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万能炼金炉 > 第49章 聊天
    谢谢?这个还是要到了那个时候再说了。不过在晨锋看来,真人投注:到了那个时候,恐怕这谢谢两个字就很难说的出口了。

    晨锋也没多说什么,挥挥手就走出大门,然后准备回自己的房间。

    在路过谷紫衫的房间时,突然听到孩子的哭喊声,似乎是做噩梦了。

    晨锋停下,想了想,觉得也是该会一会她们了。总不能一直让她闲着吧,再怎么的也要让她锻炼起来,要不然以后怎么做打手。

    按下门铃,不急不躁的站在那等待着。

    谷紫衫很是警惕,她听到门铃第一时刻不是开门,而是在思考谁会这么晚过来,所以就在那犹豫了一下,想着可能是按错了的,等等或许就会离开。

    晨锋见没反应,又按了一次。

    叮咚…

    这一次谷紫衫就不在认为是按错了,缓缓的走过去透过猫眼看了一下外面。看到是晨锋,谷紫衫表现的是全然一副奇怪。

    这大晚上的,他一个男人过来这里找她干嘛?难不成?不可能呀,看他样子也不像是这样人。

    谷紫衫在内心挣扎了些许,但还是在六秒后放弃了挣扎。

    打开门,她面带微笑的问道:“晨大哥,这么晚了有事吗?”

    晨锋也是轻轻的一笑说:“没事,我刚路过这里,听到孩子在哭,就想说问问需不需帮忙?”

    听到这话,谷紫衫才明白的自然笑起来说:“哦,没事,她做噩梦了。”

    她这一笑,晨锋立刻就感觉到了一道墙,一道结结实实的墙挡在了她和他之间。

    看来,这个末世对于谷紫衫来说冲击力太大,就算现在临时的安全了,她也不愿意开放的她的围墙,宁可烂死在里面也不愿意让别人触及。这是晨锋不想看到的。

    “没事就好。也好,本来就打算找你谈谈的,既然已经来打扰了,那就现在谈谈吧。”晨锋一副老爷子样的说道。

    谷紫衫倒也不是不愿意,只是觉得这么晚好像不太方便。晨锋也看出来的问:“方便让我进去坐坐吗?”

    人家大老远的过来关心姐妹两,要是姐姐这么不识趣的打发人家走,那显然也是不合情理的,可末世就算不合情理那也正常,只不过现在面对的是妹妹的救命恩人,起码的信任总得给呀,要不然真会被人骂上两条街的。

    谷紫衫也没再犹豫,打开门说道:“嗯。”

    谷紫衫既不情愿也不是不情愿,她的内心纠结,但在她的行为来看,她的纠结终归是选择了愿意和晨锋交谈。

    走进去,晨锋首先是看了看床上的谷紫雨,给她检查了一下说道:“嗯,孩子恢复的很好,这几天应该已经下床了吧?”

    “嗯,是的,两天前就可以下床了,谢谢你。”谷紫衫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去感谢晨锋,虽然她知道晨锋的目的似乎并不是那么纯,但她还是说了谢谢两个字。

    既然都是聪明人,晨锋如何还遮遮掩掩的话,那就显然非常虚伪,所以他单刀直入的问:“那你接下来的打算呢?准备离开这里,还是跟我们一起?”

    这话一出,谷紫衫表现的很惊讶。在她看来,晨锋把她们两个接到这栋别墅里面,唯一的目的就是限制住她们两个人的自由,绝对不让别人抢走她们两个人。但晨锋这么一问,反而让谷紫衫好像觉得,这里是她想走就走,想留就留一样。

    但是又想想,这或许是试探,又或许是晨锋用来攻心的手段,谷紫衫又一下子清醒过来说:“这里给我的妹妹伤害太多,我要离开这里,带她去一片能让她健康成长的地方。”

    试探,当然是试探。晨锋说这话是为了套出谷紫衫的想法,可显然的是,晨锋套出来的想法不是想法,也是一个试探。

    晨锋在试探,谷紫衫也在试探。

    晨锋试探谷紫衫有没有加入队伍的意思。谷紫衫在试探晨锋有没有真的可以放她离开的意思。两个人的思想交加,空气中就像凝结了寒霜与火焰的交加。

    晨锋固然知道谷紫衫的想法,但如果她真的选择离开的话,晨锋也不会强求。毕竟晨锋有恩于她,就算未来真的敌对了,那谷紫衫也是要瞻前顾后,不可能说忘恩负义就忘恩负义。如果她真这样做的话,那世界与她就真正的隔离了。

    “我只是想知道你的想法,你不用这么害怕的。末世虽然来了,但人与人的交际,人与人的来往是不会变的。不管是末世还是和平时代,只要人对人有利,就会产生信任,人对人不利,就会产生厌恶。或许你会不认同我的作为和思想。但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我的作为和思想绝对不会是伪善。至于你会怎么想,怎么去判断,就看你自己的了。好了,话虽然才几句,但我已经大致的明白你的意思,我也不多说。你自己好好的去想,不替你自己想也要替你妹妹想,毕竟她现在还是个普通人。”

    晨锋说完长篇大论后,也没再逗留,直接转身离开。话已经给她带到,至于她要怎么做,怎么走,还是她自己的事。

    没办法,这个世道,最难控制的就是人心。人心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可遇不可求,就像知己,人一辈人能遇上一个知己已经很幸运,如果还强求要遇上多个的话,那就真的是太不识趣了。

    从谷紫衫房间出来后,晨锋就直接回了自己房间,躺下就是一个晚上过去了。

    直到第二天。

    显然是晨锋昨天晚上话起到了作用。这不,一大早的,谷紫衫就携带她的妹妹来到了晨锋房门前敲门。

    还没起床的晨锋随便拿了一件衬衫穿上就去开门。

    打开门看到是谷紫衫姐妹两,心里是高兴的,但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

    “哥哥早上好。”谷紫雨很礼貌的喊道。

    晨锋摸了摸她的头问:“没有感到不舒服的地方吧?”

    “嗯,我身体已经好了,谢谢哥哥。”谷紫衫说道。

    晨锋只是笑笑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脸问谷紫衫:“想通了吗?”

    谷紫衫点了点头回答:“你说的对,她也总不能一直让我保护,我总得让她成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