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5章 一丈红倒追
    一丈红来马厩的时间越来越多,而且每次来还必定带的有食物。有时是两个白面馍,有时一把红枣,有时是一个苹果。萧隽不好意思吃,一丈红却不管不顾,半强迫半撒娇的让他吃下。

    后来,经常差使萧隽干这干那,陪她遛马啊,陪她逛街啊,甚至还叫他到库房帮助抄抄写写。

    一天,高三甲在几个趟子手面前绘声绘色的表演,他学着一丈红的声音:“隽哥,陪我上街去一趟,我去买根红头绳。萧隽说,大小姐,我马厩还没冲洗完呢,出门就几步路,你自己去吧。谁知大小姐一改过去怼人的毛病,说道:不嘛,人家要你陪着去嘛,好不好嘛?”

    几个趟子手都吃惊了起来,大小姐是这么说的吗?这还是那个整日呛人的一丈红嘛?

    “我亲耳听到的,这还能有假?”高三甲信誓旦旦的说,“我看大小姐怕是喜欢上人家了,还是读书人好啊,有文化。”

    刚说完,旁边花墙边冲出一个人来,冲着高三甲吼道:“放你的狗屁,你再乱说,瞧我不撕乱你的嘴。”高三甲一看一丈红偷听到了他们说话,心想,这下可算捅了马蜂窝了,吓得到头就跑。谁知,他这趟子手功力不够,反应不够敏捷,还没起步,那一丈红却掉头落荒而逃。

    一个趟子手惊奇地说:“看到没,看到没,刚才一丈红的脸像块红布。天哪,她居然会脸红?”

    三个月的时间,萧隽从杂役升为趟子手,这是个史无前例而且是后无来者的奇迹,问题是还没有任何人不服。每个杂役一开始养马,都是照看五到六匹马,而萧隽到第三个月的时候,已经一个人照看十六匹马了。每次出镖,镖师们直接点名要萧隽养的马,其他马夫的马根本没人用。

    升为趟子手,多拿几两银子大家都没意见,可萧隽去做趟子手谁来养马呢?于是,有人提出,让萧隽拿趟子手的钱,去干杂役的活。

    没想到这个提议惹恼了一丈红。一丈红的目标才不是让萧隽当一个优秀的饲养工,她要让萧隽成为趟子手,成为镖师,最后代替她爹成为总镖头。

    一丈红找到了他爹彭烈,理由很简单,杂役做得好便晋升为趟子手,这是爹你亲自定下的规矩。如果有规矩大家不遵守,那以后谁还会认真做杂役,都没有晋升希望了嘛!

    彭烈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真人投注:大儿子在镖局做镖师,天份不高,武艺一般。二儿子被送回山西老家学艺还没出师。这小女儿悟性高、又能干,是彭烈的左右手,平时都宠爱无比,不然也不会如此泼辣刁蛮。

    彭烈对女儿喜欢萧隽早有耳闻,他倒也不反对女儿喜欢这个读书人,他本来的意思是想让这年轻人再磨练磨练,也看看他的人品。然后让他成为镖局的大管家。镖局最终还是要传给儿子的,只是大儿子还是小儿子倒是个头疼的问题。大儿子武艺不能服众,人品倒是不错,小儿子天性活泼,武艺高强又怕不够沉稳。女儿的心事他早就猜出来了,女婿继位是绝对不行的,哪怕这女婿愿意倒插门。

    被女儿吵得没办法,彭烈就想出一个权宜之计。他说:“媛媛,我看这样行不行,做趟子手必须要会武功,不然连小毛贼都打不过嘛。我亲自来教他,如果他能有悟性,我收他为徒,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他能打赢我们镖局任何一位镖师,马上就升他为镖师。如果他确实不适合练武,那我们先把马厩让他统管,以后再看看其他适合他的位置,这样好不好?”

