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都市最强仙圣 > 第2章 微弱的灵气
    林浩却是头也没回,快步朝着前边走去,陆诗琪在后边一直追着。

    “你站住啊。”陆诗琪见到林浩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气的直跺脚,林浩看似不慢的脚步,竟然让全力追赶的她都是远远的吊在后面。

    突然来到一处巷子,林浩的脚步变缓了许多,他双眸一闪,不禁惊咦一声,喃喃自语道:“微弱的灵气。”

    重回到地球之后,他便是没有感应到有什么灵气,却没想到这里竟然有微弱的灵气,即便很微弱,不过对于林浩来说也是一种欣慰,他体内几缕灵气几乎都快消散尽了,想要回到自己的巅峰状态,不知道是何年马月了。

    陆诗琪上气不接下气的赶了过来,白皙如玉的娇俏面颊上渗出细密晶莹的汗珠,她来到林浩的身前:“恩人,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却见林浩又是加快速度拐进了一条巷子,这条巷子颇为雅静,却是一排古色生香的仿古建筑物,看上去颇为华美。

    林浩来到一处店面前,抬头看了一眼,店铺的上面写着紫金楼三个大字,竟然是一家古玩店。

    他径直走了进去,进入之后是个大厅,两旁放着几个木架,木架上有不少的古玩。

    一个老者闭目养神的躺在一张躺椅上,半眯着眼睛。

    林浩刚一走进来,那老者眼眸微微开阖了一下,目光看向林浩。

    大概是林浩的一身装扮奇特,让老者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露出怪异之色。

    林浩刚一踏入,陆诗琪紧跟着走了进来,她并没有注意到牌匾之上的紫金楼三个字。

    在一块拳头大小的古玉之前,林浩站在了那里,目光打量了那件有些古旧,甚至还有些细密裂缝的古玉,他明显感应到里面若有若无的灵气。

    强行压下心中的激动,林浩目光一转,看向躺在躺椅的老者,问道:“这块古玉怎么卖。”

    老者眼眸一抬,看了一眼林浩站在的古玉之前,突然摇头道:“先生,不好意思,这件古玉是老夫的家传玉佩,不外卖的,你要是看上其他的,倒是可以。”

    “家传不卖。”林浩眉梢一挑,他现在急需要灵气恢复自己的修为,他目光灼灼的看向老者,突然开口说道:“如果我看得没错的话,老先生的性命只怕不足三个月了吧。”

    林浩身后的陆诗琪听了林浩这句话,面容微微一变,神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林浩,心里嘀咕着这家伙怎么诅咒人家老人家,这下可好,待会儿这老人家肯定会跳脚骂他。

    此话一出,那躺椅上的老者浑浊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精芒,竟然坐直了身子,目光死死的盯着林浩。

    陆诗琪见状,心道这下惨了,这家伙一定要逞口舌之利么,看这老者的架势,分明是要掐架的势头。

    “若是我能治好老先生体内的顽疾,这玉佩给我如何。”林浩神色平静,目光淡淡的看向老者。

    老者眼眸之中尽是震骇之色,连声音都有些发颤,“先生您说什么?您能治好老夫体内的顽疾?”

    别人或许不知道他体内的顽疾已经病入骨髓,能活过三个月都是个奇迹,没想到林浩一眼就看出了他体内的顽疾,而且一语成谶。

    “你就说答应不答应。”林浩镇定自若的说道,在仙界,他是别人仰望的绝世丹圣,无论是阵法、符道、炼丹都是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寻常的一些仙尊、仙帝求药而不得。

    “要是先生能够治疗老夫体内的顽疾,老夫答应了。”老者看着林浩,沉默了一会儿,咬牙说道。

    林浩微微一点,刚要准备治疗,就在此时,门外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爷爷,我带来了北海市的张神医来了。”

    话音一落,只见门口走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的少女,这少女不过二十上下的年纪,,肤白如玉,面容娇媚。穿着一件米黄色的裙子,露出那双修长白皙的大长腿,她的身材发育很好,一袭裙袍下凹凸有致,胸前垒起了一道曼妙起伏的幅度。

    林浩只是平静的看了她一眼,在仙界,他不知道看过了多少绝代芳华的仙子、圣女,地球的女子哪怕再美,也美不过仙子、圣女,所以他并未有过多的目光停留在那少女的身上。

    少女走进来的时候,这才发现林浩与陆诗琪,她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林浩,见林浩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皱了皱鼻子,露出一丝鄙夷与不屑,她不明白怎么会有乞丐进入他们店内来。

    在其身后,一个白发苍苍,精神矍铄的老者跟随在她的身后,这老者身穿藏青色的大褂,下身一件黑色的宽松裤。

    老者从躺椅上站起身来,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青青,你这丫头为了老头的病四处奔波,真是难为你了。”

    说罢,他目光看向自己孙女身后的老者,打量了一眼,突然肃容说道:“莫非阁下就是北海市九针妙手张百年老先生,我在报纸上见过老先生的新闻,传闻老先生的一手九针妙手传得神乎其神,真是传闻不如见面,见面胜过传闻。”

    “凌老先生过奖了,张某也是久闻凌老先生大名。”老者谦虚的回了一句,目光却是看向了一旁的林浩与陆诗琪。

    老者此时见到张百年之后,几乎忽略了林浩,他突然之间,转念一想,林浩才多大的年纪,他体内的顽疾可是看遍了国内的专家与神医几乎都是无解了,有可能这家伙从何处打听到老夫的病,所以想要来骗取一些财物,这样一想,便是想通了。

    不过见张百年眼神带着询问的意思,凌老先生眼眸深处不露痕迹的闪过对林浩的轻蔑与鄙夷,说道:“这位先生也是刚来不久,他说能够医治老夫体内的顽疾。”

    哪知道,凌老先生的话一落下,张百年还没说话,凌青青却是满脸鄙夷的看了一眼旁边气定神闲的林浩,冷哼一声:“骗人也不看看什么地方,这是紫金楼,你年纪轻轻的竟然在这里骗我爷爷的东西,不知死活的东西,也敢冒充神医。”

    说完,她看向自己的爷爷,说道:“爷爷,你一大把年纪了,平日里也是精明得很,怎么会被这家伙玩弄于股掌之中。”

    凌老先生尴尬一笑,尽管对林浩态度转变,有些不满,不过他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或许这位小兄弟还真有点本事呢。”

    他嘴上这么说,不过称呼都是从先生变成小兄弟,任谁都能够听得出来,这是对林浩的不满。

    张百年在旁边淡淡的扫了一眼林浩,语气严厉道:“现在的一些小家伙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坑蒙拐骗也不看看什么地方。”

    陆诗琪初时听到紫金楼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面容陡然大变,紫金楼啊,她也是对其有所耳闻,听闻这楼中的主人可是一位当年叱咤南阳市的大人物,黑白两道通吃。

    新书发布,求推荐,求收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