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天才小农 > 第44章 闯码头
    一拳将壮汉库勒轰飞出去,王小宝如同猛虎下山,飞冲上去,三拳两脚,将几个大汉全都放倒在了地上。

    伸手抓住领头的大汉土鲁的脖颈,王小宝猛地抬起了拳头,吓得土鲁抱着头大叫:“饶命,饶命啊——”

    “别打了,快住手!”

    这时,一个清甜的声音传来,回头看时,才发现是格林娜。

    格林娜可能是听到了河边的动静,所以就赶了过来。

    见到王小宝正要殴打土鲁,格林娜连忙上前拦住了他。

    王小宝将土鲁丢开,摊手道:“是他们找事儿,说这里是他们的地头。”

    格林娜皱眉道:“他们说的没错,这里原本真的是他们的地盘。”

    王小宝翻着白眼道:“那怎么办?”

    格林娜走上前,看着土鲁等人,和颜悦色道:“几位大哥,真不好意思,我们夫妻两个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若有冒犯之处,还望见谅。”

    土鲁等人满脸尴尬,心说我们想不见谅也不行啊,咱们又打不过你男人。

    事到如今,土鲁等人也想通了,他们不是王小宝的对手,所以这块地盘铁定是守不住了,既然守不住了,与其结下仇怨,不如交个朋友。

    土鲁讪笑一下道:“没事没事,那个啥,是我们不好,冒犯你们了,那个,这块地盘归你们了,大家混口饭吃,都不容易。”

    土鲁说完话,招手带着几个大汉,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王小宝叫住了他们。

    土鲁吓了一跳,有些紧张地转身问道:“那个,还有事情吗?”

    王小宝问道:“你们平时也是靠卸货维持生计的吧?”

    土鲁点头道:“是啊。”

    王小宝好奇道:“你们还有其他地盘吗?”

    土鲁满脸窘迫,心说还其他地盘呢,就这块地盘,还是我们四个人好容易磨出来的,你以为地盘那么容易抢的么?

    见到四人的神情,王小宝猜到了大概,皱眉问道:“没法在这里做活计了,你们怎么生存?”

    土鲁摊摊手,无奈道:“再想想其他办法呗,实在不行,就去给巴依老爷当长工,也是卸货,不过他抽成很严重,一天下来也落不下几个钱。”

    王小宝想了一下,对他们道:“你们别走了,跟着我干吧,每天挣的钱,我们五个平分。”

    “真的?”

    土鲁眼睛一亮,和库勒等人对望一眼,不由都是满脸喜色。

    “哎呀,我早就听说过了,华夏国的人最是仗义,如今看来,果然不错,”一个略显瘦削的汉子跑上前,主动跟王小宝握手道:“朋友你好,我叫撒约夫,请问您怎么称呼?”

    “席勒,”王小宝回道。

    库勒好奇地看向王小宝,疑惑道:“那个,你不应该叫布鲁斯李吗?”

    “笨蛋,华夏国的姓氏多着呢,怎么可能每个人都叫布鲁斯李?”土鲁把库勒推开,上前和王小宝握手道:“席勒兄弟,没想到你这么大义,没说的,今天我请客,咱们去羊肉馆好好搓一顿,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的老大了,我们都跟着你干!”

    土鲁这话可不是乱说的,他是真心准备跟着王小宝干。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很简单,在码头这块地方,斗的是狠,比的是凶,他们四个人,天生就是和善性格,实在不适合在码头混,但是有了王小宝这个强人在前面冲杀,那形势就另说了。

    而且他也从王小宝的气质里看出来了,这家伙并非是池中之物,跟着他,以后说不定还能沾些光。

    王小宝对土鲁道:“多谢大哥的好意,不过我们还是先干活,完事再去吃饭吧。”

    “对对对,先干活,”土鲁连忙点头,视线落到格林娜身上,好奇地问王小宝道:“席勒兄弟,这位是弟妹?”

    “你们好,我叫格林娜,以后还请各位大哥多多关照,”格林娜上前打了个招呼。

    “弟妹真是善良又漂亮,哈哈,席勒兄弟好福气!”土鲁对王小宝竖竖大拇指,转身指挥库勒等人道:“快卸货,干完活好去吃饭!”

