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武林至尊养成系统 > 第120章 破烂儿?
    只见老汉看了骆建勋一眼,慢悠悠的抽了一口烟,轻轻地吐出一口烟气,用苍老的烟熏嗓说道,“怎么?来挑破烂儿的?”

    破、破烂儿?听到这话,骆建勋整个人眼睛都瞪大了,有没有搞错,这可是,欧冶子,欧冶子的残次品武器库,虽然说是被欧冶子认定为残次品,但那也得看人家的成品都是什么东西,神兵啊,每一把拿出去都是威震数千年依旧威名赫赫的神兵,那是谁都能说是破烂儿的吗?

    很显然,老者根本不知道骆建勋心中所想,或许知道,也不在意,见他不答话,也不看他,手中的烟斗在那熔炉上轻轻一磕,便见整个熔炉剧烈的震动起来,因为这剧烈的震动,大地都摇晃起来,整个火山之中的岩浆瞬间翻滚起来。

    见状,骆建勋顿时吓得脸色都白了,虽说如今他的武学修为也不错了,可是面对这等天地之威,还是太过于渺小了,相反,这老者却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磕完熔炉之后便自顾自的抽起烟来。

    很快,只见熔炉摇晃了一阵,便轰的一声,好似爆炸一般,发出一声巨响,炉盖瞬间揭开,只听嗖嗖嗖,无数兵刃从那熔炉之中飞出,逐一排列在空中,放眼望去,漫天都是各式各样的兵刃,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抓、镋棍槊棒、拐子流星,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这里没有的,甚至是各种奇门兵刃,都应有尽有,很多骆建勋都不知道,怎么能当做兵刃使的,也一一排列其中。

    无视那些奇门兵刃,骆建勋径直在刀剑之中搜寻起来,一番看下来,骆建勋发现,这些兵刃都是按着各自的价格排列的,一一找下来,倒是不难,而且,在这些兵器中,骆建勋居然还找到了夜魔弯刀和凌霜剑这两把武器。

    “夜魔弯刀,精钢制成的细弯刀,相较于寻常钢刀,更加坚硬锋利,能够在黑夜之中隐去行迹,增加杀伤力,算是比较凑活的武器了,欧冶子十二岁的手游之作,价值一千两白银。”

    “凌霜剑,精铁铸造,又以冰泉之水淬制,上刻冰雪纹路,其利无比,其光灿烂夺人眼,挥舞之时,略带一股寒意,一把过得去的武器,欧冶子十二岁的手游之作,价值一千两白银。”

    这两个介绍,和以前骆建勋刚刚拿到手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多出了一个价格和一个欧冶子锻造的时间。

    十二岁,看到这个年纪的时候,骆建勋沉默了半晌,凌霜剑和夜魔弯刀虽然算不得什么神兵,但拿出去也是不错的武器了,至少在江城之中,能够与之相比的,并不算很多,结果,仅仅是人家的手游之作,对此,骆建勋除了感慨之外,就是感慨了。

    看了半晌,骆建勋将目光朝后移去,寻找自己此行需要购买的兵刃,很快,一把兵刃便印入了骆建勋的眼帘。

    “寒玉断金剑,以寒玉为基,金铁为锋,剑刃刚劲锋利,削铁如泥,即使是玉石这样坚硬的东西,都能在一挥之间碎裂挥,手持此剑者临风挥砍,则听到风声锐利,犹如剑刃直刺人心。剑时伴同龙吟清啸,寰宇之气为之一荡,欧冶子十四岁锻造而成,因无阴阳之变,判为残次品,价值四千两白银。”

    看到这把兵刃,骆建勋便心头一动,随着实力逐渐提高,骆建勋也渐渐感觉到,刀剑合璧对于他而言,威力渐渐不足,日后或许要专修剑道,因此想要买一把趁手的兵刃。

    这里兵刃众多,骆建勋其实并不是没有其他的选择,之所以选择这把兵刃,是因为他还想给武馆的其他人买一件兵刃,因此,这寒玉断金剑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他现在身上一共有八千两白银,买了寒玉断金剑之后,便剩下四千两,这四千两,骆建勋又买了三件兵刃,第一件唤作五虎断门刀,却是正好和茅十七所练的五虎断门刀一个名字,刀身之上,五虎盘旋,看起来威风凛凛的,不似凡品,看到这个名字,骆建勋就打算买给茅十七了。

    另外的两把,一把唤作冷月,同样是一把宝刀,是骆建勋给平阿三准备的,另外一把则是一把名唤鸳鸯的双剑,这把双剑价值不菲,足足价值两千两白银,是骆建勋专门为徐氏兄弟准备的。

    不过,虽然是两千两,但骆建勋却感觉自己赚了,真人投注:这鸳鸯乃是一对双剑,两把剑制式想通,其中加入了阴阳磁力,一阴一阳,双剑合璧的话,能够增添不小的威力。

    不仅如此,每一把剑,都是一把子母剑,其中藏有一把短匕,若是长剑为阴,则短匕为阳,若长剑为阳,则短匕为阴,不论是双剑,还是那一对短匕,都能够阴阳一体,增强威力,甚至是长剑和短匕,也能联合一起,如果不是因为材料一般的话,这把双剑,价值至少六千两白银,交给徐氏兄弟的话,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很快,八千两白银一扫而光,似乎是知道骆建勋已经没有钱了,那老汉看了他一眼,手中的烟斗在熔炉上又是一敲,便见嗖嗖嗖一阵破空之声,那一把把神兵利刃犹如倦鸟归巢一般,纷纷落入熔炉之中,消失不见。

    “多谢前辈。”骆建勋见状,朝着老者拱了拱手说道。

    “你出钱,我出力,没什么可谢谢的,不过你既然选了寒玉断金剑,如果会使双剑的话,日后不妨将那把温阳融水剑也买下来,对你会有好处的。”老者闻言自顾自的抽了口烟,然后看了骆建勋一眼说道。

    “温阳融水剑?”听到这话,骆建勋在嘴里念叨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是,多谢前辈指点,小子知道了。”

    “好,那就拿着你的破烂儿回去吧。”老者闻言,当即一挥手,骆建勋便觉眼前时空变化,回到了房间中,身前,那一堆老者虽说的‘破烂儿’,散发着淡淡的寒光。

    感谢书友哥哥的打赏,额,这个称呼,感觉这位书友是在占便宜啊,不过还是依旧深深的感谢,希望能继续支持,谢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