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额是蒋门神 > 第120章 道袍下面的秘密
    激战过后,林灵素和蒋忠内心的秘密逐渐揭开,关于朝局竟然有着惊人的看法,简单一句话概括那就是宋徽宗这个奇葩的存在,简直是不做作不会死。

    有一点,林灵素没有说出来,那就是金军将来入侵大宋,和他有直接的关系,那个完颜阿骨打身边的第一汉人谋士韩琦,并非是一个文弱书生那么简单,而是一个隐藏极深的神霄派高手,是一个仅次于董冲和林凌儿的存在。

    秘密,对于蒋忠这个后世穿越重生过来的家伙来说压根就不是什么秘密,比如林灵素真实的身份,他也是从后世一本比较典型的网络小说里面看来的,尽管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在经过一定推敲之后还是确定这些,至于韩琦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往山下走的时候,林灵素边走边说道:“不知道你是怎么得罪了王黼,高俅等人,这些平日里明争暗斗的家伙们,此次是一致对外,矛头对准了你,看样子是不死不休,需要贫道出手援助么?”

    “莹烛之光岂能与日月争辉?”蒋忠的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他看了看林灵素那脸上的邪恶笑容,不紧不慢地说道:“没有这样的机会,我们怎么介入朝局,你又怎么能够真正的站稳脚跟呢?七月间,估计太子就会大跌跟头,就看你怎么运作了,上次把蔡京弄下去,现在看来是个错误,这次是不是应该换个人打下去了?”

    “你想把谁打下去?”现在,林灵素算是发现了,蒋忠志不在朝局,而是想要把朝局玩弄于股掌之中,不过这样也好,要不然自己的宏图大志怎么实现,他知道对方好色,于是就说道:“我的女弟子里面有几个美艳绝伦,而且功夫也算是一流,要不要送给你一个。”

    “把林凌儿送给我吧!”

    两人没有说话,对视而笑,脸上都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密阁之中,推杯换盏,推敲下一步朝局的走势,最终目标锁定了将要将把那位权贵拉下马,这次可以说更加无耻,简直把官家当猴耍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蒋忠的眼中宋徽宗赵佶简直就是猴子派来逗逼的,至于太子赵桓简直就是弱鸡的存在。

    男人对酒当歌,美女道士在翩翩起舞,这场面在大宋朝是极其罕见的,能身在其中,可以说妙不可言。

    林灵素指着正在跳舞的美女道士说道:“这可是一朵带刺的火玫瑰,如果你不把被刺伤的话,今晚上就采摘吧。”

    “不知道你这个道貌岸然的老神仙采摘过几朵呀!”蒋忠挺羡慕林灵素的,在神霄派内,这个家伙真的犹如神仙般的存在,在这个相对独立的王国里面,这个老不死的就是高高在上的王,可以说为所欲为,甚至比帝王还要逍遥!

    “贫道可没有你那么龌龊,色而不阴才是真性情,阴而不色太下流。美女到你手,简直就是暴殄天珍,你将来会死在女人石榴裙下的。”林灵素虽然不屑于蒋忠的好色,不过骨子里面还是羡慕这个可以风流花丛的大情圣的。他抱着身边的女道士,笑着说道:“贫道是君子,君子好色,欣赏而已,是用最纯净的目光欣赏女儿之美,哪象你粗鄙不堪,就知道脱女人裤子,你都不怕被女人吸干么?”

    蒋忠站起来慢慢地朝正在跳舞的美女道士走去,真人投注:一边走,一边坏笑着说道:“去你大爷的,别在老子面前装清高,你那里是什么色而不阴真性情呀,是修炼功夫的结果,你是怕一旦近女色,而功力大减,无法完成大事,所以才禁,欲的。整天对着这些美人,你也不用,还不如都送给我,省得美人独守空房,空熬寂寞。”