    土鲁说完话,带人跳到船上,开始干活,王小宝也跟了过去。

    土鲁见到他上船了,连忙对他道:“席勒兄弟,你就别干了,放心吧,工钱照样分你一份!你是我们的领头,怎么还能干活呢?”

    王小宝皱眉道:“不干活白拿钱,那怎么行?”

    土鲁还要说话,但是被王小宝挥手打断了。

    不多时,一船货卸完,拿了一千块工钱,王小宝给每人分了两百。

    土鲁有些过意不去,真人投注:毕竟刚才干活的时候,他们四个人加起来还没王小宝干的多,所以就各自抽出一百来,准备交给王小宝。

    王小宝推脱不要,土鲁却偏要他收着。

    格林娜在旁边看了,就笑着道:“好了,都别推了,就用这些钱请了客,这样就都不亏了。”

    土鲁眼睛一亮,夸了句“还是弟妹有办法”,尔后就拉着王小宝和格林娜,一群人朝羊肉馆赶去了。

    在羊肉馆里坐下来,大家互相介绍一番,王小宝才知道土鲁四人都不是本地人,他们也是逃难过来的,都没什么大本事,最后就只能靠出卖蛮力混口饭吃。

    四人中,土鲁年纪最大,快四十岁了,撒约夫其次,三十来岁,库勒二十五岁,剩下那个叫索莱的,长得白白净净,细细高高,天生是个内向性格,为人很腼腆,只有二十来岁,平时基本不怎么说话,像个娘们儿。

    不一会儿,大碗的羊肉汤上来,喷香馕成摞放在桌子中间,王小宝一边招呼大家吃东西,一边就问土鲁:“土鲁大哥,我听说这切诺河里盛满黄金,任何人到这里都可以发大财,怎么你们却只能在码头干苦活呢?”

    土鲁叹气道:“的确啊,切诺河是伊过唯一的一条大河,里面真的是盛满了黄金,大凡能够在河上做点生意,甭管是搞运输,还是卖蔬菜,都可以大赚特赚,但是可惜呀,所有的生意都已经有人在做了,大家都有自己的码头和地盘,甚至有自己专门的生意,后来的人想要涉足进去,那是千难万难啊,说白了,你想在河上做生意,那就不是单纯做生意,而是从别人嘴里抢饭吃,你说别人会乐意吗?”

    王小宝点点头,早已预料到这个情况,但是还是问道:“土鲁大哥,依你看,在河上做生意,哪个行当最赚钱?”

    土鲁好奇地看着王小宝道:“席勒兄弟,莫非你想做河上的生意?”

    王小宝笑道:“我就是随口问问,你先说说看。”

    土鲁点头道:“要说赚钱,那肯定是贩卖米面和果蔬,不过风险都很大,米面容易过水霉烂,果蔬容易坏掉,而且起步很难,首先你得有船,其次你得有自己的码头和店面,这样才能购销一条龙,赚到更多的钱。当然了,这一切的前提是,你必须得到巴依老爷的同意。”

    王小宝好奇道:“巴依老爷是做什么的?”

    撒约夫介绍道:“巴依老爷是大财主,也是切诺河下游最大的军阀力量,他手里有一支接近两百人的军队,切诺河下游的所有生意都由他说了算。”

    王小宝皱眉道:“他说了算,那你们的正府呢?”

    “正府?”土鲁等人笑了起来,“那玩意儿不就是骗人的嘛,他们除了拉选票吃黑钱,哪里还会干正事儿?”

    看来小国的悲哀并非是没有原由的,说白了,伊国是典型的被西方民主自由体制忽悠瘸了的傻瓜,他们以为追求西方的体制,结果就是导致国内军阀割据,恐怖蔓延,民不聊生。

    有句话说得好,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这些小国一直不明白什么叫理论联系实际,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样的体制适合自己的国家,结果盲目学习照抄,最后的苦果就是从此一蹶不振,长期内乱!

    看来,想要在切诺河上做生意,首先得搞定这个巴依老爷。

    可是那家伙属于土著军阀等级的存在,手里有的是人和枪,所以说,对付他,只怕不能硬来,得智取。

    接下来,王小宝又询问了买船、运货、开店等等事宜,一切都打听清楚之后,这才带着格林娜回家。

    回去的路上,格林娜就好奇地问他:“你是不是要买船搞运输?”

