相的儿子,他对我很好,渐渐的我报仇的心好似被解放了一般。

    我放弃了报仇,想和他一起好好的过日子,可天不如人愿,我的身份居然被发现。

    他亲手了结了我,砍下了我的头颅,悬挂在城墙上爆晒了三天,我怨气一天比一天大。

    终于在头七那晚,我化作厉鬼残忍的杀害了他们全家。

    狗皇帝察觉事情有些怪异,找了法师为我驱除怨气,可那些法师不过是江湖骗子而已。

    嘉庆年,五十四年,我一直躲在丞相家中,我记得当时是有一个小和尚,他手里拿着我父亲的佩剑,冲进了屋里。

    他能看见我,看见我跪了下来,对我磕了几个响头,喊了我一句姐姐。

    我不明白他为何要那样做,他见我不说话,跟我说,他是我父亲当年救下来的人。

    如今看我成这副模样,他于心不忍,要超度我,当时的我杀了丞相一家怨气基本没多少了。

    也就同意了他,他找到了我的尸骨,替我刮肉剃骨,让后再为我刻上佛文。

    他告诉我,只要我的怨气全部消失,就能去地府投胎转世了,而且地府还会过往不究我之前犯过的重重错!

    他最后把我葬在了家父的坟前,还为家父和我母亲建了墓……

    可时过境迁,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发现我的尸骨被冲开了,而我能感觉到你的存在!”

    听女鬼说道这里,宁冥愣了一下,不明白道:

    “你怎么会感觉的到我的存在?”

    “因为你触碰了我的尸骨,我吸收了你的阳气,所以我就找上了你!

    你就必须帮我把尸骨全部找回来,这样我才能投胎!”

    看着女鬼坚定的眼神,宁冥心里暗惊了一下,这女鬼要是能投胎早就投胎了,还能等到现在?估计是被那个小和尚骗了!

    “我如果找不到会怎么样?”,宁冥问道。

    女鬼脸色一变,周围泛起一阵阴气,冷冷的看着宁冥,道:

    “那就来陪我!”

    “别别别!我现在就帮你去找!”,宁冥吓得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二话不说赶紧穿上了鞋子往选址的地方去。

    看着宁冥的背影,女鬼跟了上去。

    ……

    一个小时后,宁冥到了那天翻车的地方,果然和张忠说的一样,下水道堵住了,这里的水积的老高了!

    扎起裤脚,宁冥看着一滩的黄泥水,也不知道这水里掺和了什么东西,估计有不少的屎……

    “唉!”

    宁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认命的踩进了水里,随后把手往水里伸,不断的摸着。

    摸了好一会儿,宁冥突然摸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宁冥大喜,从这个体型上感觉,应该是骨头!

    一把捞了起来,宁冥差点爆出口,这居然是一根铁棍!

    哪个孙子把铁棍扔这里啊!

    宁冥暗骂一声,继续摸着水底下,大概摸了三个小时左右,宁冥浑身偷着一股屎味,还有汗味……然而啥也没摸到!

    宁冥差点要跪在水里了,真人投注:垂头丧气,宁冥打算把多叫点人手来,不然这找一个星期也没用啊!

    宁冥默默地上了暗,突然裤脚好奇挂到了什么,等宁冥低头一看,就看见一双骨头手扒着自己的裤脚。

    “啊!”,宁冥吓得惨叫一声,赶紧往一边跑。

    这一跑就从水里带起来一大堆的东西,一个大红布,解开了一半,还有一半是绑起来的,而那绑起来的里面有几根骨头。

    宁冥大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宁冥赶紧把尸骨收拾起来了,干劲也一下子来了,宁冥又冲了下去,找了两圈啥也没有。

    无奈之下,宁冥只能先抱着找到的尸骨回病房了,小心翼翼的把尸骨藏进病房,宁冥发现张忠这孙子还没有回来,估计是被吓怕了!

    把尸骨清洗赶紧,宁冥就看见,尸骨上果然有好多的佛经,宁冥看了周围一眼,并没有发现女鬼在,所以拿手机全部拍了下来。

    拍完了后,宁冥把尸骨拼了拼,发现好像就是少了那天晚上自己扔掉的那根。

    见这个样子,宁冥差点就抬手打自己了,好死不死,干嘛非要把那根骨头扔了呢……

    宁冥急得焦头烂额,关键是那天晚上那么大的雨,自己随便一扔,也不知道扔哪里去了!

    “宁冥!宁冥!”

    突然张忠激动的从门口冲了进来,手里拿着一根大白骨头高兴的看着宁冥。

    宁冥一愣,看见张忠手里的骨头,二话不说抢了过去,随后赶紧仔细的查看一番,果然骨头上有佛经!是哪个女人的骨头!

    宁冥大喜,不忘把符文拍了下来,随后赶紧用红布裹了回去,宁冥决定今天晚上就把这尸骨埋了,早解决,早完事!

    ……

    晚上,宁冥和张忠偷偷摸摸拿着铲子来到了墓洞前,找了一块干地,宁冥开始动工了起来,埋完了尸骨,宁冥伸了伸了腰,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宁冥回头,就看着女鬼安静的站在一边,说实话,宁冥真的觉得这女鬼长得很漂亮,只是可惜了……

    宁冥叹了一口气,对着女鬼作了一个揖,没说什么拉着张忠回了病房。

    一个月后,宁冥特意去找了找关于佛经的意识,最后居然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

    当年的小和尚,哪里是在给女鬼超度啊!而是替女鬼去地府受罪了!

    女鬼背上的佛经就是小和尚,以命换女鬼投胎的“请帖”……

    女鬼名唤,涟清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