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茅山超级捉鬼人 > 第86章 云哥教训的是,以后我一定低调。
    一听这话,郭淼老爸赶紧满脸哀求的看着黄剑龙和林云道:“别……黄董别啊,小哥,对不起,是我儿子得罪了您,还希望您能原谅他。

    他还小,不懂事,您大人有大量,把他当个屁给放了吧……算我求您了。”

    此刻他悔的肠子都青了,如果真的和黄剑龙解除协议。

    到时候他公司所在的棒子国就会知道,绝对会千方百计的从他手中夺走公司。

    毕竟一个公司搬走,对棒子国来说也是不小的经济损失,绝对不会允许郭淼老爸搬走。

    那么阻止的办法自然就是从其手中夺走公司的所有股份,到时候他就完蛋了,辛辛苦苦建立的基业将毁于一旦。

    看着自己老爸这样哀求别人,郭淼心里很不是滋味,眼中充满了怨恨,但又不敢表现出来。

    整个人站在原地,内心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报这个仇,连带着迟晓月他也一并恨上了。

    他觉得如果不是迟晓月,他根本就不会得罪林云,也不至于让他老爸这样低三下四的去求人家。

    想到这里,“扑嗵”一声,郭淼直接给林云跪下了,

    “云哥,对不起,我昨晚不应该威胁你,还说你是土包子,希望您能原谅我。

    如果您不能原谅我,要怎么惩罚我都行,还希望您别为难我爸……”

    “淼儿……”

    看着自己儿子居然下跪,郭淼老爸也十分自责。

    “行了,起来吧,别再这里演苦肉计,我又没说要让黄剑龙解除协议,没事的话你们走吧。

    郭淼,以后做人低调一点,我能放过你,不代表别人会放过你。”

    林云淡淡的说道,在他眼中郭淼不过一只跳梁小丑而已,放不放都无所谓,既然人家下跪了,那就放吧。

    正好还能让华夏经济增加,虽然郭氏集团不怎么样,但蚊子在小也是肉啊。

    “是是是,云哥教训的是,以后我一定低调一点。”

    郭淼不敢有任何异议,只能忙不迭的点头,现在他只希望快点离开。

    今天丢脸真的丢掉家了,本以为林云是软柿子,谁知道居然是铁球,锤子都锤不动的那种。

    如果有地缝,真人投注:他都钻进去了。

    “大哥,是那一个?我帮您把把关,嘿嘿……”

    黄剑龙满脸谄媚的看着林云说道,说道最后还咧嘴一笑,仿佛林云的小跟班一般。

    如果让外人看见,绝对会惊的眼珠子掉地上。

    “冷冰冰这个。”

    林云满脸笑意的看着迟晓月。

    “呸,你才冷冰冰,臭流氓!”迟晓月轻碎一口,白了林云一眼道。

    “云哥哥才不是流氓呢,她很厉害的,如果他是流氓,那肯定是装的。”

    就在这时,黄剑龙女儿在一旁开口道。

    “听到没有,哈哈……童言无忌,小孩子说的都是对的。”

    林云满脸得意的看着迟晓月说道。

    “哈哈,黄董,小云,坐,都坐,老婆,赶紧炒菜去。”

    迟彬看着笑了笑,十分殷勤的看着黄剑龙,还主动给黄剑龙搬来凳子。

    不得不说,这个社会就是有钱人的社会,如果林云没本事,没有黄剑龙撑腰,估计迟晓月老爸也不会同意林云和迟晓月在一起。

    但林云有本事,有黄剑龙撑腰,自然不一样了。

    …………

    酒过三巡。

    黄剑龙帮林云提了亲,就带着妻子女儿回去了。

    亲事安排在两人高中毕业后,对于这门亲事,迟彬和他老婆都十分满意。

    “死流氓,你不是跟郝老师私奔了吗?怎么还回来。”

    迟晓月瞪了林云一眼道,能看到林云回来,其实她内心还是十分高兴的,不过表面上却不依不饶的。

    林云也明白,迟晓月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当即满脸笑意的道:“我这不是想你了吗,就回来了,而且郝老师是有事情让我帮……”

    话还没说完,林云突然感觉喉咙一甜,有股鲜血忍不住飙出。

    身体中一股鬼气,在到处游走,强忍着吐血的冲动,看了看自己动脉,变黑了很多。

    当即脸色一变,这是鬼气入体,之前和鬼王战斗被它所伤。

    本来决定疗伤的,可想起要和迟晓月提亲,跑去叫黄剑龙,一路上他都装作自己没事一般。

    到现在,终于装不下去,如果不快速治疗,祛除鬼气。

    哪怕他是法师照样得死,毕竟这是鬼王的鬼气。

    “你怎么不说了?分明就是狡辩。”迟晓月见林云不说话,顿时又来气了。

    “噗……”

    就在这时,林云终于忍不住了,直接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满桌子,以及迟晓月脸上,衣服上,触目惊心。

    当即所有人脸色一变,特别是迟晓月,顾不得身上的鲜血,满脸担忧的跑到林云身边。

    “林云,你……你别吓我啊,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说你了,你别吓我了。”

    迟晓月都快哭了,真的太吓人了,好好的人,突然喷出这么多鲜血。

    “快,扶他到床上去,我去叫医生。”

    迟彬满脸严肃,可就在这时,被林云一把拉住,“扶……扶我去房间就好,别……别叫医生,医生治不好……”

    说完,林云头一歪,直接昏死过去。

    本来就受重伤的他,一直在奔波,就只有刚才回到郝紫薇家里的时候休息了一下。

    可面对如此重的伤,休息一下怎么可能好的了。

    “死……死了?林云你这个混蛋……呜呜……你别死,你才刚刚跟我提亲,你不能死,你这个混蛋!你快起来啊!”

    看到林云头歪下那一刻,迟晓月感觉天都塌下来一般,内心仿佛被一把尖锐的利剑插中,痛的她不能呼吸。

    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原来不知不觉间她已经爱上了林龙,可晚了,一切都晚了。

    迟彬也愣住了,不过他活了这么久,经验丰富,伸出右手食指放在林云鼻孔下。

    见还有呼吸,这才大出一口气。

    当即赶紧说道:“还没死,快,扶他去床上。”

    …………

    房间里,迟晓月看着躺在床上的林云,目光十分复杂,双眼红肿,神色憔悴。

    一夜间的功夫,迟晓月宛如变了一个人似得,而迟晓兰则是趴在旁边睡的跟猪一样。

    不得不说,两姐妹的性格正好相反。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