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来书写时光 > 第36章 以杀证道
    初次使用时光之力后,吴振彻底尝到了甜头,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征战沙场,以杀证道。

    吴振刚走出牢狱,胜斌就派人传来了密报,密报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周围邻国的动向。

    这些动向十分详细,就连某国的太后与哪个假太监有染,某国的王帝去哪个妓院嫖娼都有记录。

    这些消息吴振就当笑话看了,但是密报中有两条消息是用加粗字体书写的。

    一条消息是天麟皇朝即将举办十年一次的万方来朝大会,另一条信息则是天麟皇朝因收到魏明的举报,已经把吴振当成了谋反的逆贼。

    原来魏明在延平国被灭后逃到了天麟皇朝的都城——天麟城。

    这是魏风给他指的后路,一个亡国之君想要复辟,除了找强大的援手别无他法。

    魏明到了天麟城以后,本想找到天麟皇朝的平天侯徐广,可是王国之主在皇朝毫无地位,他连平天侯的府邸都无法靠近。

    无奈之下,魏明只好在徐广常去的妓院蹲点,也不知是命该如此还是天意弄人,原本好色的徐广竟然一连十年都没有去过妓院!

    最后魏明只好自己开了家妓院,并忍痛把最宠爱的小妾打造成了天麟城的头牌妓女。

    消息传的广了,终于把徐广给钓了出来,徐广阅女无数,那方面还真是有把刷子,输出起来真是一点也不含糊。

    “徐侯爷,你真的好厉害啊,弄的奴家舒服死了~”

    “嗯~你这小妖精还真是迷人,我一定要把你干上天!”

    房间内的肉搏大战正热火朝天的进行着,这让房外偷看的魏明很不是滋味,但一想到能借徐广复国,他还是喜大于悲的。

    好不容易风平浪静了,魏明正准备向徐广提出复国请求时,却见徐广抱着自己的小妾破门而出,一溜烟地就消失不见了。。。

    “徐侯爷,等等,等等~”

    魏明一边追,一边喊,可徐广的速度哪是他跟得上的,密谋了这么久,没想到除了给自己带了顶绿帽竟然什么也没干成。

    徐广怀里的小妾媚眼如丝,一边向徐广撒娇的同时,还不忘向魏明抛了一个媚眼,似乎是感谢他的成全。。

    当然,这一切吴振是不知情的,打听情报的还以为魏明成功了,殊不知吴振被举报是那小妾所为。

    小妾被徐广彻底地征服了,希望徐广能借此机会增加他在皇朝的威望。

    徐广这人虽然好色无耻,但手下却有好几个高人,这些高人有文有武,其中一个叫姬温的就能说会道。

    他唆使徐广将虚空袭击说成天降灾星,并将吴振说成灾星转世,这样再把吴振宰了就算大功一件了。

    皇帝信了他的话并让他领兵十万灭杀灾星。

    “嗯~侯爷你真坏,行兵路上都不放过人家~”

    “这不是为了和你深入交流吗!”

    马车从出发就没有停止振动过,时不时还要传出肉体相撞的啪啪声。

    马车旁的士兵们心里都骂娘了:“我们赶路这么辛苦,真人投注:你就在里面干女人,干女人也就算了,还要整出这么大动静!”

    “不好啦~不好啦~天神不好啦~”胜斌急喘嘘嘘地报告道。

    吴振坐在王座上,丝毫不慌,还隐隐有些兴奋的势头,既然被认作了逆贼,那么皇朝必然要派兵围剿,那都是成堆的时光之力啊!

    “皇朝由徐广领兵,已经行近延平国了!”胜斌气喘吁吁地说道。

    果然所料不差,吴振兴奋道:“有多少兵,有没有十万以上!”

    “天神圣明,正好十万精兵,这十万精兵可不得了,有数百名金丹期修士,数十名元婴期修士,领将罗力更是有出窍期的修为!”

    一旁的叶思玉听见这样的阵容,也是脸色微微一变,她很清楚吴振的修为,现在的吴振是不具备对抗这样军队的能力的。

    感受到叶思玉担忧的目光,吴振陷入了纠结,这一战如果打,很有可能会输的,但是不打又不甘心。

    “打,必须打,天神的威武形象都已经树立了,怎么能认怂呢!”吴振在心里想到。

    “哼,你们这是什么眼神,还记得本天神下凡时说的话吗?本神下凡就是为了铲奸除恶,造福人间,虽然下凡后仙力受到了压制,但依然不惧怕任何对手!”

    “可是对方的实力着实有些强。我们连元婴期的修士都没有,打起来很可能成溃败之势!”胜斌劝道。

    叶思玉也是心里没底,柔柔地说道:“天神,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如暂避锋芒,待你仙力多恢复一些再来找他们算账!”

    吴振扬了扬眉,笑了起来,这一笑真是说不出的张扬,道不尽的桀骜!

    “人生在世,有所为,有所不为,想成就大事必须勇猛果敢,若事事计较,只做万全之事,此生注定平庸,难登巅峰。

    此战胜负成三七之分,我胜算不大,可能战死。但此战若胜,皇朝易主则指日可待。”

    吴振说的慷慨激昂,但这次绝对不是为了鼓舞士气而说的坑蒙拐骗之话。

    这次是实事求是,此战若是胜了,可以收取大量的时光值,修为绝对能前进一大部。

    再说了,现在的他必须收集大量的时光值才有可能快速提升修为,若是不敢放手一搏,以后的路还怎么走呢!

    “天神三思啊,我们好不容易才打下这么多的王国,忍一时风平浪静啊。”胜斌还想再劝吴振。

    可吴振手一摆,正色道:“召集所有兵力随我一战,怕死的不用勉强,我不会治罪。”

    胜斌锤头摆脑地离开了,吴振则骑着言灵兽就往延平国赶去,军队迅速集结,十几个王国的兵力精英几乎全部被抽调一空。

    一天后,徐广率兵到延平国境内,养尊处优惯了的他见延平国居然没人迎接,也是大发雷霆,气势冲冲地就赶到了都城。

    城门紧闭着,城墙上吴振居高临下,就像上帝俯视蝼蚁。

    “反了~~反了你了~见到本侯不下跪迎接,还敢用鼻孔瞪我?”见吴振如此牛逼,徐广对着城头就骂了起来。

    吴振手一摆,城头瞬间架上一台台炮车!

    没有任何预兆,只听“轰轰轰~”的发炮声不绝于耳,这些炮弹都是包裹有威力极大的符纸,只要引燃就能释放极大能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