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都市最强仙圣 > 第4章 治疗顽疾
    林浩说这句话的时候是对凌老先生说的,他甚至看都未看凌青青一眼。

    凌老先生微微一愣,见林浩气定神闲,淡定自若的模样,神情并非作假,他将信将疑的道:“老夫的病反正也不过三月而已,也罢,你只要治好我,老夫那玉佩就送你了。”

    凌青青见自己爷爷听信了林浩的话,顿时一急,伸手一指林浩:“爷爷...你还真相信他的鬼话...”

    她的声音还未落下,凌老先生伸出一只手打断了她的话:“青青,姑且由这位小兄弟一治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凌青青哼了一声,目光冷冷的瞪了林浩一眼:“小子,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招,姑奶奶绝对饶不了你。”

    张百年在旁边也是冷眼旁观,冷哼一声:“初生牛犊不怕虎,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也罢,老夫倒也想见识一下你如何治疗好凌老先生。”

    林浩却是没有搭理两人,说道:“不知道先生家中可有银针。”

    凌老先生还没说话,旁边的张百年似乎看不下去了,嗤笑一声:“凌老先生的病已经病入骨髓,你却说用银针来治病,光是这一点,就说明你对医术根本一窍不通。”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林浩转过头,目光冷冷的瞪了张百年一眼,仅仅是一眼,那双眸子的寒意让张百年都是心头一跳。

    张百年硬着头皮,鼓眼道:“你...”

    他终究没有继续说什么,林浩的那双眸子变得冷酷无情,让他也不禁打了个激灵。

    “青青,去我的卧室取银针来。”凌老先生淡淡一笑,吩咐凌青青。

    凌青青目光淡淡的看了林浩一眼,那眸子之中带着几分警告,转身走进了后门。

    不大一会儿,凌青青折回,将一个布袋直接丢给了林浩。

    陆诗琪看着林浩,欲言又止,好几次都拉了一下林浩的衣角,不过林浩对她不理不睬,让这位长腿美女校花一阵气结。

    林浩示意凌老先生坐下来,他将一根银针直接扎在了凌老先生的百会穴上,很快在中府、神庭、人中,灵墟、紫宫几个穴位都是扎了几针。

    他体内剩余的几缕灵气顺着几根银针没入到凌老先生的体内。

    将这几根银针扎下去后,林浩的额头已经冒汗。

    凌老先生只觉得林浩每次扎针之后,一股暖流顺着他的奇经八脉,直接涌入到四肢百骸,浑身仿佛沉浸在灵液的浸泡之中。

    让他浑身舒泰,全身的细胞仿佛都扩张了,大肆的吸收那一股股暖流。

    陆诗琪满脸紧张的看着这一幕,要是林浩救治失败,她不难想象,绝对会出不了紫金楼这个门。

    过了一会儿,林浩将银针全部拔了下来,旁边的张百年见到这一幕,脸上挂着冷笑,要是都像林浩这样就能够治疗绝症,那全国这么多的医院在面对一些绝症之上的时候,也不会无能为力。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将银针全部收回了布袋之后,林浩淡淡的开口。

    张百年刚要怒斥林浩,这随便几针就问人家怎么样,这家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难道扎几针还治疗好不成。

    却听凌老先生扭动了一下脖子与胳膊,满脸惊喜道:“先生,我感觉身体浑身舒适,而且体力充沛,精神也比之前要好上百倍,这...不可思议,我没事了。”

    凌青青娇躯一震,满脸难以置信,张百年目瞪口呆,露出不可思议之色,陆诗琪呆若木鸡,有些震惊。

    三人的神情各异,都是看向凌老先生。

    张百年很快反应过来,他大吼一声:“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扎几针就治好凌老先生。”

    林浩见这老家伙接二连三的找茬,也有几分怒意,若非他刚回到地球,修为尽失。要是在仙界,有敢这么跟他说话的,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他冷笑道:“你自己是庸医,治不好的病,难道别人就治不好,不要以你那狭隘的心态去揣度别人。”

    “你...”张百年见一个毛头小子竟然如此斥责自己,要知道以林浩这年纪,比他的徒子徒孙还小,他还从未受到过这种委屈,气的眼珠子几乎都要鼓出来,怒哼道:“我替凌老先生诊断一下就知道了,待会儿看你有什么话说。”

    林浩冷冷一笑,背负着双手,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张百年走到凌老先生身前,说道:“凌老先生,我替你看看。”

    凌老先生感觉浑身精力充沛,此时此刻连头猛虎都能打死。

    他点了点头,张百年伸手把脉,先是神色平静,很快脸色猛然一变。

    他失魂落魄般的放下凌老先生的手腕,一脸苍白,喃喃自语道:“怎么...怎么可能,凌老先生的病明明只有三个月不到。”

    凌青青见到神医如此模样,也忍不住问道:“张神医,怎么样,我爷爷他...”

    张百年苦笑一声道:“你爷爷他...他的病痊愈了。”

    “什么?”

    一石惊起千层浪,张百年是什么人,那可是北海市鼎鼎有名的神医,他说的话就是权威。

    “痊愈了。”凌青青一脸惊喜,道:“您说我爷爷他已经病好了。”

    张百年有些哭笑不得,刚才他还百般讥讽林浩,现在只觉得被一个无形的巴掌直接抽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

    林浩看也没看他一眼,对凌老先生说道:“我已经把你治疗好了,那玉佩就是我的了。”

    他也没征求凌老先生是不是答应,走到柜台,直接取了那玉佩。

    凌老先生见状,急忙躬身行了一礼,说道:“这是先生应该拿的。”

    之前他还将信将疑,此时几乎对林浩达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他的绝症几乎被全国大多数知名医院判了死刑,却没想到被林浩几针下去就治疗好了。

    这神乎其神的手段,让他心悦诚服。

    张百年站在这里,如坐针毡,只觉得无地自容,连忙说道:“老朽还有要事,就先行一步了。”

    说罢,他转身就走,凌青青在身后立刻跟了上去要送他,被他摆手制止。

    林浩握住这件玉佩,感应到这玉佩之中的丝丝灵气,露出一丝精芒。他转身也朝着门外走去。

    “先生,还未请教尊姓大名。”凌老先生此时对林浩心悦诚服,见林浩要走,连忙行了一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