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美女的最强房东 > 第109章 把柄
    风雪芹说:“我要不来,真人投注:还真不知道你是这样看我的。”她理了理头发,右手搭他肩膀上,轻轻地抚摩着。

    郭小龙更加觉得邪门了,说:“你……这是……要干嘛啊?”

    风雪芹说:“你不是说我做事巅三倒四让人看不懂吗?”

    郭小龙说:“我告诉你,不要跟我玩什么潜规则……”

    很快,郭小龙就懂了,她抚摩着抚摩着,手指用力,使劲猛掐他的肩膀。

    一种前所未有的疼痛感传遍了郭小龙全身。

    这女人长得漂亮不假,可是掐起人来,真不是盖的,就是一头大象,也能被她掐死。

    当然,只要郭小龙发力,全身肌肉就会瞬间绷紧,就凭他现在的发力技巧,哪怕身体一个小小的地方,也能散发出强大的力量,使得风雪芹离开他的身体。

    他没有这样做而已。

    郭小龙骂得爽,风雪芹掐得更爽,两人都爽过了,世界就安静了。

    风雪芹坐下,说:“我来是想亲口跟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不赶钱顺意走。”

    郭小龙揉了揉被掐的地方,说:“打电话就行了,还专程赶过来,要是让下面的人看到,又该说闲话了。”

    风雪芹脸一红,这话倒是不假,谁让她倾国倾城呢,只要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哪怕一点点的芝麻小事,也会被无限放大,捕风捉影、空穴来风的事情,在她身上经常发生。

    风雪芹说:“那我走了。”

    郭小龙挠挠头,说:“那个不是,你既然来了,还是亲口说说吧。”

    风雪芹说:“那好,我说出来,你不要生气。”

    郭小龙说:“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我们是乘坐同一条船的。”

    风雪芹说:“我有把柄在他手中。”

    “什么?”

    郭小龙惊呼。

    要是这样,那所有的事情都通了。郭小龙有钱顺意的把柄,所以要他们三天之内离开致远集团。他们反过来找到了风雪芹的把柄,要求留下来,她自然不敢不从。

    这个……

    钱顺意这只老狐狸,真有两下子,本来已经是个死局,可是他这么快就找到了破局的方法,厉害啊。

    郭小龙说:“什么把柄?能跟我说说吗?”

    他心想,她多半不会说,因为把柄这东西,是不能说的啊,一说出来,就多一个人知道了,那不是“授人以柄”吗?

    除非她非常信任他。

    他会是她所信任的人吗?

    风雪芹说:“我只能说一声,这事儿就此作罢。反正合作之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他们再也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

    郭小龙说:“你这话骗骗小朋友还行,想骗我,那就有点不够分量。知道什么叫不打落水,反被狗咬吗?把两位心术不正、别有用心的人留在身边,你就真的放心?”

    既然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就顾不得什么“人艰不拆”的古训了,他想到什么就说出来。

    风雪芹说:“好啦,就当……给我一点颜面,这事情就到此为止,以后别再提了。”

    郭小龙说:“他们干过的丑事不用我再多说了吧,在冷气槽里放椿药,这事情也是他们做的,还有你可能不知道,他们还叫了一大堆的记者,守在贵夫人外面,一旦出事就冲进来,这是何等样的居心,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这样的人不把他们赶走,只会让人心寒。”

    风雪芹脸色变了,眼神也有了波澜,她说:“还记得那天在‘心跳地带’酒吧里,你对我说过的话吗?”

    郭小龙一愕,紧接着便在脑子里快速地回想那天的情景,那天他对她说了很多话,是哪一句跟眼下有关来着?他在努力地回想。

    没用,他想不到。

    所以,他只能用期待的小眼神看着她,希望她快点说出来。

    风雪芹说:“你说我……其实很自卑。”

    郭小龙心想原来是这一句,他说:“我说过,并且……我还说了原因。”

    郭小龙的记性本来就很好,不然也进不了“风影”,最近修炼《翻天神功大法》之后,变得神清气爽,头脑比以前更好使了,记性与以前相比那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一下子便想起那天说过的话。

    风雪芹说:“你说我自卑的原因,要么就是家庭出身不好,要么就是感情上受过重伤。”

    郭小龙说:“你老说什么‘初吻’,大概还没有交过男朋友,所以感情上受过重伤被排除掉了……这两个原因,只剩下一个了。”

    风雪芹说:“没错。我出身这不好。”

    郭小龙在听,他想知道,她出身不好,跟眼下这件事情有什么关系。

    风雪芹说:“钱顺意派人调查了我的出身,我……只能让他留下。”

    郭小龙摇摇头,说:“不明白。”

    风雪芹说:“我只能说到这里,希望你谅解。”

    她的眼圈微红,神情凄楚,却又带着一丝倔强的自尊,郭小龙看得出来,她此刻的心情定然是复杂极了。

    郭小龙不是那种不懂得怜香惜玉的莽夫,可是,他仍然不能理解,一个人的出身怎么就能成为一个人的把柄。至少,他想知道得更多一些,不然,要他就此作罢,放过钱顺意和华子松,他做不到。

    郭小龙在屋子里走动几步,说:“我知道,刺探别人的隐私是很不道德的行为,每个人心里,都有他死死守护的一些事情,就算用枪指着他的脑袋,他也不愿意说出来。我明白,我理解,可是我……仍然希望你跟我说说这些心底话……”

    风雪芹没有看他,只是说:“我只能说到这份上,就这样。”

    她转身就想走,郭小龙大手一伸,拉住她柔美的小手,说:“你这是在逃避。”

    风雪芹被他这一拉,心里涌起一股无法名状的情绪,原来被男人牵手,感觉竟然是这样的,他的手掌并不厚实,不过很大,略带粗糙,与自己柔软的手掌碰在一起,原本泾渭分明的两只手掌竟然并不排斥。

    尽管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牵手了,也许是因为天时地利人和吧,外界因素的不同,心里的感受也就不同。以前她心里只有反感,唯独这一次,她心里竟有几分柔情似水。

    当然,眼下她有种窒息感,没有太多的心思去体会牵手的滋味,郭小龙说得没有错,她在逃避,也许心头的事无法避开,避开这里总是可以的啊。

    风雪芹说:“你放开我。”

    郭小龙说:“你有没有看过《笑傲江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