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来书写时光 > 第51章 死里逃生
    “七彩灵根!他居然身怀七彩灵根!”陈中通惊叹道。

    这个不需要多解释,所有人都知道七彩灵根意味着什么。

    古语有云:“灵根七彩战神立,霸绝天地神鬼泣。”

    越是极品的灵根就越难觉醒,这其实也是天地规则对于天才的保护,如果极品灵根暴露的太早,那么很多天才还来不及成长就会被人杀死。

    叶思玉的水火双系灵根是在渡劫时觉醒,而吴振的七彩灵根则必须在他战意滔天,生死一线时才能觉醒。

    天地间神鬼悲泣,山水间万兽嘶鸣,七彩灵根的诞生引发了壮观的天地异象,天地灵气如鲸吞海涌般向吴振汇聚!

    他趁热打铁,大喝一声:“天命九式第三式——天地绝响!”

    这一式吴振从未使出过,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天地绝响招如其名,是与敌人分出生死的一招!

    只见七彩灵根通体透亮,灵力如海纳百川般汇聚在枪尖,雪漫仙樱的火焰也及时涌出,将吴振手中的银枪映衬地如同烈日旭阳。

    “天地绝响今日唱,生死一念定存亡!”

    吴振使出全身力气将银枪往前一推,枪尖汇聚的能量如黑夜极光一闪而过。

    云天在这样的招式面前忽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他想要抵抗但又不知如何动作。

    极光瞬间掠过,贯穿了他和毒须兽,云天的身体被贯穿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迅速分解。

    他一脸的不可思议,眼神中有怨恨,也有不甘,但最终还是消失不见了。

    使出了天地绝响后,吴振再也没有了力气,从言灵兽背上掉了下来,他只模模糊糊地看见两个身影慢慢走来,便昏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是三天后,吴振躺在床上,内伤已经好得七七八八,外伤也基本痊愈了。

    “你醒了!”

    说话的是陈欣瑶,为了给吴振疗伤她可没少花心思,那丹药都可以按吨来论了!

    为此还引得门内长老的不满,因为宗门的资源是有限的,如果你多了,那他也就少了。

    陈欣瑶只好谎称吴振是毒仙宗唯一弟子,只有他能救自己的父亲,这才把门内长老给忽悠过去。

    “哇,你这傻大个可真是深藏不露啊,居然还有七彩灵根,相传拥有七彩灵根的人都是天地主角呢!”

    看着眼前活泼的少女,吴振忽然有点想笑,不久前她还和叶思玉发生争执,现在就变成自己的救命恩人了,不得不说缘分这东西真是神奇。

    “你这人真是奇怪,明明挺可爱的,为什么那天要无理取闹呢?还有,我叫吴振,不是什么傻大个。。”

    “哦~你是说天麟城那次吧!其实我是看她长的漂亮,心里不舒服,所以想去欺负她一下,没想到她的保镖那么厉害!”

    吴振闻言,想起了陈欣瑶被心兰打翻在地的情形,瞬间笑了出来:“你那时摔得灰头土脸的,就和只小土狗似的。。。”

    “你才土狗呢!你全家都土狗!为了救你我可是煞费苦心,你要是好了就得趁机开溜,否则我没法向长老们交代!”

    被吴振比喻成土狗,陈欣瑶顿时怒了,立马下了逐客令。

    吴振当然不会和她计较,反而觉得她更可爱了。

    “对了,你们之前不是和毒仙宗一伙的吗,为什么最后不仅没有补刀,还救了我一命?”

    陈欣瑶气鼓鼓的,斜了一眼吴振才答到:“我父亲病了,只有毒仙宗的药能救他,否则谁想和那群毒虫一伙!”

    提到父亲,吴振能看出陈欣瑶的伤心,她眼中藏着泪光,虽然极力压抑,但依然掩盖不住悲伤。

    “别担心,先说说你父亲的情况,你救我用的丹药我都会还你,而且我还会尽力救治你的父亲!”

    “噗~你这是入戏了吧,我父亲的病就算是皇朝最厉害的名医都束手无策,你能有什么办法?如果你能动了,今晚就悄悄溜走吧!”

    别说是陈欣瑶,真人投注:换作是其他人也不会相信吴振的话,医术这行最讲究经验,而吴振还不到20岁,就算他打娘胎里开始学,也不可能有多大建树吧。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可反正别人也医不好,为什么不给我试试呢?”

    陈欣瑶一听也觉有理,就给吴振讲起了家父的病情:

    “我爸是剑帝门的门主,五年前去神幻山脉历练时,被九彩玄蟒所伤,回来后就一直卧床不起。

    叔叔说他是中了玄蟒之毒,必须解毒才能康复,可一晃三年过去了,我们也没找到解毒之法。

    慢慢地,父亲的嘴唇开始发乌,身体也变得臃肿,眼看就是要不行了。

    这时,毒仙宗派人送来了一颗丹药,说是可以缓解毒性,不妨一试。

    我们让父亲服下后,父亲居然真的好了起来,而且能够下床行走了!”

    吴振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毒仙宗这群狗皮毒修,杀人一把手,怎么可能造得出解药。

    果不其然,陈欣瑶接着说道:“可是一年后,父亲的病情又恶化了,这次比前三年还要严重,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死去!

    没办法,叔叔只好带着我去毒仙宗再次求药,可这一次他们不会免费给我们了,要求我们提供一名女修与毒仙宗联姻。

    叔叔为了顾全大局,也只好同意了,你大闹毒仙宗的时候,那群长老和宗主都在帮我们炼药呢,所以叔叔攻击你也是无奈之举,你不要介意。”

    吴振深深地看了陈欣瑶一眼,忽然有些同情她,虽然第一次见面时对她印象不好,但她是多么的单纯啊,提供一名女修联姻,这女修不就是她吗?

    真是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

    “毒仙宗给你们的药是不是叫做毒络丹?”

    “你怎么知道的?”

    陈欣瑶美目瞪大,对吴振的期望又大了一分。

    “这是一种毒药,能毒化人的五脏六腑,同时也会麻痹人的传导神经,所以病人会获得暂时的行动能力,但是当药效一过,病情便会变本加厉地摧垮人体。”

    “那我父亲!。。”

    “别激动,你救过我,我一定会救回你父亲做为报答的。”

    “你真的有办法吗?”

    “真的!”

    吴振说罢,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对于重症病人,早一刻治疗,就多一分希望。

    “这就是我父亲——陈神了!”陈欣瑶带着吴振来到了另一个房间。

    房间布置的十分奢华,但床上的陈神却是奄奄一息了,他的毒性已经扩散,身体臃肿的可怕,有点像地球上癌症晚期的患者。

    在这个世界,医术并不发达,陈神的确是无药可救了。

    但谁叫吴振是科技时代的人呢?他冷静地说道:“想要救他,我必须对他开膛破肚,你可同意?”

    开膛破肚其实也就是做手术,这种操作在地球很平常,但在修真时代无异于天方夜谭。

    “不行!你一个毛头小子,随口胡言岂能当真?”

    正当陈欣瑶犹豫不定时,陈中通带着一群长老走了进来。

    说话的是剑帝门的大长老,名叫陈仙,对于这种名字吴振已经见怪不怪了,毕竟是修真时代嘛,想要成神成仙都是可以理解的。

    就像地球上很多人取名都是建国,建邦,国梁,国栋之类的。

    吴振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话,只要陈欣瑶同意,他就会动手,如果她不同意,那自己大不了还剑帝门一堆丹药就走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