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天庭大驸马 > 第104章 女仆纪昭昭
    纪昭昭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是凭心而论,她觉得自己输的也不冤,罗安毕竟给了她机会,初始直接拿下她,她不也没办法呢,而且罗安小小年纪竟然佛道双修,修成佛门金身,着实让她佩服。

    不管是权宜之计也好,还是为了履行诺言,她也只好拜服保命了。

    “既肯皈依放松心神。”罗安喝道,就由着她跪在地上也不相搀,他很清楚此女不过是在做表面文章罢了,她肯定心里不甘,并非诚心皈依,先度化了再说。

    纪昭昭虽然心里不甘,但是为了保命也不敢驳背他的意思,只好放松心神,放弃了抵抗的意念。

    罗安抬手缴了她的飞剑,收了法身,口诵度人经便想度化她。只要一度化便奴隶一般,主人说啥是啥,他也无需再防着她。

    可惜,一个金丹后期的强者,哪是这么容易度化的,最主要的纪昭昭境界高于她,神魂稳定坚韧,又非死心塌地的皈依,罗安度化了半天没什么效果。

    “罗安,我传你神魂禁制法门,先给她神魂下了禁制,断了念想自然皈依,否则你要度化到何日?”

    罗然耳边忽然传来金子声音。

    “神魂禁法有何好处?”罗安以神念传音与金子交流。

    “一念掌控生死!”

    “好!”罗安大喜,赶忙应允下来,金子果然传了神魂禁法的法诀咒语。

    罗安有样学样,立即默念神魂咒法,掐动法诀给纪昭昭下禁制。

    以纪昭昭的修为岂能感觉不到?本能的就起了抵抗的心思,修为低的给高的下神魂禁制,要需要对方配合,不做抵抗,否则安能下得?

    罗安见状冷哼一声,“既如此我就在此拿下你吧,待你做了老子的女人,想必就不会反抗了。”

    “我……”在这种状态下被人强上,这位纪长老实在接受不了,虽然活了二百多岁,但是人家还是个大姑娘。

    没办法,在罗安的逼迫下,她只好放松了心神,不敢再存反抗的心思,罗安顺利的给她下了神魂禁制。

    这玩意就如同温水煮青蛙一般,在人家的淫威下一步步入坑,最后再无回头之日。

    禁制一下完,罗安一念便可掌控她生死,纪昭昭知道自己彻底受人掌控了,也彻底收了心思,诚心皈依。

    罗安口诵度人经,不多时便将其度化,渐渐地纪昭昭眼神也放弃了挣扎,彻底变的臣服起来。

    “婢子见过主人!”纪昭昭倒头便拜,此时的她再看罗安已是高高在上,就如同奴隶见到主人,哪里还有丝毫反抗之心了,别说罗安想上她,想做什么都可以。

    “纪昭昭,你好生皈依,帮助于我,待你彻底收了心思,我会帮你解除禁制,还你自由!”罗安开口。

    “婢子多谢主人!”纪昭昭飘飘下拜,盈盈再次施礼,抬头再看罗安,完全是婢子看主人了,不仅高高在上,眼神里还充满了崇敬之意。

    “妈的,这度人经果然厉害,怪不得西方教如此轻易便可掌控亿万信徒,这根本就是洗脑良方啊。”

    罗安吐槽,心中却是暗自高兴,当即也传了纪昭昭度人经,让她没事信仰自己,帮着在小世界中铺床叠被,打理药园什么的,能差使个高高在上的女长老,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既然纪昭昭已经做了他的女婢,罗安自然也就将三支箭还给了她。

    “纪昭昭,我且问你,那丰安府郑家可有来找麻烦?”罗安开口。

    “主人,那郑家屡次来找你报仇,有了前车之鉴那陆战也并未允许其进入宗门,只是他们杀你之心不死,一直在找机会,真人投注:郑家不除终归是个隐患。”

    纪昭昭道,口气无比虔诚,而且是有问必答,一心为罗安考虑了,现在罗安是她的信仰,她心中最至高无上的存在,岂能不向着他说话?

    “既然你们不识抬举,我这就去丰安府灭了你郑家。”罗安暗暗咬牙。

    “主人!”纪昭昭心思灵秀,甚至还有些狡诈,否则怎能算计罗安这么多次?竟然看出了罗安的心思,谄笑道:“郑家有两名金丹,一人已被你杀死,另一人乃是郑杰明的父亲郑九通,乃是金丹八层,你若想杀他,奴婢可代主人行事,定将郑家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好!”罗安大喜,金丹八层,他恐怕还有些不敌,最多只能自保,有纪昭昭出手方便多了。他不由看了看纪昭昭,此女心思狠毒,手段果辣,以后有什么脏活累活由她做还是不错的。

    “主人!”纪昭昭上前,仰着雪项看着罗安,眼神中竟然露出几分妩媚之意来,现在罗安若想上她,她恐怕还巴不得跟自己的主人同床共枕呢。

    那妩媚含情之态,看的罗安都有些意动。

    “呵呵,昭昭,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的。”罗安笑着拍了拍她的香肩,意念一动,出了小世界。

    “是主人!”纪昭昭望着他的背影好不欢喜,回身立即到大殿中忙碌起来,整理大殿,铺床叠被,勤快无比,实实在在一个时刻准备等待主人回来侍寝的小奴婢。

    山河社稷图已现了原形,凭空漂浮。

    先天至宝蒙蔽天机,除非修为强大之辈,否则山河图就在眼前想发现也不容易。

    罗安抬手收了山河社稷图,祭起飞剑踏上去,重新向血魂崖返了回去,果见那两个妖王还在这里等自己。

    俩妖王见罗安来到赶忙上前拜见。

    “你们山上可有丹鼎之类的法宝。”罗安问道,在他看来鼎炉之类的法宝,总要比凡间那些术士炼丹的丹炉之类的好多了吧。

    “丹鼎之类的法宝?”那虎妖忽然一拍额头,“有!”

    而后也不问为什么,拉了那麋鹿妖一把,两人便向一座山洞中跑了进去,不多时两人再出来,已抬了一座足有半人高,直径四尺见方的大鼎出来。

    罗安一看这大鼎可是够浑厚的,虽不是什么高等法宝,但是用来炼丹,熬炼药液应该是足够了,他只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真有,细想可也是,妖怪也需要熬炼药液,用来辅助修炼不是?这么大个血魂崖岂能没有,当即问金子道:“金子姑娘,你看这鼎炉用来淬体,熬炼药液可行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