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来书写时光 > 第32章 杂交水稻
    夕阳西下,两人并肩而行,远远望去,就像一幅美丽的图画。

    接下来的时间,吴振重新规划官职,把文官之首交给了叶思玉,她才思敏捷,心思细腻,总能从一堆奏章中提取出有用的信息。

    所有的部门分化为建设部,农业部,工业部,法部,商部,教育部,后勤部。

    年纪偏大的官员全部一刀割掉,按退休处理,这样的设置直接把国家改成了现代化的形态。

    治理国家其实很简单,因为人民生而善良,不论哪朝哪代,底层人民对于国家的要求永远都是饿不死就行。

    解决温饱问题,吴振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杂交水稻,杂交水稻就比较有技术含量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找到“野败”。

    “野败”是一种雄性不育系生稻,通过它与雄性不育恢复系杂交,得出的种子就是杂交水稻了。

    其实用简单的话来说,杂交水稻就是把水稻中的优良基因整合到了一起。

    吴振花了点时间寻找野败,并着手培养,由于杂交水稻的培养需要大面积的产地,所以只能使用阵法了。

    在吴振看来,阵法和符术几乎一样,只不过阵法的规模更大罢了。

    吴振在学习天命阵法时,发现阵法就像地球的编程语言,虽然应用方向不同,但是只要你的逻辑够强,脑子够用,没有什么阵法是做不到的!

    只见他凭空虚点,食指波动,周围空气应声而动,忽然形成了一片隔离的空间。

    这个空间里似乎有种无形的力量在把控一切,温度恒定不变,昼夜不再更替,连忽慢忽快的风都变的匀速流动!

    没有了恶劣的环境,没有了黑夜的降临,水稻只进行光合作用,飞速生长着。只要静待种子的生成,杂交水稻的推广也就能够开始了。

    先有温饱再谈富强,杂交之法既然能用于水稻,为什么就不能用于灵药和灵草和种植呢?

    所以吴振这第二步研究自然就是杂交灵草的攻克,受限于时间,他只是精选了60种灵草进行杂交种植。

    这种研究需要相当大精力的投入,吴振仿佛又找到了在地球上当科学家的感觉。

    他整天邋邋遢遢,废寝忘食,终于在一个月后把所有杂交灵草的种子研制了出来。

    至此,天庆国势必会成为灵草灵药的大产国,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吴振深深明白自己还不具备完全自保的能力,所以只能进行闭关锁国,封锁消息。

    王国以上就是皇朝,一个皇朝由数十个王国组成,每个王国的政权更替都必须经过皇朝的允许。

    这也是吴振不改国号的原因,如果王国之间大范围合并,那么皇朝肯定会出面抹杀,这在他们眼里就是造反!

    现在天庆国和平津国都已经在自己的掌控范围内了。

    “待收了延平国后就该改头换面去祸害其他国家了。”

    吴振坐在王座上轻轻一叹。

    别看这几个月来攻城拔寨如此顺利,实际上真的是劳心劳力,一想想以后还有如此漫长的路,他真是有种心累的感觉。

    “报!天神不好了~~!不好了!~”

    一窜急促的报道声突兀响起,真是人未至声先至,吴振被呛了一个激灵,回头大骂道:“干什么毛里毛燥的!”

    来人正是胜斌,一般只有从别国打听到大消息才会来向吴振汇报。

    “不是~~是好消息,好消息。”

    “好好说!”

    “那个延平国把镇边将军周坚给处斩了!”

    “因为夕关一役战败,延平国太子魏明将责任推卸给周坚,周坚就这么被延平王族给冤死了!”

    吴振面色如水,就像一切了然于心。

    “难道周坚没有反抗吗?”

    “怎么会没有反抗,太子魏明阴险毒辣,夕关一败后明面上对周坚以礼相待,为自己的识人之误摆酒道歉。实则在酒里下毒,并埋伏杀手,在周坚毒效发作后将他围攻至死!

    但是这周坚也是英雄,就算身中剧毒,也连斩了数十名筑基期修士!”

    这种情况与吴振所料不差,当初不先攻打羸弱的延平国,而选择攻打天庆国,也是考虑到延平国会内讧的原因。

    地球的三国演义应该是无人不晓,曹操在大破袁绍之后,袁绍之子袁熙逃往辽东投靠了公孙康。

    曹操本欲乘胜追击,但郭嘉却劝曹操休养生息。

    几月后,公孙康果然和袁熙内讧,把袁熙的人头送给了曹操。

    吴振也是从中受了启示,如果当时直接攻打延平国,那么周坚定被重用,成为他攻城路上的一大障碍。

    相反,先缓几个月,等其内讧,那么延平国就不攻自破了。

    没有了周坚这名大将,吴振的西征之路显得毫无难度。

    还没开打,延平国那边便发出了谈和的请求,如果吴振是这个世界的人,也就同意了,可他得当救世主啊,那就不可能谈和!

    这次的战争可以用摧枯拉朽来形容,一个连反抗勇气都没有的国家,拿什么抵挡千军万马。

    延平国的都城叫做宋义,说也讽刺,直到兵临城下了,国王魏风才知道真正的战报。

    魏明欺下瞒上,当吴振连下三城时,他对魏风说:“天庆贼子抵抗强烈,正与我军相持不下。”

    当吴振连下五城时,他对魏风说:“我军已步步瓦解敌军的抵抗,他们已经在殊死抵抗!”

    当吴振连下十城时,他对魏风说:“敌军已成溃败之势,我军即将乘胜追击!”

    魏风看着城下黑压压的敌军,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过,说好的乘胜追击呢,尼玛对方都堵到家门口来了!

    此刻的魏明躲在魏风身后,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明显是刚被魏风修理了一顿。他看向吴振的眼光满是怨恨,仿佛想把吴振生吞活剥了。

    吴振也不想废话,直接一声令下,就是攻城。士兵们从四面八方围剿而去,仿佛要将宋义城生生淹没。

    魏风看了一眼吴振,对魏明说了些什么,然后率兵迎了上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