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众阁道遗 > 第159章 女大夫
    嗬,这不但外面气派,这一踏进门的庭院看起来也是相当的有范,脚底下全是由一米见方的大青石板子铺着,而且打扫的十分干净,踩在上面都感觉比寻常的大马路多了几分厚重的质感。

    我这一眼望去,真人投注:估摸着这里起码也有一百来平左右,要知道这里可是属于实打实的市中心啊,真真正正寸金寸土的地界儿,要是以后医馆开不下去了,就这片地皮倒手一卖,少说也得好几个百万起价吧。

    要进内堂的大门边上还载着两颗风姿迥异的松树,虽然都不过两人来高,但看得出主家是爱好此道的,树形都盘的极为不错,叶芽也十分翠嫩,让我还忍不住轻轻的摸了一下它最外边的枝叶。

    不过老屈这小气鬼立马就皱起了眉头,瞪着眼睛喊道:“小子你干啥,知道这是啥树嘛就乱摸,弄坏了咋办?”

    “树不就树吗,还能是个啥玩意儿,我一年不知道要踢断多少根!”见老屈这小气吧啦的劲儿,我也切了一声,同时小声嘀咕道。

    “还不就树嘛,这可是罗汉松,这种品相的起码好几十万一颗呢,你还敢说踢断,真当自己是富二代啊?”老屈鄙视的说道。

    我靠,就一颗破松树还好几十万,你特么怎么不去抢啊,这玩意别说是我了,就算是老项来了怕是也踢不起吧,想着我急忙摇了摇头,立马拉开和这两棵树的距离,别哪天万一被虫蛀了再找我身上来,那可就麻烦了。

    “好了,也不用太担心,正常情况下它俩应该比你活得久!”老屈看见我这模样也笑了,带头走近了里面。

    果然一进里屋,医馆的风格便显出来了,好家伙左右两边都是一溜两人来高的大药柜子,尤其是那股药味儿啊简直别提了,光是一闻那家伙想睡个懒觉都难,因为这实在太他娘的提神了!

    我刚踏足在石地板上,就听见身前老屈挡住的地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道:“老屈,你怎么又来了,早时不是说放你半天假回去休息吗?”

    “哈哈,小婵,早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老屈身子骨还硬朗着呢,刚刚咱还收拾了一伙诈骗犯呢!”老屈大笑道径直走了进去。

    而我因为是初来乍到,听到这老头颇为不要脸的话,一时之间也不好立马揭开他的假面具,只能在心中又是一阵腹诽。

    “啥,老屈你可别吓小婵啊,要是真的,我以后可真不敢随便放你的假了,要让我爹知道了,非得骂死我不可!”

    “可别、可别!”老屈连连摆手,然后嬉皮笑脸的接着道:“我这也不是故意去找事的啊,说起来这次也是亏了我这虎子兄弟了,要不然估计今天我还真得吃亏!”

    “虎子兄弟?”那女子听到这话,才走出那道红木屏障,循着老屈的目光注意到现在门口的我。

    而我这时也才看清楚她的模样,原本我听着她稍显低沉的声音,还以为是个年纪比我大一点的阿姨。

    但没曾想却是一个跟我差不了多少的姑娘,她样貌算不得多出众,只能说是清秀而已,不过肤色却白的出奇,甚至可以说是肤若凝霜也不为过。

    二者一结合,骤然间就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再配着周围的昏暗,一首诗蓦然浮现于我胸中,而且久久无法沉寂。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可能是突然出现了一个陌生人,这个叫小婵的女子也跟我一样稍稍愣神了几秒,直到老屈咳嗽了几声,我这才陡然间回过神来。

    随后急忙笑着跟她挥了挥手道:“你好,我叫吕德虎,今天刚和老屈认识的。”

    “你好。”女子微微颔首,然后抿嘴笑道:“虽然我还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但老屈今天肯定麻烦你了,敬婵在这儿多谢了!”

    “没有的事,客气、客气了!”见她如此正式,我也急忙摆着手推辞道。

    这个叫敬婵的女子,虽然表面是看起来还是和蔼可亲的,但不知为何,我还是隐隐的从她身上察觉出一丝疏远之感。

    不过我还是能看出来,她跟我的道谢也还是真心实意的,所以一时之间倒让我稍稍有了些局促,说话也含糊了起来,连带着热气顿时涌上脸庞,嘴唇连着张了几下,却还是没有再说出什么话来,最终变成了几声讪笑。

    老屈自然是见多识广的人,立马就看出了我的尴尬,连忙走到我身旁来连着拍了我几下肩膀,然后笑道:“小婵啊,我这小兄弟了了不起啊,人家可是正经警校出来的人,一身的好功夫。”

    “就跟你说的一样,我琢磨着人不服老确实不行了,但大门总得有人看吧,上个月还不是有人来闹了几次事吗,咱们也不能总麻烦人警察吧。”

    “所以我瞅着虎子就挺不错的,正巧他刚毕业也没地方去,咱们就留他几个月试试怎么样,现在世道不一样了,那些大医院有保安,咱们这小医馆也缺不得啊!”

    “可是老屈,上次来闹事那家人,不是因为最后去了市医院去迟了,然后耽误治疗造成病人死亡,和医院闹事赔款人家没有理她们,然后才找到我们医馆的吗?”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说咱们需要一个保安啊,要不然再有这种不讲理的上门,我一个小老头再加上你一个弱女子,恐怕不知道被人家欺负成啥样呢!”

    而我在一旁也不由得撇了撇嘴,心道怪不得这老头一直都对这医馆很推崇,还处处一副熟络的样子,感情他才是看大门的,现在应该是在把我当接班人培养了。

    不得不说,这老屈不当说客还真是屈了材了,这家伙叭叭叭说这老半天,要是换我我肯定被他说动心了。

    果然,刚才还有些不同意的敬婵也顿时没再继续往下说了,沉吟片刻后,终于还是对着我点了点头道:“既然老屈都这样说了,那就试试吧,对了你现在有住的地方吗?”

    “暂时没呢,刚才没跟你说,我是坐错火车才来到天津的,这里唯一认识的也就老屈了。”反正事已至此,我也没啥抗拒的了,再说当保安也不是啥丢人的事。

    “这样啊,那你就先住在前院的偏房吧,老屈也在你隔壁,待会儿你再出去采买些日用的东西,休息一下明天就开始上班吧。”

    等我点头之后,敬婵又接着道:“还有你的工资,这头一个月就算是试用期,2400你觉得怎样?外加包吃住!”

    “2400?”这价钱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看来这医馆以前确实没有雇佣保安的经验。

    因为据我所知,一般像我们这种小保安,一月大概也就1500左右的样子,没有到这敬婵还挺大方,不过也有可能是地域的市场价不同,但不管怎样,我还是挺满意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