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茅山鬼王 > 第202章 自废修为
    就连何为道这一大把年纪都要称呼葛羽一声师叔,真人投注:更别说何为道的儿子和孙子了。

    这下好了,何家的人直接上前,跪倒了一片,朝着葛羽磕头不止,有称呼师爷的,还有人称呼葛羽为师祖。

    没办法,葛羽的辈分太大了,整个茅山之上,都可以跟掌教龙华真人称兄道弟,九十多岁的老头儿见了葛羽有时候都要称呼一声师叔,葛羽凭着这个辈分也是沾了不少便宜。

    看到何家的人服了软,葛羽也不再多言,直接掐了一个法诀,周遭环绕的那七把小剑顿时全都收拢了回来,重新挂在了主剑之上,再一抖手,那茅山七星剑就化作了一块令牌大小,被其挂在了腰间。

    “道通是吧,刚才的问题我再问你一遍,你可知错了?”葛羽背负着双手,学着师父以前的样子道。

    这会儿,何为道知道眼前这位是自己的师父之后,哪里还敢有半分不敬,跪在了地上,双手匍匐余地,脑袋放在双手之间,看都不看葛羽一眼,连声道:“弟子知错了……知错了……还请师叔法外开恩,饶了我这一次吧,弟子保证再也不会有下一次。”

    “还好,我发现的早,你们还没有用血诅之术将人害死,若是人死了,这件事情若是传到了茅山刑堂的耳朵里,你们何家估计就算是彻底完了,你可知晓?”葛羽又道。

    “知道知道……还请师叔饶命啊,饶了弟子这一回吧。”何为道苦苦哀求着。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你用茅山术法为非作歹,既然被我撞见了,肯定要惩戒一二,如此才能引以为戒,你服吗?”葛羽沉声道。

    “服!请师叔赐罪!”何为道毕恭毕敬的说道。

    “你自己动手吧,将你的一身修为废掉,这件事情就算了。”葛羽淡淡的说道。

    听闻此言,何为道抬起了头,哭丧着脸道:“师叔……这可是弟子一辈子的心血啊……说废掉就废掉……还不如杀了我……请师叔手下留情啊。”

    “怎么,你不肯?你做错了事情,就要为此付出代价,难道要我亲自动手不成?”葛羽冷哼了一声道。

    何为道吓的浑身一哆嗦,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只好伸出了手,作势便要朝着自己丹田气海处拍去,这一掌下去,便会破了一身修为,可是师命难违,何为道怎敢忤逆葛羽的意思。

    正当何为道的手马上就要落下去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个人站了出来,大声道:“且慢!”

    何为道和众人都是一愣,看向了说话的那人,何为道的手也停在了半空之中。

    说话的人正是雷家的老爷子雷经武。

    但见雷经武走到了葛羽的身边,一躬到地,无比恭敬的说道:“原来阁下竟然是茅山的‘龙’字辈分的高手,恕老夫走眼,没有认出您的仙尊法架,还望龙炎道长海涵。”

    “雷老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葛羽疑惑道。

    “龙炎道长,我们雷家跟何家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既然何家是茅山的外门弟子,而葛先生又是他的师叔,不如卖给老夫一个面子,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我孙儿风云虽然受了些伤,索性性命无碍,对方的人也受到了血诅反噬,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只要何家承诺以后不再用类似的茅山术害人,我觉得还是可以原谅的。”雷经武毕竟逼近的说道。

    要说还是雷经武这样的老先生老谋深算,今天若是何为道真的自废了修为,那么雷家和何家的梁子就算是彻底结上了,以后就算不敢明面上动刀动枪,暗地里还要下绊子,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何家在东城市势力也极大,一旦玩个阴招,他们雷家也受不了。

    不如这时候出面求情,说不定两家以后还能做朋友,一起发财。

    这何乐而不为呢?

    葛羽沉吟了片刻,颇有些无奈,既然人家苦主都没觉得有什么,自己若是执意要惩戒何为道,好像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就连一旁的何为道也觉得有些难以相信,这死对头竟然会替自己说好话。

    看到葛羽脸色阴晴不定,雷经武再次拱手道:“还请龙炎道长手下留情,饶了何家这一次吧。”

    葛羽这才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既然苦主都说了,我只能饶了你们何家这一次了,不过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下次千万别再用茅山术害人了,坏了茅山的名头,刑堂是不会跟你们留情面的。”

    “多谢……多谢师叔,弟子给您磕头了。”何为道不停的朝着葛羽叩首。

    葛羽却道:“你谢我做什么,你应该好好谢谢雷家才是,人家不追究了,这事儿才算是有个了结,我只是代理茅山清理门户而已。”

    何为道连忙起身,走到了雷风云身边,一躬到地,无比客气的说道:“多谢雷兄高抬贵手,不计前嫌,以后我们何家绝对不敢再对雷家有半分不敬,今天之前的事情,咱们就一笔勾销了,是我何家不对,做的有些过分了,还请雷兄多多谅解才是。”

    “哪里哪里……之前我们雷家也是不知道那东城富商请过你们何家出面,这才去那边做了一趟生意,若是按照江湖规矩,雷家做的也有很多不周到的地方,咱们互相担待一二吧。”雷经武也客气的说道。

    这一场风波总算是摆平了,两家皆大欢喜。

    正在这时候,一声剧烈的咳嗽响起,何家那边有人趴在地上,吐了一大口血,将地面都给染红了。

    这个吐血的人是何为道的二儿子何勇,正是他给雷风云下的血诅之术,被葛羽给反噬了回去。

    看到二儿子如此,何为道的脸色顿时一变,十分心疼,他看向了葛羽,恭敬的说道:“师叔……犬子的血诅之术,是您老人家反噬过去的吧?”

    “不错,是我。”葛羽淡淡的说道。

    “还请师叔出手,救我犬子一命,他年轻不懂事,我保证以后这种事情绝不再犯……”何为道肯求道。

    大家早安,继续努力奋斗~票票顶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