    王小宝点点头道:“我准备贩卖一些米面和蔬菜过来,咱们可以在镇上开一家集粮米、果蔬、饭店为一体的大店面,咱们运输过来的东西,一部分供店里使用,其余的再卖给其他人。”

    格林娜吃惊道:“你疯了吧,你知道那需要多少钱吗?别的不说,就说买船的钱,我们就出不起。”

    王小宝笑了笑,揽着她的肩膀道:“放心吧,我会想办法的。”

    格林娜皱眉道:“你能想什么办法?莫非去抢?”

    “这是个好主意,我觉得可以试试,”王小宝笑道。

    格林娜生气地推开他,嘟着小嘴道:“人家好好跟你说话,结果你没个正经!”

    “哈哈,别生气,我开个玩笑而已,”王小宝握住格林娜的手,思绪飘出了很远。

    现在的关键是弄到钱,可是钱不是那么好搞定的,总不能真的去抢,那样的话,肯定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想了很久,王小宝就对格林娜道:“陪我去镇上走走吧,我给你买个手机吧。”

    格林娜摇头道:“要那个做什么?基本上没啥信号的,想打电话,还是用公用电话为好。”

    “那就陪我打个电话吧,”王小宝说道。

    格林娜好奇地看着他,皱眉道:“你想起之前的事情了?”

    王小宝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不合时宜。

    讪笑一下,他对格林娜道:“想起来一个老朋友,我似乎记得他的号码,我想和他联系一下。”

    格林娜惊愕道:“你是要他来接你回去?”

    见到格林娜紧张的模样,王小宝有些不忍,禁不住抱住她,亲了一下道:“放心吧,就算要走,我也一定不会丢下你。”

    “我才不要跟你走,我不会离开自己的国家,”格林娜噘着小嘴,傲娇地说道,但是态度比起之前已经软化了很多,很有一种欲拒还迎的意思。

    到了公用电话亭,王小宝交了钱,拨通了郝杰的号码,对里面道:“我要钱,今天夜里给我从天上掉一些伊国钞票下来,地点在切诺河旺角镇附近。”

    说完话,王小宝挂了电话。

    格林娜诧异道:“你刚才说了什么?什么从天上掉钞票?”

    王小宝摊手道:“我这不是学你们吗?”

    “学我们?”格林娜满眼疑惑。

    “对呀,你们不是信仰真主吗?我也有自己的真主,我刚才打电话跟他说了,让他给我掉点钱下来,嘿嘿,怎么样,要不要看看我的真主神迹?说不定今晚真的会有钱从天上掉下来哦,”王小宝看着格林娜道。

    格林娜气得跺脚:“神经病,我才懒得理你呢,你要发疯就自己去吧。”

    格林娜说完话,转身朝河边走去了。

    王小宝笑了笑,快步追了上去。

    直到两人走远,看管电话亭的老大爷才摇头叹气道:“这华夏小伙子看来病得不轻啊。”

    ……

    夜幕降临,格林娜已经睡下了,但是又忍不住起身在屋里来回走动起来。

    王小宝出去了,甚至还租了一辆皮卡车,说是去迎接真主赐给他的钞票,格林娜总觉得这个事情有些奇怪,心里七上八下的,有些担心他,但是又不知道去哪里找他。

    直到深夜零点左右,门口才传来汽车发动机声,格林娜听了之后,慌忙跑了出去,结果差点没撞到车上去。

    王小宝的车子直接撞到门边的墙上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王小宝跳下车子,郁闷道:“奶奶的,幸好是在沙漠里,到处都是路,随便开随便撞,这要是在老家,估计今晚就交代了。”

    格林娜气愤道:“你还有嘴说呢,你看你怎么开的车子?墙都被你撞坏了。”

    王小宝挠头道:“哎呀,人家也是第一次开车嘛,多包涵哈。”

    格林娜彻底醉了,心说不了个是吧?你不会开车还开车做什么?这不是找死吗?

    “没办法,没车子弄不回来这些东西,”王小宝咧嘴一笑,拉着她跑到车后,把车框里的一只大木箱子掀开,露出了满满一箱子钞票,瞬间把格林娜惊得目瞪口呆,还以为真的是真主显灵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