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都市最强仙圣 > 第67章 辣眼睛的东西
    张叔目光阴恻恻的看向林浩所在的方向,面色阴沉的难看。

    突然朝着林浩大喝一声:“小子,是你打伤了我家少爷?”

    突如其来的大吼声,令得全场的目光全部看向了张叔。

    然后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见张叔的目光看向旁边角落中的一个青年,不少人微微皱眉。

    有些人因为后来的,并未看到林浩之前单手拍死外劲中期高手,一脚踩死马文元那一幕。

    这些人不知道什么原因,于家之人怎么突然朝着一个青年发难。

    那跟铁道人正相谈正欢的于少的二叔也是眉头一皱,目光看了过去。

    凌南天见对方的眼神看着林浩,面色一变。

    于家,虽然是北阳市的势力,但是家大势大,影响力可不小,哪怕在南阳市那都是令人闻之色变的大家族,就连马家与之相比,都是差别悬殊,不可同言而语。

    传闻于家有位内劲大圆满的高手坐镇,内劲大圆满高手,那可是内劲之中的巅峰高手,几乎无敌的存在。

    林浩得罪了马家或许还有些周旋的余地,但是得罪于家,那肯定是凶多吉少。

    在凌南天的潜意识里,林浩虽然也是内劲高手,但是绝对不是内劲大圆满的高手,因为百年以来,还从未见过有任何一个二十左右,就达到内劲大圆满的妖孽天才,真人投注:即便林浩实力不弱,也是不可能可以媲美内劲大圆满的高手。

    凌青青也是美眸好奇的看了过去,结果看到轮椅上的于少的时候,神色略变。

    蓝魅KTV中她看到林浩当天打翻的于少,没想到是他。

    一些与马家有些交好的家族见到这一幕,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刚才马文元被林浩所杀,那些交好的家族见林浩如此强势,实力不弱,吓得不敢替他们冒头。

    如今于家有高手而来,似乎与这小子有隙,看来有好戏看了,这家伙今天死定了。

    一些人看向林浩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怜悯的色彩,林浩年纪轻轻,实力超群,如此下去,踏入内劲也是指日可待。

    可惜了一个天才苗子,有人惋惜。

    在众人的目光之中,林浩神色平静,镇定自若,一双眸子淡淡的看着呵斥他的张叔,语气淡淡的道:“你是在说我么。”

    张叔瞳孔一缩,冷哼一声,神态傲然道:“不是说你这黄毛小儿,难道是说别人不成。”

    他的眸光如电,又扫了一眼林浩身旁的凌南天,他只当林浩是以凌南天为背后依仗的,轻蔑一笑,说道:“你打了我家于少爷,以为凌南天就可以庇护得了你,区区凌南天,在我于家眼中,不过蝼蚁尔,你现在滚出来,自断双腿,跪在我家少爷面前忏悔,恳求我家少爷原谅,说不得老夫今日饶你不死。”

    于少看向林浩的眼眸带着无比的怨毒之色,尖着嗓子道:“张叔,我要看到那小子的手脚在我面前寸寸被敲断,我要看他像条哈巴狗一样的跪求我。”

    “放心,于少爷。”张叔微微点头,神态倨傲,冷哼道:“小子,现在滚出来,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他威风凛凛,目光如电,带着几分睥睨之势,似乎在他看来,他要弄死林浩,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

    于家,那可是北阳市首屈一指的地下势力,虽然明面上,北阳有其他几大势力掌控,但是武道界中,于家几乎位列北阳四大势力之一。

    凌南天露出一丝苦笑,他站起身来,连忙说道:“这其中说不定有什么误会。”

    张叔不屑的看了一眼凌南天:“误会,什么误会,凌南天,你的小辈你不好好管教,我没有追究你的失责之罪就罢了,你还敢替这小畜生求情,今日谁求情都没用,既然你没有好好管教他,那就由老夫管教一番。”

    凌南天面色一僵,在南阳这一亩三分地上,一般人见了他都会给他三分薄面,结果这张叔竟然丝毫不给他情面。

    他面色一阵白一阵青,杵在那里一动不动。

    “嘿嘿,这家伙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得罪于家,看来于家要拿他开刀了。”有人幸灾乐祸的说道。

    “年纪轻轻,锋芒毕露,不见得是什么好事,他得罪马家也就算了,如今得罪于家,看来凶多吉少。”有人惋惜一声。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知道收敛一下自己的锋芒,吃亏的终究是自己。”

    ...

    众人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星月大师看向林浩,银眉一挑,他自然也看不出林浩的修为,只是觉得林浩面对于家的喝问,竟然能够保持镇定,露出几分诧异之色。

    铁道人看着林浩,却是摇头一笑,没有多说什么,不过那眼中却闪过一丝不屑之色。

    他与于家有些交情,内心深处自然偏向于家这边。

    神医谷的炎长老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露出一丝笑容,在他眼中,林浩只怕是凌南天家族中一个小辈而已,发生这种事情,这无非是一个小插曲罢了,林浩在于家面前如同一只蝼蚁一般,哪怕凌南天也保不住他。

    “看来那天你得到的教训不够,仗着一个老狗撑腰,出来乱吠。”林浩在众人的目光中,豁然而起,他目光冷厉如刀,扫了一眼轮椅上的于少,又看了一眼旁边一脸傲然的张叔,说道:“林某人喜欢清静,可惜偏偏有些不长眼睛的垃圾过来让我辣眼睛,也罢,既然几个碍眼的东西跳出来,我也不介意清理一下。”

    林浩的一句话,无异于晴天里的一个霹雳,众人被林浩的话雷得外焦里嫩。

    那可是于家啊,这家伙真够狂妄的,竟然口出狂言,说于家之人是垃圾。

    这简直是他们第一次听到这种话,于家那可是北阳市的庞然大物,地位超凡,平时里一些达官贵人,名流政客去了于家都是恭恭敬敬,俯首帖耳。

    “疯子,这家伙肯定是个疯子,不然不会说这种话来,这不明摆着激怒于家么。”有人吞了口吐沫,颤声开口。

    “说不定他是想要求一个痛快点的,所以干脆激怒于家高手,直接给他致命一击。”有人自作聪明的分析说道。

    “应该如此,不然不会这么作死。”有人接口说道。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