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乱世王者 > 第250章 撕破脸皮
    “林丞相,吾西凉上下,永记今日之恩!”

    就在刘备等人和吕布交手的时候,林山来到了后方大营,这地方的守军都是袁术的人,他藏在树丛之中,旁边竟然站着李儒。

    “呵呵。”

    林山淡笑了一声没有说话,为了今日,他权衡已久,诸侯这边,袁绍早晚会对他下手,与董卓合作,也是与虎谋皮。

    就连曹操都在算计他,等着他当挡箭牌。

    若他什么都不做,此战结束,不管谁胜谁负,自己都必死无疑。

    望着连绵十余里的粮草大营,李儒有些激动:

    “太师有命,此战之后,与林丞相划江而治,到时,天下一统,林丞相便是一字并肩王!”

    林山眼睛一亮:“林某先行谢过!”

    “哈哈!”

    李儒低笑了一声,眼神中寒芒一闪而过,只见他挥了挥手,树丛中突然间传出了漫天的喊杀之音,无数西凉士卒蜂拥而出,一根根带着火龙的箭矢从天而降,整个后方粮草大营,瞬间燃烧了起来。

    天际间,一片火光。

    滚烫的热气,扑面而来,林山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眼神中,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看到有十分之一左右的粮草大营都燃烧了起来,李儒顿时松了口气。

    这种大火,已经不是人力可以灭绝,诸侯大军失去粮草必然自乱阵脚,吕布还能够保持一日的超凡战力,率领西凉铁骑,胜利已经近在咫尺。

    不过……

    他不留痕迹的向后退了几步,微微一躬身:

    “林丞相,此战已无悬念,诸侯大军,必败无疑,不如,你与我同去洛城,拜会太师?”

    “嗯?”

    林山脸色微变:“进洛阳?不合适吧,我还要为太师追杀敌寇……”

    “呵呵。”

    李儒淡笑了一声,树丛再次有了动静,只见一队近三千人的精锐士卒缓缓走出,将林山包围在其中:

    “林丞相,太师可是盛情邀请,您若不去,太师会不开心的。”

    林山脸色大变:“李儒,你这是何意?”

    “此战一定,天下再无人是太师对手,西凉铁骑席卷之势,锐不可当,林兄是聪明人,这一战,其他人都损失惨重,未有苍洱大军尚未损失,如何叫太师放心?”

    “卸磨杀驴?”

    林山脸颊变得极其难看:“我与太师合作,同灭诸侯……李儒,这是你的意思,还是太师的意思?”

    李儒一怔,旋即失笑:

    “本以为林丞相是个聪明人,可现在看来,确有些让李某失望,狡兔死,走狗烹的典故林丞相难道没听说过?一字并肩王真的那么好当?林兄,看在你如此大功的份上,我给你指一条明路,归顺太师,在洛阳做个富家翁,李某担保,你会过的很好,不过,这天下权势,还请林兄不要再有任何妄想!”

    说到这儿,他神色变得冰冷了下来:“林兄,此地不宜久留,没时间给你考虑了。”

    林山难看的脸色突然恢复了平静,整个人竟然不怒反笑:

    “李兄,你这样说,我就没有心理压力了。”

    “什么?”

    只见林山呵呵一笑,吹了个口哨,山林间,竟然响起一阵阵妖兽的怒吼,紧接着,一头头雄狮巨虎从树丛中走出,木鹿大王乘骑着妖象,踏破山林:

    “拜见主公!”

    与此同时,高顺率领着陷阵营堵截住了前方:

    “拜见主公。”

    张辽带着近万苍洱精锐:

    “拜见主公!”

    李儒脸色大变:

    “这不可能,你的军队不是在前线?”

    “李兄,你太天真了。”

    林山呵呵一笑:“董太师也未免太小看我林山了,不要啰嗦,都拿下!”

    “是!”

    众人随之而动,三千多没有带着战马的西凉铁骑几乎没有反抗的余地,没过多久,便被屠戮一空,林山背负着双手来到李儒面前:

    “李兄可还要挣扎一下?”

    “林兄!”

    李儒神色已经恢复了淡然,似乎死去的那三千勇士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是在下小看了你,不过……你还是不智,诸侯粮草已失,军心早乱,此时,恐怕已经溃败奔逃,我西凉大军横扫之下,十去七八,天下再无人阻碍太师称霸,你若不反抗,或许还有生机,可若是敢对我下手,苍洱上下,老幼皆亡!”

    “威胁我?”

    林山给张辽等人使了个眼色,很快,李儒便被五花大绑,这货也是光棍,根本不反抗,只是冷笑连连:

    “林山,我若是你,要么现在杀了我,断绝苍洱后路,军民一心,或许还有一丝挣扎的可能,要么就恭敬的随我去洛都,向太师认错,或许,还能够保存性命,可你只抓不杀,优柔寡断,当真让我失望!”

    林山笑了:

    “李兄,我是想留着你的性命,看一看,最终胜负如何!”

    “什么?”

    李儒皱着眉头,只见林山脸颊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

    “张辽。”

    “在。”

    “我命你率三万死士,抵挡西凉铁骑至少一刻钟的时间,可能做到?”

    张辽深吸了一口气:“辽但有命在,必不让西凉铁骑前进半步。”

    “事不可为,当以性命为主。”

    林山认真的看着他:“文远,我要你来辅佐,真人投注:可不是要你的命!”

    张辽深深的看了林山一眼不再多言,领着军令大步离去。

    “高顺。”

    “在。”

    “随后接应张将军,万万不可有失。”

    “诺。”

    “管亥。”

    “在。”

    “后撤五十里,安营扎寨!”

    “诺。”

    “周仓。”

    “在。”

    “联络林骷,可以开始了。”

    “是。”

    一道道命令下发,直到所有人都派遣出去,林山身边只剩下庞统和一男一女。

    “先生,可有遗漏?”

    庞统呵呵一笑:“主公运筹帷幄,当一战而定。”

    林山干笑了一声,实际上,几乎大多数计划都是庞统策划的,这货布了一个天大的局,包括他林山在内,所有人都是棋子。

    “月英,西凉铁骑锐不可当,张将军必不是对手,待会儿吕布交给我,但西凉铁骑,就靠你了。”

    随军而来的黄月英盈盈一笑:

    “主公放心,此战,当展苍洱之威!”

    吩咐完了这一切,林山才看向李儒:“李兄,走吧,大戏……要开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