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花都极品修仙高手 > 第176章 雕虫小技
    “晴儿,不可对剑尊无礼,这是我们家的贵客!”吕项泽急忙对女儿吕天晴呵斥道。

    陆星宇不发话,吕项泽是断然不敢起身的,任凭女儿怎么拽他,他都不敢起身,跪的相当虔诚。

    吕天晴傻眼了,没理由的傻眼了。

    这特妈什么情况?

    自己父亲是何人?

    在明衫市敢在他父亲面前撒野的人少之又少,如今却被这样一个从未见过的野小子颠覆了。

    吕天晴怎么想都想不通!

    “你到底是谁?”吕天晴隐忍着心中的怒火,瞪眼问道。

    “我是谁?这个你可以问你父亲。”陆星宇不温不火的继续喝茶,丝毫没有因为吕天晴的话而受到影响。

    “你混账东西,这是我家,这里姓吕,岂能有你在这撒野!来人,快来人!”吕天晴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吕天晴,你给老子闭嘴!”吕项泽呵斥道。

    “爸,他到底是谁?你干吗这么惯着他?”

    “我说了,他是闲云剑尊,我们家的贵客,这几日要住在咱们家里,你给我回你的房间去,这里的事不需要你参合!”吕项泽义正言辞的说道。

    “爸……你……!”

    “快滚!”吕项泽直接没给女儿好脸色,甚至于对几个被吕天晴喊来的保镖也呵斥道:“都给老子滚,这里没你们事!”

    吕天晴怏怏不乐的向外走去,扫过陆星宇的眼神里全都是歹毒。

    她一定要弄清楚这其中的变故,父亲平白无故给人下跪,这是她绝对不能容忍的。

    吕天晴离开后,吕项泽又说了一堆什么女儿不懂事请闲云剑尊原谅的话语。

    陆星宇笑而不语,对于一个小丫头,他没有迁怒的意思。

    “吕项泽,你可以把心放肚子里,我在你这只会耽搁两天,等我拿到仙冥草就离开明衫市!你就把我当一个过客就好。”陆星宇淡淡说道。

    从始至终他对吕项泽的态度就很淡然。

    这个人说到底,到底是坏人还是好人,陆星宇无心去评判。

    在他眼里,无非就是一个生与死的判定。

    不惹我,那我就让你活着。

    惹了我,那你只能死!

    这是陆星宇的处事信条。

    “剑尊大人把这里当家就行,小女不懂事,您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吕项泽维诺道。

    “你起来吧!不要总跪,搞得我总是欺负你一样!”陆星宇翻了个白眼道。

    吕项泽这才敢站起来立在了一边。

    “剑尊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吕项泽问道。

    “有事我会叫你的,你先下去吧!”陆星宇摆摆手让吕项泽下去了。

    等吕项泽走后,陆星宇给田庆军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那边的情况,得知他们都已经地方部队住下了,他也能安心做事了。

    在朗庭山庄用过午饭,陆星宇想着研究一下《神剑鬼枯决》的第三重,还没等他把剑拿出来,就有人闯了进来。

    能这么肆无忌惮的闯入内堂,真人投注:除了吕天晴有这个胆子,山庄里面没有第二个人。

    吕项泽已经安排下去了,严禁山庄内的任何人打扰闲云剑尊,可是他的话对于吕天晴而言等于没说。

    原本就对陆星宇不怎么待见,她当然要给这家伙小鞋穿。

    只是,陆星宇没想到,吕天晴竟然是湿身进来的。

    或许她就是故意的,也或许她是刚洗完澡,她披着湿漉漉的头发,穿了一身宛如薄纱的衣服走了进来。

    实际说她没穿也不足为过!

    这身薄如纱衣的衣服可以清晰的看到她的身材,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吕天晴竟然穿了一条***。

    这大白天的,是喝多了吗?

    陆星宇坐在那里,不禁皱起了眉头。

    吕天晴将内堂的大门一关,后背贴于门上,媚眼十足的看着陆星宇,那眼神里分明写的就是诱惑二字。

    陆星宇摸着下巴品味了一番,故意摆出一个贪婪的样子。

    吕天晴迈着猫步向陆星宇走来,走动间,那薄如纱衣的衣服被她一点点褪掉。

    “想吗?”

    吕天晴走到陆星宇身边,一手勾起他的下巴,赤果果的问道。

    “想什么?”

    “想你想做的事情!”

    “帮你画果体像?”陆星宇笑呵呵的说道。

    噗……

    吕天晴差点摔倒,内心瞬间飘过一万只草泥马。

    这孙子到底是坐怀不乱还是故意装傻?

    吕天晴忽然间有些吃不准这个家伙了。

    可是为了让陆星宇就范,吕天晴忍了。

    紧咬嘴唇的她凑到陆星宇耳边,倾吐热气的说道:“我美吗?”

    陆星宇呵呵一笑,转而一把握住了吕天晴的盈盈细腰。

    不得不说,这女人的蚂蚁腰真的是很有水准,这一握似乎都能掐出水来。

    吕天晴心道:终于特么的上钩了,老娘还以为你是个阉货呢!

    然而,下一秒!

    吕天晴忽地脚下悬空,跟着就被陆星宇单手掐住腰给拎了起来。

    内堂里有一处偌大的落地窗,窗帘都没拉,从这里就能看到那栋正在修建的房屋,还有若干建筑工人。

    陆星宇直接将吕天晴拖到了这里,毫不留情的将其单手按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

    “你干吗?我不要在这里,去卧室!”吕天晴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阴谋早已被陆星宇拆穿。

    “你不喜欢刺激吗?这里不好吗?外面的人都能看到你姣好的身材,我就喜欢这样!所以你也得喜欢!”陆星宇单手挤压着吕天晴那高傲的柔软,嘴角挂笑道。

    “你弄疼我了,快放开我!”吕天晴急的要哭了。

    陆星宇嘴角一抽,伸出两根手指顺着吕天晴的脸庞一直滑到事业线最底部。

    而后两手一夹,抽出了一枚形如纽扣的东西。

    “你以为我会上你?你以为你这一招就能给你父亲那一跪报仇?可笑!”陆星宇两根手指一夹,手里的东西瞬间碎成了粉末。

    吕天晴彻底傻了眼,她怔怔说道:“你你你……你是怎么发现的?”

    “雕虫小技!”陆星宇撤掉了按压吕天晴的手臂。

    吕天晴的身体顺着落地窗玻璃滑了下来,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捂着脸哭了起来。

    “穿上衣服,滚蛋!”陆星宇背过身去,懒得搭理这小娘们。

    就在这时,落地窗玻璃忽然传来一阵咚咚咚的敲击声音。

    陆星宇一脸狐疑的转身望去,但见落地窗上映出一个满目狰狞的家伙,他疯狂的拍打着落地窗,嘴里呜哇哇的喊叫着。

    因为隔音很好,陆星宇听不到他喊叫的话语,但是大致也能猜出他嘴里绝对没什么好话。

    “你姘头?”陆星宇指着落地窗玻璃上这张狰狞的脸颊问吕天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