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我来书写时光 > 第74章 皇帝赐婚
    公主没说话,侍女倒挺横,她用蔑视的眼神扫了众人一眼道:“看什么看,看见公主还不下跪!”

    这侍女就是在文雪阁包厢里偷看吴振的那个,当时她陪同公主尾随吴振,希望提前了解吴振,毕竟皇帝赐婚一事她们是提前知晓的。

    吴振没有说话,叶思玉也没有说话,陈欣瑶就像看傻子似的看着公主和侍女。

    “你怕是搞不清楚状况吧,现在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不低调也就算了,居然还敢造次!”

    陈欣瑶直接抽出了一条鞭子,抬手就朝侍女抽去,侍女不过一介凡人,哪里躲得开,被抽的和个猴子乱跳似的。

    “公主救命,公主救命!”

    “你叫皇帝都没用!”

    陈欣瑶不愧为惹事精,打起人来丝毫不分轻重,这才十秒不到,就把侍女抽的血痕条条,涕泪满面。

    “我告诉你,从今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主子,你们在宫里养成的坏毛病都给我统统改掉!”

    “公主救命啊!公主救命啊!”

    侍女依旧不死心,毕竟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只要有公主撑腰她还是不怕任何人的。

    赐给吴振的公主是皇帝的九女儿,名叫徐蒹,因为母亲是圣朝宗门的弟子,所以女凭母贵,在皇朝的地位比大公主还高。

    按道理来说,万方来朝的冠军赐婚是怎么也不可能让九公主下嫁,但她被吴振的丹道水平深深折服,主动要求嫁给吴振。

    吴振的潜力十足,前途无量,与其把自己投在高价股,不如买个潜力股。

    “放肆!”

    徐葭终于动手了,她素手一番,一股奇妙的波动涌动而出,竟将陈欣瑶连人带鞭推出去十几米选。

    “看见没,你这小婊子,和公主比起来,你就是坨shi!”

    侍女有人撑腰,躲在徐葭身后又开启了疯狂输出模式。

    “你看你这粗胳膊肥腿,水桶腰配烧饼脸,仍大街上别人都嫌恶心,你说你哪来的勇气争宠!

    撒泡尿好好照照自己,真人投注:不指望你看清自己,只要你不被自己吓死就算天下无敌了!”

    听着这侍女的口喷,吴振竟然可耻的笑了,以前以为地球的喷子是最厉害的,现在发现自己的目光还是太短浅了。

    喷子是不分地域,能横断时空的产物!

    “今天不把你这张嘴撕了,我就和你姓!”

    陈欣瑶的长相众人皆知,如果不是年龄偏小,这皇朝第一美女的称号绝对是她的。

    “陈欣瑶!”

    气浪掀起盖头的一瞬间,徐葭看到了陈欣瑶,她显然是认识陈欣瑶的。

    陈欣瑶以前把二皇子脱光了游街可是闹得满城风雨,在皇朝众女子中的名气肯定是最高的。

    “你上次把我二哥脱光了游街的事还没找你算账,现在你又来勾搭我夫君?”

    徐葭一身正气地说道,即使盖头遮脸也能感觉到那股正宫应有的气势。

    陈欣瑶被侍女气的面红耳赤,原本苹果型的脸蛋瞬间变成熟透的红桃!

    “今天本姑娘就好好教你们什么叫做能动手就别BB!”

    陈欣瑶这次可是出全力了,在没有外挂的圈子里,她的实力还是首屈一指的。

    徐葭看了一眼吴振,眼里流露出失望的神色,他居然眼看着老婆被打也不出面制止。

    吴振也是无奈,老婆可不是你,亲老婆就在我旁边呢,哪敢造次啊。

    全力以赴的陈欣瑶可不好对付,她本来就很有天赋,再加上性格很跳,所以出起招来总能独具一格。

    长鞭于空中飞舞,从四面八方扑向徐葭,徐葭一袭掌法美轮美奂,也总能准确无误地将长鞭击退。

    “有点意思,你要是能撑住一柱香的时间就算我输!”陈欣瑶十分自信。

    她将长鞭一甩,长鞭直接脱手而出,在空中化作一只灵猴,这猴子的块头不大,但十分灵活,每次攻击都从人视野的死角偷袭。

    这时,徐葭顿感吃力,她每次接招都要以一种很别扭的姿势去出掌。

    “哈哈,我的银蛇乱舞很厉害吧,你就乖乖认输吧!”陈欣瑶得意道。

    吴振闻言一惊,尼玛这是蛇?明明是猴子好不好,看这招式,不是猴子摘桃,就是海底捞月,还有比你路子更野的?

    陈欣瑶没有感到丝毫的异样,什么黑虎掏心,海底捞月,各种奇葩招式层出不穷,徐葭被打得不是护胸就是护裆,这些动作哪还有半点女孩子模样!

    “哈哈哈哈,瞧你那丑样,和个猴似的!”陈欣瑶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反倒还要讽刺徐葭。

    徐葭从小到大都是被众人当做女神,今天被陈欣瑶骂猴,顿时有种从云端坠落到地的感觉。

    陈欣瑶见状抓住机会,两脚就把徐葭踹翻在地,徐葭气急攻心,吐了口血后就昏死了过去!

    “哈哈,我赢了,我赢了~”陈欣瑶开心地像个孩子,激动得手舞足蹈。

    吴振单手捂头,心里叹道:“你果然还是适合学医,否则就这样的野路子,嫁人都成问题!”

    “嘿嘿~刚才你骂我什么来着?”

    “粗胳膊粗腿!”

    “水桶腰配烧饼脸!”

    “撒尿吓死自己!”

    陈欣瑶每说一句就抽骂她的侍女一巴掌,侍女求饶没用,打又打不过,也和徐葭一样昏死了过去。

    “好了,搞定!”陈欣瑶拍了拍手,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

    这时,吴振走向前去,直接把这主仆二人抬进屋里,叶思玉也跟了上去。

    “你打算怎么处理?”

    吴振耸了耸肩,答道:“如果她没有被赐婚给我,我在灭了皇朝后,一定会杀了她。”

    一个皇朝的终结,必然伴随着皇族的灭亡,其实权力的斗争也就是你死我活,哪存在什么悲悯善恶。

    叶思玉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更好奇吴振会怎么处理徐葭。

    “那现在怎么办呢?”

    “此战若胜,我会用精神力更改她们的记忆,让她们投入新的生活,若败了,那皇族自然会救走她们。”

    “咦!你居然也考虑过失败?”叶思玉有些意外,因为以前的吴振总是那么自信,做什么事都和水到渠成似的。

    吴振有些无奈,自信和把握能一样吗?

    “其实所有的成功都是由无数的偶然与必然组成。

    我只是把所有的必然项都做到最好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