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来书写时光 > 第27章 休养生息
    看着秦滔天的凄惨下场,天边城的旧部心头一凉,生怕吴振是要釜底抽薪,连根拔起。

    但是被安排在路旁迎宾的凡人们则是开心不已,秦滔天根本没把他们当人,如今落得如此田地,也是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你们不用紧张,我不是滥杀无辜之人,秦滔天草菅人命,冷血无情,想必你们在他手下也不好过,否则我这么对他,怎会无人替他求情!”

    “我是庆天城的新王,你们要记住了,做为一个修真者,并不是说可以虐待凡人,相反,修为越高,越应该维护弱小。”

    吴振的话让所有人心头一亮,尤其是站在路边的凡人,都流出了激动的泪水。

    看见百姓们这样的生活状态,吴振加快了步伐,仅仅一天时间便行军至庆天城外。

    他一定要尽快占领天庆国,改善修真的风气,拯救凡人悲惨的境遇!

    漆黑的夜里,吴振站在城下,眺望城头,一人身着夜行衣,从夜色中显现。

    “天神,一切安排就绪,只待您一声令下,庆天城唾手可得!”

    吴振斜眼瞟了他一眼:“下去吧。”

    待黑衣人消失不见,吴振长叹一声:“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庆天城总共才三万兵力,而且全都是养尊处优的王家子弟兵,如果不是王族那可怜的自尊作祟,底下臣子早就举旗投降了。

    “刘臣相你看这可如何是好?叛军三十万大军,我方才三万左右兵力,这怎么打嘛!”

    “你问我有什么用,我已经无数次向太后建议投降了,可是太后不仅不听,反倒还杀了很多劝降之臣。”

    “太后这是死也要拉我等入坑啊,秋思议对天庆王族恨之入骨,现在他死了,继位的贼子肯定不会放过王族的。”

    “是啊,我听说继位的贼子自命天神,对主动投降的城主都是以礼相待,官保原职,太后这不投降可是把我等害苦了!”

    庆天城的朝堂早已乱成一团,此时程天平已死,由太后监国,她虽想力挽狂澜,无奈人心离散,也只是做困兽之斗罢了。

    城外大军压境,将庆天城团团围住,别看守城的王家子弟兵个个身着黄金铠甲,其实心里怕得要死。

    吴振身骑言灵兽走在最前,所有人都望着他,知道他又要发表激动人心的战前演讲了。

    吴振清了清嗓子,直接对着城头就骂了起来:

    “陈凤!你这个bitch!你在宫中偷人,豢养面首,整日里奢靡浪荡,四处留情。

    为一己之私祸害朝堂,为争权夺利陷百姓于战乱!

    你怂恿国王御驾亲征,害他惨死沙场,自己则趁机掌控朝堂,大权在握。

    天庆旧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劝你投降不成,居然还被你斩首示众!

    你这**荡妇,天下人都该将你饮血食肉,裸体示众!”

    陈凤也就是天庆国的太后,一生雍容华贵,锦衣玉食,所有人对她都是俯首帖耳,唯唯诺诺,哪见过吴振这种泼妇骂街似的口诛笔伐!

    “你~你~你。。”

    她被气的面红耳赤,连呼吸都有种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吴振暗暗一笑,又接着说道:

    “你什么你,所有人听好了,只要是现在投降的,官保原职,全家免罪,负隅顽抗者,满门抄斩!”

    他话音刚落,城头立马有人喊到:“天神,我投降,我投降~”

    只见一个个身披黄金铠甲的士兵冲出人群,他们边跑边脱,铠甲被卸后,身后居然展开了一对布翼!

    这群人三步两跳的跳下城墙,在轻微的下坠后便在空中平稳地滑行起来,最后一个个准确无误的飞入了吴振大军的怀抱!

    城头的守兵们面面相觑:“尼玛还有这种操作?感情你们早就想好了怎么投降呢?连滑翔翼都准备好了?!!”

    一人起头,其他人云集而起,也不知谁又跳了出来,大声喊到:“大家跟我一起走,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我们可不要做这八婆的陪葬!”

    他说完还和变魔术似的拿出了一堆布翼,布翼被洒向天空,散落四处。

    在那么一刻的沉默后,几乎所有人都蹲下身子去抢布翼,还未开战天庆王族便已成溃败之势!

    陈凤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王族子弟兵,这些人都是自己的九族之亲啊,没想到大难临头之时竟然毫不犹豫地选择放弃抵抗。

    连王家子弟兵的统帅陈虔都临阵倒戈,毫不犹豫地冲下了城墙。

    身边的大臣一个个和看见了天堂似的往前奔跑,就算是从未穿过布翼的臣子也是蒙着头跳下城墙!

    “不要走,你们都是王族的血脉,是天庆国最后的希望啊!那贼子只是虚张声势,你们投降才是送死啊!”

    陈凤在乱军中凌乱,只有身边的侍女搀扶着她,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原来最没用的不是低贱的凡人,不是忠言逆耳的臣子,而是这些尸位素餐的血亲护卫啊!

    “参见天神,末将陈虔率天庆王族军投靠天神陛下!”

    吴振看着陈虔,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这种两面三刀之人,他是肯定不会收留的,但是要等完全攻克庆天城后再处理这些人渣。

    “陈将军识时务,知天命,实乃天纵之才,今日之事理当记大功一件,待我入城后,必当重赏!”

    “哈哈哈~多谢天神,陈凤你这婊子还不投降吗?天神乃天命所归,你冥顽不灵,活该落得如此下场!”

    陈虔见吴振许诺封赏,高兴至极,对着陈凤,也是他的亲舅妈,就是一顿毒骂。

    陈凤被气的满脸通红,手捂胸口,一口鲜血喷出!

    “太后,太后~~您要保重凤体啊!”此时也只有身边的侍女还会关心她了。

    “你这逆子!真是造孽啊,真是造孽啊,没想到我天庆国没有被他国压倒,没有被强敌打败,最后却是亡于内讧!”

    “我陈凤愧对先皇,任人唯亲,实在是咎由自取,不过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这群乱臣贼子的!”

    陈凤眼神凶狠的扫了吴振一眼,便从袖间掏出一柄短刀,刺入了自己的胸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