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尸王小道长 > 第68章 寻车大计
    将尸鬼收了之后,整个小院子里面的气息也跟着发生了改变,那种森然的鬼气消失不见了,变成了清凉的感觉,倒是一个夏日避暑的好地方。

    回到包子铺的时候,二筒子木讷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清明,老板娘看易尘的表情也跟着发生了变化,刚才的那一幕,她在这边看的很清楚。

    易尘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想解释什么,从口袋里面掏了一张二十款的钞票出来放在了柜台上,接着看了看老板娘说道:“二筒子杀过人没?”

    老板娘顿时一愣,接着马上拼命的摇起了头,生怕惹怒了面前的这个少年,就给二筒子带来杀身之祸。

    取人性命易尘自然不会轻易去做,即便是二筒子手上真的有人命,也有专门的警察去管。

    易尘一直在盯着老板娘的眼睛,如果她说谎的话,那么易尘就能在第一时间发现,然后直接报警就得了。

    见老板娘不像是说假话,易尘心中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子看了看二筒子说道:“胖子,这个给你,以后遇上只会张嘴不能叫出声的狗,千万别往家里带,知道了不?”

    二筒子听明白了易尘的话,接过了易尘递过来的那张黄色的符纸,点了点头。

    易尘拿出来的是一张驱灵符,二筒子常年被犬鬼影响,本身的体质发生了一些变化,易尘不用看就知道,他住的地方肯定会招惹来不少脏东西,这驱灵符能帮他不少忙。

    望着易尘离去的背影,二筒子的目光越来越清亮了起来,其实他心性本善,但是这个世道就是这样,有时候的善心,往往会种下恶果,天并不随人愿。

    老板娘见易尘走了出去,这才从柜台里面走了出来,将二筒子给扶了起来。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十点多了,易尘在路边商店买了瓶白酒,打开之后,直接在老板怪异的目光下灌了半瓶子。

    唬的老板差点直接报警。

    虽然已经把那犬鬼给收了,真人投注:但是想到那两个下肚的包子,易尘还是有点反胃,就直接这么灌了半瓶白酒下去,感受到小腹火热的暖意,这才好受了一些。

    “不好意思,口渴……”

    见到老板那怪异的目光,易尘有点尴尬的笑了笑说道,不过这话一出来,老板的目光更加怪异了,就跟见鬼了似得。

    以易尘的酒量,半瓶下去啥事没有,巫灵谷里面,埋着师父不少陈酿,已经被易尘弄出来不少了,就是不知道师父回来以后怎么糊弄过去,毕竟就算再埋点新的进去,也瞒不过的,那些酒都是师父自己亲手酿的,喝一坛就少一坛。

    “小伙子,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老板下意识的向着柜台后面退了一些说道。

    易尘见状也能明白老板的意思,咧嘴又笑了下,冲着老板摆了摆手就走了出来。

    拎着半瓶白酒,易尘就优哉游哉的晃悠到了学校。

    凌华大学的正门,距离世纪百合那边的公寓,也就三条街的距离,走路快点的话十分钟就能到,其实还是蛮方便的。

    现如今门口的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道路两边停满了车,各种各样的都有,甚至不乏一些豪车,基本上都是来送孩子上学的。

    不过毕竟明天才是报道的日子,所以外地大老远跑过来的学生和家长,只能现在外面住着,等明天正式报道之后,才能查出来宿舍具体分配到那里,从而有学生会的人带新生进去,一些有商业头脑的学生,也会附带着做点小生意。

    无非是一些办卡和生活用品之类的,挣点零花钱,而每到这个时期,可谓是三大通信运营商血拼的日子……

    所以今天来的学生,大都是和易尘一样,在家长的陪同下,熟悉校园的,顺带让父母感受一下大学的气息,完成他们那一代人的梦想,毕竟在那个时代,上大学意味着什么,就不用多说了。

    在学校里面直接转悠了一下午,把各个宿舍楼和教学楼还有一些住宅楼之类的,尽数摸清了,现在这个时间,不少大二以上的学生都回来了,虽然开学时间是九月一号。

    但是学生时代一般都有个通病,在学校待久了想家,在家里面待久了又想回学校,所以大部分人都喜欢提前过来,天天在家问着学校宿舍什么时候开门。

    吃过晚饭之后,易尘就转悠到了叶菲的店里面,这会儿店铺已经开始做生意了,易尘就帮了会儿忙,一直到了晚上。

    和叶菲道了声别,易尘就准备开始今天晚上的寻车大计了。

    为了掩人耳目,易尘这次直接有点肉疼的弄了张隐身符出来,毕竟现在大街小巷满是摄像头,不少店铺门口都装上了防盗探头,易尘的速度一旦施展开了,肉眼是很难捕捉到的,但是那种灵敏度高的摄像头就不一样了。

    一帧一帧定格出来之后,毛孔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今天的月亮格外的亮,城市中的夜空,现如今也就只能看到月亮和几个亮度最大的星星了,这会儿按照农历来算的话,刚过完七夕节不久,再过两天就是一年一度的鬼节了。

    用了隐身符之后,易尘就在市区里面展开了身法,直接以环路为外围,向着市中心呈螺旋的曲线狂奔了起来。

    只要自己那俩小破车还在三环之内,易尘就有把握找到。

    虎灵驿区的一条非常隐晦的街道之内,一道很是狼狈的身影从最黑暗的拐角处走了出来,看身影是一个女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皮衣,右腿受了伤,每一步迈出去,都能看到在右腿的后面,滴滴鲜血入地。

    她右手中紧握着一把匕首,匕首的上面已经被鲜血侵染,变得粘稠的血滴,挂在了匕首的尖头,并没有掉下来。

    尽管女人在拼尽全力向前奔跑,但是右腿的伤势让她的速度并不快。

    就在街头那个黑暗的拐角位置,紧跟着几道人影冒了出来,一共七个,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带着那种非常诡异的气息。

    “这妞没想到还有点本事,我现在倒是有点好奇她以前是做什么的了。”

    “算是个世俗界的高手,不过可惜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