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额是蒋门神 > 第121章 臣服
    即便是一丝,不挂,可是被甩道床上的时候,水月还是采取了最激烈的反抗,修长笔直的美腿乱蹬,双手乱抓,没有什么招数,只有一个美女对失,身前的挣扎和反抗。

    哪有有反抗,那里就有压迫。

    当笔直修长的美腿被强行分开的时候,水月闭上了美丽的大眼睛,眼角流露出晶莹剔透的泪花,好像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滴答,滴答,顺着弹指欲破的俏脸滑落,打湿了枕巾。

    “啊!疼死我了,你放过我好么,求求你了,我好疼。”

    美女凄惨的叫声传了出来,在门外的美女顿时气得花枝招展,不知道为什么这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蒋忠这个臭流氓欺负女人了,上一次也有这样喊疼,可是声音绝对没有这么凄惨。

    怎么办,自己的师妹被这个色狼欺负,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办,站在窗外的美女有点举棋不定,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第二次了,上一次,那是不经意的窥,视,害得这个大美女那最神圣不可侵犯的区域,和纤纤玉指有了零距离的亲密接触,虽然那种感觉美轮美奂,但事后觉得特别空虚,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堕落了。

    这一次,依旧是欲罢不能,一边骂房间里面的男人是流氓,一边却依旧和上次一样,让纤纤玉指去水帘洞探索奥秘,让春朝反滥的奇妙再一次出现。不过这一次,美女似乎更加愿意看仔细,甚至有种错觉,如果那个被扛着修长美腿的女人不是师妹,而是自己的话,那自己会不会也呻吟,那令男人销魂蚀骨的呻吟声会不会从自己口中呼出。

    在一次次美妙的感觉冲击下,美女沉沦了,幻想自己被蒋忠压在身下,尽管心中还在说对方流氓,但是的确希望被这个流氓侵犯一次。

    欲罢不能的美女独自一个人上金顶,在金顶之上,抽出软剑,一边舞剑,一边吟唱道: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

    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房间之中的男女显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知道有个大美女窥,视的话,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变故。

    也不知道多久,激战中的男女才逐渐的平息下来,水月这个脱去道袍的大美女,小鸟依人般地依偎在蒋忠的怀抱,真的是黑白分明,雪白犹如霜雪般的肌肤,在男人那漆黑而又健硕的对比下,显得更加炫目。

    “夫君,你快弄死奴家了,不过我喜欢,我就喜欢这种痛并快乐的感觉。”水月趴在蒋忠的胸前狠狠地咬了一口之后,娇嗔道:“如果今后,你再这么粗鲁,看我怎么收拾你。”

    “娘子饶命,今后小生再也不敢了。”

    尽管知道对方只是逗自己玩,但是水月依旧很开心,她娇喘吁吁地说道:“夫君,给你说件大事,好像你的仲霖堂大主事林飞被人设套给圈住了,你自己注意点,搞不好这个家伙会坏你的大事。”

    蒋忠一直不太喜欢关注生意上的事情,毕竟有林月仙和柴玉蓉等人打理,不过在眼皮子底下的仲霖堂出事了,那就不得不重视起来,要知道在整个帝国版图之中,仲霖堂的快活宝钞占着极其重要的位置,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会引发大的动荡。

    不管林飞的事情是否存在,蒋忠都决定认真处理这件事情,一定要把危险因素扼杀到萌芽状态。

    一夜风流,真人投注:妙不可言。这恐怕是蒋忠两世为人,第一次和羞花闭月的女道士同床共枕,那种美妙让这个家伙终生难忘。

    下山的时候,蒋忠还在回味美妙的时刻,不过他知道这样的感觉不会再有,那个肌肤犹如绸缎般光滑的女道士,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

    在明月楼,蒋忠见到了面色憔悴的吴用,这不由得让他大吃一惊,感觉好像一下子这个智多星和自己疏远了似的,一时间还找不到好的话语来安慰对方。

    吴用似乎对于蒋忠的反应很在意,他知道这次的会面对于自己很重要,要是这件事情提前些泄露的话,就会带来极大的麻烦。他咬着牙说道:“蒋大官人,是到我们摊牌的时候了,您交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现在是平定了方腊及其手下。在杭州已经暗中埋伏三千领兵。而且这次,我也没有领取军功和赏赐,就是不知道蒋大官人,今后把我安排在什么地方,我想为东家做贡献,我想建功立业,我想挥斥方遒。!”

