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来书写时光 > 第72章 一曲东风
    要说诗词这方面,吴振显然不可能输任何人,且不说他自己有两把刷子,单是地球上那几千年的诗词库就够在这个世界装逼一辈子了。

    “这首词,送给那个陪我长大的女子。”吴振说罢,坐下抚琴。那抚琴的姿势极其专业,看得叶思玉不禁瞳孔微张。

    “难道他真会弹琴?”

    琴音如月华泻地,异常空灵,瞬间将所有人带入了到另一个空间。

    “一盏离愁,孤单窗前自鬓头。

    奄奄门后,人未走。

    月圆寂寞,旧地重游,夜半清醒泪,烛火空留。”

    吴振的声音磁性中略带沙哑,唱起歌来就和说故事一样:

    月圆之夜,本是相聚之时,女孩在烛火前打扮自己,期待与情郎的会面。

    男孩已到门外却迟迟不入,一番挣扎后,他还是默默离开了,只留下女孩与泪烛相伴。

    “一壶漂泊,浪迹天涯难入喉。

    君去后,酒暖思谁瘦。

    水向东流,三春如梦向谁偷。

    花开却错,谁家琵琶东风破。”

    词曲仍在继续,男子几番漂泊回到故里,却见女孩已经离世,此生就算功成名就,就算衣食无忧,与你一起的梦又能向谁偷?

    听到这里,叶思玉和陈欣瑶已经流下了眼泪,连不少逢场作乐的嫖客们都号啕大哭起来,可以看出吴振的词曲是多么有感染力。

    “仍记总角幼,琴幽幽,人幽幽。

    琵琶一曲东风破,枫染红尘谁看透!

    琵琶古道曾走,荒烟蔓草年头,分飞后。。。”

    一曲完毕,满场感伤,文雪阁内一个个大老爷们哭得比娘们还惨,他们直至今日才明白,原来词曲可以如此凄美。

    吴振起身后,抬眼扫了一眼叶思玉,仿佛在说:“怎么样,服了吗?”

    叶思玉轻轻一笑,回了他一个好笑又好气的眼神。

    “公子大才,小女子着实佩服,洛心不敢高攀,只愿能伺奉公子,便已心满意足。”洛心向吴振行了一礼说道。

    吴振右手一晃,直接向老鸨甩出一沓的钱币,比十亿只多不少。

    随后,他十分优雅地牵起了洛心的手,两人并肩而行,向前走去。

    围观的嫖客没有嫉妒和不甘,反而是鼓掌祝福,他们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动人的场面了。

    “呵呵,这个丹道冠军有点意思,放着大把的良家女子不要,真人投注:居然看上了一个妓女!”一女子在包厢的窗边说道,语气有点酸酸的。

    “小姐勿恼,吴公子买下她不过是给您端茶倒水罢了,这种贱婢怎么可能获得宠幸!”女子身旁的丫鬟答道。

    当然这一切,吴振是不知道的,他带着洛心就回到了叶思玉等人处。

    叶思玉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但陈欣瑶就来者不善了,她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说道:“洛心你听好了,以后你就是叶姐姐的婢女,千万不要走非分之想!”

    洛心毕竟是见惯了世间冷暖的女子,知道怎么处理这种关系,她向叶思玉行了一礼说道:“洛心见过主母,我是主人刚买的女俾,多谢主母收留。”

    “不必客气,你我都是懂琴之人,今后可以相互讨教。”叶思玉答道。

    一旁的徐新盯着洛心看个不停,这当然逃不过吴振的眼睛,看来自己做了回月老啊。

    第二天是修为大比,这也是万方来朝的重头戏了,这场大比,所有圣朝使者和皇朝宗门都会出席观看。

    表现优异的参赛者会被宗门选中带走,而且需求量极大。

    吴振一方没有任何人参加修为大比,因为这样会透露自己的实力。

    “刚刚传来消息,张杰,胜斌和心兰已经起兵,预计三天内便会攻至天麟城。”徐新对吴振说道。

    一切都按计划进行着,修为大比也是徐泽主持,她眼圈略显无神,明显是睡眠不好。

    “这刘伟真是气死我了,把老娘整的欲火焚身也就算了,问题是他那几厘米的***根本满足不了我,害的我一晚没睡!”徐泽在心里抱怨道。

    “今天将进行的是修为比试,这也是万方来朝的重头戏,它不仅观赏性极强,而且每次大比的前一百名都有机会被修真名门选走。

    各位好好表现吧,更广阔的平台正在向你招手,更美好的未来正在前方等待!”

    徐泽发言依旧精彩,而主看台上的阵容同样强大,圣朝使者,皇族,四大宗门,零零散散的小门派代表都有在场。

    吴振在主看台上看见了毒仙宗的任设,他是毒仙宗参加万方来朝的代表,现在已经成为了毒仙宗的独苗。

    然而对于独苗一事,任设本身是不知情的,因为毒仙宗人迹罕至,即使被灭门这么久了,也没人发现。

    修为比试向来都是皇族和四大宗门的天下,前一百的名额里,除了极少数王国里的天才,其他位置都被这一皇四宗占据了。

    其中皇族占据了50个名额,而剑帝门,神丐门和邪风堂一共占据了40个名额,剩下的10个就是来自王国的弟子了。

    “师父,皇朝不简单啊,你要不要向希望小学求援啊?”徐新一脸诚恳地问道。

    吴振闻言,差点没一口盐汽水呛死自己,希望小学每年都要别人给予援助,哪有余力支援你呢。。

    但是吴振肯定不能这么回答,他一本正经地说道:“徒儿莫急,你可知何为希望?”

    徐新一脸懵逼,这时候怎么又谈起希望来了?

    “希望是沙漠中的绿洲,是黑夜里的黎明,是荒岛上的船只,是大海中的浮板!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你我千万不能向宗门求援,只有经历绝望,才能领悟到希望的真谛。”

    吴振说完还向徐新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徐新深受感染,于是也学着吴振的动作,回报了一个加油的动作。

    一旁的叶思玉忍俊不禁,知道吴振又在忽悠人了,其实判断吴振是不是在忽悠人非常简单,只要看他是不是有用到排比句即可。。

    吴振一方无人参与修为比试,所以也没怎么关注,直到比试结束,才回到比试场地。

    “请大家肃静,请大家肃静,今天的比试就到此为止了,我们的皇帝陛下有些话要对大家说!”

    徐泽的声音压过全场,为皇帝的出场做好了铺垫,这是皇帝第一次讲话,所有人都期待着他会说些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