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来书写时光 > 第19章 夜袭联营
    两个大男人面对面,还唱情歌,听得梁君和宋忠一身的鸡皮疙瘩,曲钱也很无语,但还是得厚着脸皮笑道:“哈哈,国师说笑了,心意我了解了,但手头上的意思还是要表示表示嘛~”

    吴振玩笑也开了,也是时候做正事了,他不再嬉皮笑脸,直接说道:“我给你一个亿吧,但是我们需要一个月的时间筹集资金,一个月之后我们自当双手奉上!”

    一个亿!这是什么概念,可以说是一个国家所有的钱财了,曲钱自然答应下来,别说一个月,就算一年,他也能等啊!

    两名使者赚的盆满钵满,屁颠屁颠地回到了各自营地,空荡荡的议事厅里只剩下了梁君和吴振。

    梁君一脸哭丧的表情:“国师啊,你这是直接把平津国给卖了啊!”

    吴振没好气道:“你激动个啥,他们拿到钱和地了吗?我这么说不过是让他们放松警惕,反正嘴上说说而已,又不会掉一块肉!”

    “赶紧召集你手里头还有的兵力,今晚我就要把他们杀的片甲不留!”

    吴振的眼光中透露出杀气,让梁君如同身处寒窖,没想到看似痴傻的国师竟是杀心极重!

    延平国和天庆国谈判成功,收获颇丰,在营地里把酒言欢,一片喜庆,估计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眼中的弱鸡竟敢偷袭他们!

    凌晨1-2点是人最想睡觉的时刻,吴振率领骑兵团俯冲而下,那速度不用多说,他们见人就杀,毫不留情,许多人就这样在梦境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玩过手游的都知道先手的重要性,当你被打掉大半条血,就算你装备逆天,你也提不起反打的力气了!

    “敌袭!有敌袭!啊~~”

    终于有人反应过来,拉响了敌袭的警报,可是修士们爬起来的第一反应不是反抗而是逃跑!

    偶尔有那么几个还清醒着的,他们想反抗,可是人群疯狂后涌,直接把他们踩死!

    兵败如山倒,一日骄奢,终生遗恨!

    “我乃天庆国镇边大将军李广林!谁敢退,我必屠你全家!”

    这时,敌军将领慌了,想要以杀止退,而退意汹涌的修士们还真被震慑住了,慢慢地有重整旗鼓之意。

    吴振听声辩位,手中长枪抛出,同时使出了灵力和精神力,长枪如同夜里极光,准确而迅猛地取下了李广林的首级!

    随着李广林倒下,原本趋于稳定的敌军又四散而逃。

    吴振领兵杀的兴起,这一战从黑夜杀到白天,真的是浮尸千里,血气漫天!

    延平国和天庆国逃走的修士仅仅是来时的十分之一。

    乘胜追击是肯定的,但是先打哪边就是个问题了。

    夕光以东是天庆国,以西则是延平国,兵贵神速,这时的抉择就显得尤为重要。

    “胜斌何在?”吴振横枪立马,高声喝道。

    胜斌是吴振手下负责情报工作之人,早在数年前,吴振就已经着手情报收集了,这就好比你投资一个项目,总得先了解详细资料才能舍得投入啊。

    “末将在!”胜斌从人群中走出,单膝跪地行礼。

    “说说敌军的军力情况!”

    “此次敌军军力相差较大,其中天庆国由李广林及单重义领军,单重义是天庆国的天才虎将,年仅35便已达到筑基期十阶,而李广林虽然修为略低,但却老而稳重,两人互补互助为天庆国立下不少汗马功劳!”

    “而延平国的军力则要弱上许多,他们此次的将领原本是周坚,周坚修为颇高,已经突破了金丹境,是延平国修为最高者。

    但延平王为了给太子树立威望,所以让太子监军,太子昏庸无能,偏听偏信,竟然废了周坚,任用自己的亲信吴壤,吴壤巧言令色,只是溜须拍马之辈,已经死在了昨夜的乱战之中!”

    “哦,难怪昨天都不见延平国有人反抗,那天庆国的单重义怎么也没见露面!”

    “呃~单重义此人有不良嗜酒的喜好,估计是昨夜喝多了。。”

    吴振心里一盘算便已做出了决定。

    “所有人全速出发,绕过祁凉山脉,直接攻克凉山城!”

    天庆国与平津国隔着祁凉山脉,祁凉山脉蔓延毒雾,必须通过镇天城才能直通天庆国。

    眼下单重义已经逃往镇天城,如果直接攻打势必遭到强烈反扑,所以吴振绕过镇天城直接攻打其后的凉山城!

    祁凉山脉高耸入云,道路也是迂回崎岖,只见一列列飞骑从云间穿过,他们不论是飞骑还是骑士,口鼻均用白布捂住。

    这一行人自然就是吴振他们,这些飞骑其实并不是纯飞骑,名叫栖云兽,是一种身有肉翼的陆空两行兽,主要在地上生活,但短途飞行也能胜任。

    祁凉山脉的毒雾其实是一种氯气,只能说远古时代就是危险,氯气这种东西,在地球是不可能天然存在的,如果有得选择,吴振真想回地球,这里太危险了!

    氯气是一种有剧毒气体,人体吸入后,会对呼吸道造成巨大伤害从而使人窒息,所以吴振将口罩在碘化钠和淀粉的混合液中浸泡。

    碘化钠吸收氯气生成碘,碘遇淀粉又变蓝,所以骑兵们只要根据口罩蓝色的深浅判断是否需要更换。

    栖云兽在空中飞行了大约一整天,才飞出山脉,抵达凉山城。

    此时正值夜晚,吴振命令所有人脱了衣服,换上从天庆国修士身上扒下来的衣服,装成败兵模样向城门赶去!

    “城下何人?”守城的门卫在城楼上喊到。

    “快快开门,我们是单将军手下,我们在夕关中了埋伏,李将军惨死,单将军死守镇天城,我们是来请援兵的!”

    城卫思考了一会,还是把城门打开,因为如果镇天城失守,他们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收不到!

    黑夜中,狼的獠牙慢慢显露,吴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了凉山城。之后他又故技重施,冒充凉山城逃兵攻克了金雾城和紫砂城。

    连下三城后,骑兵们也已疲劳不已,吴振为了首尾兼顾,让小部分兵力守住凉山城,待整顿好后,再行攻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