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晚明之霸道大当家 > 第202章:献降
    松前公广看到都安排妥当了,就想宣布散会,突然外面传来急促的步履声。

    倭人的地面都铺有木板,穿着木履的和人走在地板上就是清晰的哒哒声,正在开评议会的当口,有人敢冒犯而来,定有紧急军情了,松前公广心里如是想道,他不由眉头紧锁起来。

    “报……家主大人,盐田大人率领的水师全军尽没,明人大统领令小人向大人通报,限我松前藩一个时辰内投降,否则他会派一万骑兵上岸扫荡,将我们和人全部贬为奴隶。”

    “呯”……

    松前公广听了这小足轻的话,气得火冒三丈,随手抓起一件东西就往地上摔,发出巨响。随后他厉声喝问那伏跪在面前的小足轻道:“八嘎!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盐田大人统领的水军会全军覆灭?只不过是一柱香的功夫,还包括你回来报信,怎会如此迅速?你速速详细报来。”

    “家主大人,明人有一种神密飞弹,射速极快,射程又远,能遇物就炸,威力超大,明人只发了三轮炮,我军水师就片瓦不存了,小人亲眼所见,不敢有瞒!”

    那足轻跪伏在地,以头点地,咽呜着说了事情的经过。

    “荒唐,你在说神话吗?那你又是如何逃得一命?快说,你是不是投降了明人,来散布妖言的?”

    松前公广的叔父,福山城代守,听了那小足轻之言,是全然不信,他出声喝问道。

    “小人几个是小早船的操桨手,奉盐田大人之命,送通译官去询问来袭明军,哪知那明军大统领,突然翻脸,命令战船炮击我军,前后只不到一盏茶功夫,小人句句属实,请大人明鉴!”

    小足轻的话令在场所有的贵人惊诧莫明,如果他没撒谎,那松前藩已经可以负荆请降了,还怎么抵抗?一支庞大的水师,几息之间就覆灭了,还有一万骑兵,就是征夷大将军亲临也难以抵挡,再说那种神密大炮,岂是人力可以抵挡?

    天守阁内,一时间鸦鹊无声。

    “诸位,刚才的对策已全然无用,我们甚至没有船去京都报信了。拜托大家赶快想想办法,如果消息属实,我们只有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

    松前公广打破了沉默,出声说道。

    这种麻烦事,没人愿意抢着说,因为这是很明显的事情,松前藩无论如何也打不过,就连最好战的足轻大将安田新胜也不再抢先发言了,好像他就隐身了一样。

    松前公广见大家都不敢发言,就用眼神看着笔头家老井上新赖,他是家老中的大老,他不发言,其他人绝不会说的。

    井上新赖被家主这么直愣愣的看着,没办法了,只好组织了一下语气冒着胆子说道:“主公,依他所言,那明人就太强大了,又只有短短的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去求外援,根本做不到。

    嗯……如果……

    我是说如果对方果真如此强悍,为了我们和人的命运,为了百年传承的松前家,我的意思还是投降为好!”

    井上新赖的意思是,投降虽然不好听,但总比当奴隶强,到时候就没有什么家主、家老和老中了,也不再是武士,大家都一样,都是奴隶,所以他提议还是不要当奴隶为好。

    其他人听了井上新赖的话都比较赞同,哪怕是福山城代,松前景广也一样。这从他们微微点头的形态中就可以看出来了。

    可松前公广不想答应啊!他是谁?他是高高在上的从五位下志摩守,松前藩家督,他只要答应投降,那他的地位就宣告不在了!

    可他一个人想硬抗也不行,这仗没法打,虾夷岛远离本州岛,想找帮手都找不到,凭本藩的一千多区区兵备,去抗拒一万骑兵,那绝对没人会听从他的命令,他毕竟不是初代家主,权威还弱了点。

    “难道没法整军备战吗?”松前公广还不死心的问大家道。

    “主公,时间做不到,我们只有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连足轻都无法动员。”足轻大将安田新胜出声打破了他的幻想。

    日本的足轻,就是平民,类似于明军的卫所兵,农闲时接受过少量的训练,几乎没有装备,一般配竹枪,没有甲具,战斗力低得可怜,也就装装场面。

    松前公广脸色黑沉得可怕,这下子大家就更不敢说了,计谋也是要有一定的实力,才能发挥作用,两方差距太大了,最是足智多谋的人也无解了。

    “好吧!既然这样,大家就随我一起去向明人大统领献降吧!”

    松前公广突然起身,一边说一边往外走去,他步履坚定,显然已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几位家老都不敢说话,都不发一言,默默地跟在松前公广身后向外走去。

    大家走到福山城城下町的码头边,只见远离码头的海湾外停满了大大小小近两百艘舰船,黑压压的一片,可以用铺天盖地来形容。

    松前公广知道远处的明人舰船上,敢定有人注意到他们了,于是他大声命令:“伏旗”

    伏旗是将各类旗帜伏倒,真人投注:这是投降的招牌动作,然后他带领主要家老,老中、奉行等官员,跪伏在地,以示诚心投顺。

    不得不说,日本人经过了战国时代之后,已习惯了向强者投降,都已经习以为俗了,他们并不觉得羞耻,这样做能有效保存自己,不做无谓的牺牲,可能再过几百年,他们又能东山再起,日本人的忍隐力,做到了世界之最。

    远处海面上,一艘最大的福船上,负责暸望的兵丁,将看到的新情况,马上向坐在船舱里和几位船东聊天的大统领报告。

    “报告!禀告大统领,倭人伏旗投降了,小的看到有疑似倭人的大官,正跪伏在码头,好像在恭候我军。”

    “哈哈哈哈!这么快!日本人果然识时务。”杨文礼听了哈哈大笑,然后他面色一正,马上下令道:“来人,传我命令,令杨仁日率战船,离海岸千米警戒,命令杨仁天率所部登陆,接管福山城,杨仁月率部随后登陆,如遇抵抗,坚决歼灭。”

    “是”在他身旁侍立的杨礼人马上应令,随后出去执行传令任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