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九天真魔传 > 第130章 狻猊分身(中)
    狻猊幼兽受伤,非但没有退避,反而悍不畏死的撞向叶宣,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但凡稍有神智的蛮兽,都不会如此不要命,这只狻猊幼兽的确出了问题。

    “什么机会?”叶宣收起炎蟒戟,一拳拳打在狻猊幼兽脑袋上。

    他并未全力出拳,每一拳的力道都恰到好处,击退狻猊幼兽的同时,打得它晕头转向。

    “先制住它,狻猊血脉难得,此界可能仅此一只,我传你分身秘法。”

    见蒲雨怜神色紧张,不似作假,叶宣将信将疑,他从未听说过人修夺舍灵兽,况且面前之兽远非灵兽可比,乃是神话传说之中的神兽。

    “嗷。”狻猊幼兽再次扑来,张口间,闪电如瀑布般喷涌而出。

    狻猊幼兽大怒之下,显然已经狂暴,四蹄烈焰滚滚,妖躯上雷弧跳动,神武非常。

    “不要命的蠢货,还敢逞凶。”

    叶宣冷哼一声,甩手丢出玄阴罩,护住蒲雨怜,将其送到一块石台上后,激发覆甲禁制,肉身浮现暗金磷甲,悍然冲过雷瀑,迎面扑到狻猊幼兽头上。

    “砰、砰。”叶宣找准脑门,就是两拳,轰击之处,溅起大片火花,就如打在精铁上一般。

    两拳打在狻猊幼兽头上,看似无碍,细看之下,其头部磷甲开裂,沁出丝丝殷红鲜血。

    单是叶宣如今的实力,就稳胜狻猊幼兽,激发四道龙象禁制后,双臂暴涨到成人肩宽,巨力镇压之下,狻猊幼兽再无反抗之力。

    “嗷嗷。”地窟入口旁,石层皲裂,被叶宣按倒在地后,狻猊幼兽怒吼不断。

    耳边传来蒲雨怜的灵识传音,叶宣揣摩少许,不由脸色凝重,喃喃道:“裂神术?”

    回头看了眼蒲雨怜,见她淡然微笑,叶宣恍然明悟,难怪蒲雨怜本体虚弱,分身比本体还强。

    裂神术需分离本体血与骨,撕裂部分神魂,方能强占他人肉身,于己于人都无比残酷。

    根据分离的部位不同,裂神术分为前后两篇,前者无需本体大量精血,只需任意部位的血与骨,为不完全夺舍。

    后者则不然,需剥离五脏血肉,裂出三成以上神魂,为完全夺舍,再造另一个自我。

    如蒲雨怜这般,自然选择的是前者,不完全的夺舍,无需分离太多,可也架不住一次次的施展,久而久之,蒲雨怜本体根基毁坏,虚弱如常人。

    “被我夺取肉身的女人,都是往日欺压我的贱妇。”蒲雨怜见叶宣沉吟不语,低声解释道。

    叶宣摆摆手,他并非高僧大德,不会因此事厌恶蒲雨怜,也无需她解释,他思忖的是自身得失。

    “施展此术后,本体必定会虚弱,分离三成神魂,短期内的修为进境,也会缓慢下来。”思忖间,狻猊幼兽再次爆发,张开血盆大口,疯狂吞噬地窟内涌出的龙气。

    在叶宣惊疑不定的目光注视下,狻猊幼兽妖躯暴涨,从十余丈暴涨到二十丈,体外雷芒狂暴,愈发神智不清。

    叶宣见此,不再犹豫,狻猊幼兽血脉之强横,远超他见过的所有妖兽,许多典籍之中记载的强大妖族,在幼年时期也绝无此番威势。

    “若能顺利夺舍,再造一个神兽分身,一切都值了。”

    双臂上传来的力道,越来越强,短短片刻,狻猊幼兽暴涨到三十丈,浑身鳞片滴血,却仍不要命的吞噬龙气。

    “嗷、嗷……”狻猊幼兽彻底狂暴。

    眼见难以继续镇压,叶宣激发余下十四道龙象禁制,同时融合龙血,体型暴涨到一丈又五,通体金黄龙鳞,一双金色瞳孔摄人,浑身散发出阵阵龙威。

    “镜花水月。”叶宣一边镇压,一边延伸出灵力。

    方圆数百丈内,光影变幻,空间错位,上下左右颠倒,一巨山般的头颅伸展而来,掀起滔天威势。

    巨大头颅出现的刹那,狻猊幼兽瞬间愣住,猩红的兽眸,呆呆望着巨山般头颅,一时间忘了反抗。

    出现在它面前的庞然大物,生有一双鹿角,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

    数百丈空间,仅能容纳一鳞半爪,但在狻猊幼兽眼中,受镜花水月影响,它看到了全部。

    只见雄躯如山脉般,横亘向遥远的尽头,躯干下生有五爪,片片金鳞闪耀光华,其背有八十一鳞,具九九阳数。

    其声如戛铜盘,口旁有须髯,颔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鳞,正是真龙之躯。

    “傻狍子。”叶宣面露古怪之色,他施展镜花水月以来,此次效果前所未有的好。

    叶宣盘坐狻猊幼兽头上,依照裂神术所述,第一步分离血与骨,仅仅是片刻过去,叶宣毛孔舒张,疯狂喷血,身躯不住颤栗。

    剧痛感侵袭全身,饶是以叶宣两世为人的心性,也不禁闷哼出声,难以想象,蒲雨怜曾一次次施展此术,全族被灭的血海深仇,是何等的恨意,让她坚持了下来。

    “或许真如她所说,七情六欲,人心之恨,要比爱更为刻骨铭心。”不知不觉间,万象经悄然运转,叶宣的领悟更深了一分。

    他修炼的过程,也是感悟的过程,万象经包罗万象,众生八苦,自然也包含在内。

    “吱吱……”狻猊幼兽挣扎着,四爪在石层上抓出道道爪痕,对叶宣的夺舍毫无反抗之意,真人投注:只是一点点的爬向真龙。

    可惜它五感中的真龙并不存在,不过一场镜花水月,任凭它爬出多远,真龙始终和它一尺之隔,看似近在眼前,实则远在天边,永远遥不可及。

    “噗噗噗……”叶宣浑身浴血,五脏尽裂,他竭力鼓动全身生机,飞快愈合着撕裂的五脏。

    一团团模糊的血肉,从他体内剥离而出,化作一条血水,顺着狻猊幼兽的伤口,如活物般钻了进去,看上去极为诡异。

    “还有第二步。”叶宣承受着剧痛,狠狠咬牙,识海内掀起风暴,撕裂神魂之痛,令他头皮发麻,差点昏死过去。

    “叶宣,不必……”远处石台上,蒲雨怜脸色僵了僵,欲言又止。

    其实她想说的是不必一次分离,三成神魂可在九天之内缓缓抽离,而非叶宣这样,近乎一刀斩出三成神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