    究竟是色而不阴真性情,还是阴而不色太下流。这些,已经无法考证了,唯一的证明,就是一个家伙夜夜笙歌,恨不得夜夜做新郎,一个是留恋花丛,却只是欣赏从不采摘。

    羞花闭月,沉鱼落雁的女道士停止了舞动,轻迈莲步,含情脉脉地看着蒋忠,十分温柔地说道:“奴家水月,十分倾慕风流天下的蒋大官人,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希望大官人能够怜惜奴家!”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眼前这个美女道士水月,蒋忠想到了一部电影《道士下山》,这个美女道士犹如美女主持林志玲,两人不仅身材,相貌相似,而且神韵也有积分神似,只不过眼前这个美女眼神之中流露出难以琢磨的东西,让人神往。这个家伙暗想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像范伟那样说出来‘我属狗,吃不够’。他指着水月波澜起伏的玉女峰说的:“不知道这座神圣的玉女山峰,是否有有缘客攀登,隔着道袍十分的不雅,不如脱下来,看的仔细。”

    “等你打赢我再说吧!”美女道士水月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把情丝缠绕的销魂软剑,她轻轻地抖动了一下,销魂软剑犹如出洞的毒蛇,吐着芯子朝蒋忠的胸口刺去。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还动手了?蒋忠用手中的酒杯迎了上去,剑尖穿破酒杯底,继续向前刺去,只是速度缓慢了许多。他跳到旁边,坏坏的目光扫视一下美女道士那火辣高挑懂得身材,最后变成了‘瞄人缝’目光变得邪恶起来,这个家伙坏笑着说道:“还没有采摘这朵娇艳欲滴的火玫瑰,就要刺老子,看一会我怎么打你[p股。”

    “都说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那你就到地狱做个风流鬼吧!”水月再次抖动手中的销魂软剑,剑尖好像一下子变成了好几个,朝蒋忠刺去。

    眼见两人打了起来,林灵素就站了起来,他搂着美女护士那一握盈余的杨柳小蛮腰朝外走起,来到门口的时候,这个家伙回首看着打斗中的男女,坏笑着说道:“水月才十七,是一朵含苞欲放的花朵,蒋大官人可要怜花惜花,千万不要辣手摧花。”

    “去你大爷的,这个小辣椒战斗力彪悍,能不能脱掉她的道袍还另说,又叫什么辣手摧花,你以为老子和你一样粗俗。”

    在狭小的空间内,水月手中三尺一寸长的销魂软剑攻击范围非常大,再加上一上来就发起进攻,顿时就把蒋忠杀的团团转,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看上去形势岌岌可危,好像随时都可能被刺伤似的。

    “美人,不知道你在床上是不是也这么彪悍!”蒋忠压根找不到出手的空间,只能不断地躲闪,可是那柄销魂软剑好像一条毒蛇,随时都可能过来咬一口,躲避起来非常的吃力。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面,每一次躲闪都十分的吃力,一时间还真的没有更好的办法来采摘这朵娇艳欲滴的火玫瑰。

    水月手中的软剑招式变幻莫测,不断地改变攻击方向,招招不离蒋忠的要害部位,好像随时都可以结果这个登徒子的性命,她一边进攻,一边笑盈盈地说道:“你们这些男人,轻易到手的美女,往往都不珍惜,今天你想要脱去我的道袍还是要使出真本领的,要是你脱不掉,那就只能是一个人过夜了,我可不会穿着道袍陪你睡觉。”

    “那你的意思,就是脱掉你的道袍,老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蒋忠的双手伸出五指,使出星爷主演的电影《鹿鼎记》里韦小宝独创的绝招‘百发百中抓乃龙爪手’,飞快地朝水月那波澜起伏的山峰抓去。

    “流氓,怎么能抓人家女人的那个地方呢?”看到蒋忠的爪子朝自己胸前抓来的时候,水月有点生气了,直接使出毒辣的‘撩阴剑’,软剑的剑尖划向这个男人最看重的宝贝。

    “还没有用,怎么能刺伤呢?”蒋忠飞快地躲开了,他来到水月的身后,伸出大手迅速地朝那个高翘,丰韵,结实的玉屯打去,‘啪’这一下打得干干脆脆,结结实实,这个家伙摸了摸手坏笑着说道:“弹性真好,一会玩后羿射,日,一定十分的爽。”