    一直以来,吴用都有自己的追求,要不然也不会帮助宋江暗害晁盖,更加不会帮助蒋忠设计算计梁山。对于这个腹黑的吧家伙而言,兄弟是用来出卖的,整个梁山都是自己垫脚石,如果说谁阻碍了自己,那就注定是敌人。

    眼见晁盖胸无大志,只想着占山为王当草寇,吴用毫不犹豫选择了宋江,眼见宋江没有办法带给兄弟们远大前程,于是就毫不犹豫投到蒋忠门下。这一次几乎没有退路了,如果还不能展翅高飞的话,这辈子就完蛋了,所以他显得很紧张。

    腹黑的吴用大才没有,阴谋诡计,设计陷害这还是超一流的,蒋忠早就有了安排,现在这个家伙问起来了,于是就笑着说道:“秦惠文王手下有个应候范睢,应该是你的楷模,也应该是你的奋斗目标。”

    “可是范睢最终的下场并不好呀!”

    “事在人为,自古以来权臣有几个有好下场的,范睢的归宿也不算太差,况且路在你脚下,最终是什么归宿,看你自己怎么选择了,人都没有长身后眼,又怎么知道自己最终的归宿呢?大宋朝,曹家,高家,潘家这些百年功勋世家不是好的归宿么?蔡京虽然权倾朝野,但是一朝失势,也就那么回事。记住一句话,家族百年兴旺才是最好的归宿吧。”

    蒋忠的心里,擅长统帅三军的徐文忠无疑就是自己的战神白起,而擅长阴谋诡计,精于算计的吴用就是自己的范睢,这两人的存在,对自己将来的事业毕竟有大的助益。

    吴用陷入了沉思,大宋朝有三大羡慕,第一羡慕就是功勋世家百年不倒,富贵延绵子孙后代;第二羡慕就是士大夫共天下,进入文官集团,注定了兴旺发达;第三羡慕商贾天下,富可敌国。

    沉默了许久之后,吴用有点激动地问道:“我,我可以么?”

    “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蒋忠的眼神里面流露出枭雄的霸气,他挥挥手说道:“和曹家联姻,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大宋朝是一个奇葩的存在,嫁女要配送价格不菲的假装,嫁女变穷也只有在这个时代才会出现。甚至王公贵族有时候都为生女儿多,而头疼,这是屡见不鲜的事情。如果迎娶了大宋第一功勋世家的女儿,那可以说名利双收,既可以在仕途上得到最大助力,又可以财源滚滚,关键是还多了一个保护伞。

    “关键是你想赢取曹家嫡女还是庶女了。”蒋忠冷眼看着吴用,从袖口抽出一个绢帛,他递给对方后笑着说道:“官家加封你的不过是武胜军承宣使,一个武官虚衔而已,你当然不在意了,也可以推辞。钱塘县知县,估计你就不会推辞了。”

    接过绢帛,吴用看了半天,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后,这个家伙很虔诚地说道:“吴用誓死追随主公。不论最终如何,我这辈子愿意为主公做牛做马。”

    “起来回话吧!在我这里不需要磕头表忠心,我只看能力,做事情不看过程只看结果,你要证明自己很有实力,至于下跪这玩意没有实际意义。”

    蒋忠也不愿意兜圈子,他笑着说道:“我现在有个差事交给你办,事成之后,保证你可以赢取曹家嫡女,而这个钱塘县知县到时候就会显得有点小了。”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吴用并非看中钱塘知县,而是看中蒋忠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还有运作的实力,要知道在士大夫共天下的大宋朝,非科举出身,想要跻身文官集团,那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比登天还难,跟着宋江南征北战,到头来也只是武官虚衔,就连宋江本人都没有办法跻身文官集团。

    “我要你协助宋江再次造反,在南方携手王庆,向官家炫耀宋江势力的存在。”

    蒋忠的声音异常的阴冷,好像是来自地狱打得镇魂歌,每一个字都深深地刺进吴用的心里,每一个字都会把他推向云端,但依旧会把这个家伙打下十八层地狱。

    说到这里的时候,蒋忠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压根不是和吴用商量什么,说白了这就是命令,一个不能拒绝的命令。虽然没有说的别,但是吴用这个智多星的后背都湿透了,连大气都不敢出。d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