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花都之无敌鬼王 > 第345章 暹罗宗来的逗比!【第四更】
    “……”马夏风。

    他知道师父是真的愤怒了,要杀人了。

    可是,师父这么霸气,是不是过分了?

    犹豫了一下,马夏风决定还是劝劝白小凤。

    毕竟,不是那谁说过么,冲动是魔鬼,装比遭雷劈。

    身为徒弟,不能在师父怒火熊熊都快烧昏脑子的时候,不管不顾吧?

    好歹也得顾一下冰山校花的死活吧?

    万一那帮人等太久了,没等到他们,一气之下把陈大校花杀了咋办?

    甚至……

    想到陈灵儿的容貌和身材,马夏风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更惨的结果。

    就在马夏风决定劝说白小凤的时候。

    突然,白小凤忽然眼中精芒一闪,抬眼看向车子正前方:“来了!”

    来了?

    马夏风激灵了一下,急忙循着白小凤看的方向看去。

    然后,又是一脸黑人问号???

    车前,是窄窄的郊区柏油路,路旁是杂草,更远处则是树林,而一眼望到公路尽头,却是空荡荡的。

    此时,夜色缓缓降临,视线受阻。

    反正马夏风能看到的地方,什么都没有。

    “师父,什么来了?”马夏风问道。

    “送死的来了。”白小凤说。

    话音刚落。

    轰!

    空气中陡然一声低沉的破风呼啸传来。

    “啊!什么鬼?”马夏风登时吓得尖叫起来。

    而白小凤则是紧盯着车前的黑暗中,他清晰地看到,一根硕大巨粗的棒子,正破空而来。

    砰咙!

    下一秒。

    硕大巨粗的棒子轰然砸落在了奥迪车前。

    柏油马路居然硬生生的被这根棒子砸得稀碎,碎石乱飞,地面震动。

    而这根硕大巨粗的棒子则巍然屹立在奥迪车前。

    白小凤仔细打量了一下这根巨粗的棒子,通体漆黑,像是精铁大棒,足有将近两米高,而在中间和两短的位置,还缠裹着黄&色布条子,上边镌刻着符文。

    “法宝么?”白小凤眼睛眯了起来,一股强烈的杀意汹涌而出。

    “卧槽!好粗,好大,好吓人!”

    马夏风坐在驾驶位上,看着车前的棒子惊呼道。

    忽然间,他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心悸感,下意识地扭头一看白小凤,登时神情紧张起来,咕咚吞咽了一口口水。

    “师父很生气,后果很严重,要杀人了,要杀人了……”

    这是马夏风心里的想法。

    跟白小凤认识这么久了,他还从来没见过白小凤这么恐怖的时候!

    这时,白小凤借着车灯看着前方马路的黑暗中,隐约间,就看到一个魁梧的身影正缓缓走来。

    渐渐地,那道身影显露在了灯光下。

    那家伙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满脸络腮胡,长得魁梧健壮,一身休闲装愣是被他的肌肉撑得有些像是贴身小背心似的。

    “咕咚。”马夏风也看到了那人,再次吞了一口口水,扭头对白小凤说:“师父,这家伙的拳头,估计得有砂锅那么大。”

    “切……等我杀了他,你把他手砍下来和砂锅比一下,不就知道有没有那么大了?”白小凤冷冷一笑。

    马夏风就感觉浑身一阵恶寒,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他好方哦。

    师父今晚上真的好恐怖呢!

    砰!

    那个走出来的魁梧中年男人一脚踩在了奥迪车车头,右手抱住了巨粗的棒子,冷声道:“麻痹的,来来来,告诉我,你们是想中秦始皇陵还是中万里长城?”

    “是电话里那个人!”马夏风登时惊讶了,扭头问白小凤:“师父,你怎么知道他们会找我们的?”

    白小凤不置可否的冷笑了一下。

    暹罗宗的人来滨海,甚至不惜是六品天师带队,为的就是那堆宝物。

    既然他们到了暹罗宗指定的城西郊外,那暹罗宗的人不找过来,后边还怎么进行?

    一个六品天师,如果连找人这点手段都没有的话,那绝壁是个山寨的六品天师了。

    白小凤放下车窗,把头探出去,对魁梧壮汉冷声道:“我们到了,人呢?”

    “呵呵,我带路。”

    大汉单手将棒子拔了起来,然后转身,弯腰,一屁股坐在了奥迪车的引擎盖上:“开车走。”

    “……”白小凤。

    “……”马夏风。

    这尼玛视线都快被遮完了,开溜溜球的车啊?

    看着车引擎盖上巍然而坐的身影,白小凤实在忍不住了,探头出去,冷声道:“哥们,你怕是暹罗宗来的逗比吧?”

    “什么?你敢骂我?”坐在引擎盖上的大汉扭头怒视着白小凤。

    白小凤仿佛看二傻子似的,看着大汉,冷声道:“你把车视线挡完了,我们怎么开车?你还敢说你不是逗比?”

    正愤怒着的大汉愣了一下,回头一看坐在驾驶位上一脸懵比的马夏风。

    登时脸色一红,他挠挠头,憨笑道:“哎呀,我还真是逗比了,对不起对不起,想装个比的,我这就挪一下位置。”

    说着,这大汉便转身扑腾着爬到了奥迪车顶,真人投注:然后对着天窗往车里喊:“现在,开车,我指路。”

    “……”马夏风。

    混蛋啊!

    见过装比的,还没见过浑身透着二比的家伙装比啊!

    这尼玛车里这么大的座位,你丫指路好歹坐车里啊,坐车顶搞鸡毛啊?

    白小凤也是一阵无语,暹罗宗好歹是帝都中级门派了,怎么会有这么二比的弟子?

    这特么怕是走关系进入暹罗宗的吧?

    想着,白小凤仰头对大汉说:“哥们,要不你下来吧,车里还能坐人的。”

    要不是现在还没见到陈灵儿,白小凤已经直接动手把头上这一坨给掀下来按在地上锤了,毕竟头顶上坐着这么大一坨,真的很不爽呀。

    可想到陈灵儿,他深吸了一口气,强压着凌厉的杀意,决定先忍一忍。

    让他没想到的是。

    盘坐在车顶的大汉腰背挺直,大手一挥,傲然道:“无妨,任他东西南北风,我自巍然不动。”

    “……”白小凤。

    娘希匹的!

    这傻比绝对是走关系进的暹罗宗!

    就冲这份瓜皮的装比范,暹罗宗要真能收这样的人进门派,那绝壁是脑子被拖拉机碾过了!

    白小凤也不管了,抬手拍了拍马夏风的肩膀:“有多快,开多快,摔死这个哈麻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