    “无耻,我要杀了你。”水月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打自己的玉屯,顿时羞得满脸通红,她一转身,手中的软剑划向蒋忠的脖子。

    一转眼十几个回合过去了,蒋忠算是看清楚了软剑的套路,顿时就有了注意,他笑着说道:“十招之内,老子要脱掉你的道袍,看一下道袍里面的秘密。”

    “如果十招之内你脱不掉呢?”水月的进攻速度更快,招数更加的诡谲怪异,剑尖始终围绕蒋忠的要害部位,好像要结果这个家伙死的。

    “如果十招之内脱不掉你的道袍,那我就把自己扒光,让你上来骑马,这总可以了吧。”

    气得花枝招展的水月气呼呼地说道:“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第一招‘猴子摘桃’”蒋忠的左手迅速地朝水月兄前的水蜜桃抓去,与此同时,右手就扯向了美女道士的道袍,尽管这个美女道士躲开了凶前致命一击,可是左手臂的道袍袖子被扯断,顿时雪白的玉璧就展露了出来。

    仅仅一招,袖子就被扯断,这下子水月有点慌了,才发现眼前这个男人能够和师父打成平手是有原因的,绝对不是一个好色的登徒子。

    “第二招‘猴子捞月’”蒋忠整个人犹如横冲直闯的坦克朝水月撞去,那脑袋撞美人那波澜起伏的玉女双峰,恐怕这种无耻的招数也只有这个大流氓才能够使得出来。

    眼见对方的脑袋朝自己兄部撞过来,水月有点慌了,她可没有勇气用软剑刺死蒋忠,无奈之下只好躲闪,可这个江湖经验匮乏的大美女顿时就陷入了困境。

    一时间,水月被逼的手忙脚乱,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仅如此,步伐开始凌乱,整个人好像随时会摔倒似的,看到这现状的情况下,蒋忠手脚并用,加快了进攻节奏,恨的不一下子就把这个大美女征服。

    面对蒋忠咄咄逼人的攻势,水月被逼的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虽然在拼命的躲闪之中,但是依旧无法摆脱危险,躲闪的速度逐渐放缓。看到这一幕,蒋忠就知道美人撑不住了,于是就使出了第七超“霸王卸甲”,他要强行给水月脱去肚兜,这个大美女只能拼命地去躲闪。

    就在水月躲闪的那一瞬间,蒋忠的右手就飞快地扣住了她的手腕,稍微一用力,这个丫头手腕剧痛,只好扔掉软剑。

    软剑掉地的那一瞬间,蒋忠的第三招‘虎啸山林’就打了出来,一下子就把水月的道袍扯开了,那说红色的肚兜,性感迷人的锁骨,雪白如玉的冰肌玉骨顿时就暴露了出来。

    “真白,摸上去估计会很光滑。”蒋忠的双手再次使出百发百中抓乃龙爪手,这次显然是要撤掉碍眼的肚兜,可是肚兜一旦被扯掉,那么从未有有缘客攀登的玉女峰岂不是要展现出来,山顶的粉红色宝石岂不是要被这个色狼采摘。

    这个时候,水月算是明白了差距究竟是多么大,自己压根就不是对手,先前是这个男人让着自己,可是现在知道也晚了。为了保护肚兜不被这个男人扯下来,她只能拼命地护住胸前,这下子成了被动挨打,形势顿时就显得岌岌可危。

    “把裤子脱下来。”蒋忠这个无耻的家伙手中突然多了一把匕首,轻松地划开了水月的腰带。只见这个大美女的裤子顿时脱落下来,那对雪白犹如凝脂,笔直修长,丰腴结实的美腿顿时毫无掩饰地展示在这个大色狼的面前。

    “啊,你无耻。”水月还要说什么的时候,整个人被抱了起来,娇艳欲滴的烈焰红唇也被堵上了。气得花枝招展的她拼命地挥动粉拳朝对方打去,可是这种象征性的挣扎,改变不了衣服被扒光的命运,这个大美女闭上双眼,迎接一生之中最美妙的时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