    生姜还是老的辣。彭烈知道,要想在五虎断门刀上达到镖师级别的水平,不下十年的苦功是不行的,即使萧隽悟性再高再刻苦,也不可能在十年内打败任何一名镖师。

    一丈红听了,也找不出理由来反驳,爹爹能亲自教一个杂役已经是天大的面子。就是镖师级别的,爹爹也是让大徒弟郝叔代为传授。

    一丈红怕爹爹耍赖,一出房门便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了。大家伙一听,总镖头要亲自下场演示五虎断门刀的绝技,这是难得一见的学习机会,更何况还有日后可以八卦的材料,全都跑到演武场抢占一个绝佳的观摩位置。

    彭烈这次拿的是他成名时用的四十二斤的阔背大砍刀。对于他说,用刀是有讲究的。如果是武林家族聚会,如果是朋友间的拜会,他会用五十六斤的金背大砍刀,那是种身份也是财富的象征。如果展示武功,他还是觉得用日常精铁打的刀,毕竟这刀手熟。

    彭烈一个亮相便让大家鼓掌喝彩,左手立掌护在胸前,四十二斤的刀倒悬在右手手臂后面,渊停岳峙,一起手便让大家看到一派宗师的感觉。

    彭烈肃严的喝道:“萧隽,注意看我的招式,能记下多少便是多少,不可勉强。”

    然后挥舞手中四十二斤的阔背大砍刀,开始了一生中最引以为傲的五虎断门刀六十四式。

    萧隽激动异常。若兰告诉过他,各门派的武学都是禁忌之地,不得允许,万万不可踏足,一旦偷学,整个门派会穷其一生追杀你。所以,他加入五虎镖局以来,从来不敢去看镖师趟子手们如何练功。这个练功演示场,他也是第一次踏足。一丈红告诉他,爹爹将在演武场展示一生的绝学……五虎断门刀,而且如果你悟性好,爹爹会亲自收你为徒。萧隽感动的眼泪快下来了。高三甲曾经说过,五虎断门刀是江湖上刀法之巅。只要学会一招半式,一辈子自保无忧;略通皮毛,可以江湖行走;稍有心得,天下横行。今天,五虎断门刀正宗的嫡传弟子、彭家后裔、五虎镖局总镖头彭烈将亲自传授于他。如果稍有悟性,即可成为彭烈登室弟子。这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事啊!山谷里那个不知名家族疯长老的功法让他独自练了七年,现在有名师指导,我再花个七年,不,十年,练成五虎断门刀的话,至少我能在镖局当个镖师吧,手下带着几个趟子手行走江湖,衣食无忧。

    想到这里,萧隽睁大了眼睛,全神贯注的看着彭烈开始施展他的六十四式五虎断门刀。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都牢记在脑海里。第一式、第二式、……第八式……萧隽越看越迷茫。

    这一刀从右至左挥下来明明是抵挡对手攻击自己胸膛的,干嘛要竖起左掌放在左肩前?难道敌人攻击胸前这招是虚,攻击左肩是实?

    这一刀明明是直朔对手的心脏,干嘛左手斜划到身后成了勾手?

    这一刀在右手上方画个圈是为了迷惑对手,如果我这样一刺,你这刀圈还没画完咋办?

    ……

    一时间,萧隽越来越迷茫,他看到彭烈的每一招多余的动作都太多,每一招都给都给对手留下了好几个漏洞,如果对手趁虚而入,不等你使完六十四招,你都不知道躺在地下多少回了!

    不对,不对!五虎断门刀是天下刀法之巅,我能看出这么多破绽一定是不可能的,是不是我受了疯长老的影响,自己也快要疯了?也不对,我当时在山谷里练十七式时,整个人的感觉那么流畅、那么随心所欲,水到渠成,完全没有这种阻滞的感觉,若兰还恭喜我做到了所有人包括他们家族高手都没做到的事。谁在骗我?谁在骗我?若兰?彭烈?都不对,这,一定是那里出了偏差!

    萧隽头疼欲裂,耳晕目眩。直到周围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才茫然回过神来。

    一个厚重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告诉你不要勉强自己。即使是天才,哦,我们彭家五虎断门刀到现在也没人能初次便记住六十四式,悟性最好的也不过是四十式。本刀法在于勤学苦练,只要用心,一定会有成就。哎,也怪我事先没和你说清楚,别想太多。记住多少就是多少。”

    彭烈在演示的时候一直在注意萧隽的表情,见他眼睛里有迷茫的感觉时,还以为自己速度快了,特意放慢了速度。后来见他痴迷的神情,一下就认定,此孺子可教!他的徒弟中包括他自己学徒时,第一次见师父演示刀法,从来悟性没这么高,对每一个动作都在思考、都在揣摩,他甚至认为,这孩子将来,不,不用十年功力会超过自己。到那时,我彭烈虽然在嫡系弟子中不算太优秀,可比起自己的弟子,嘿嘿,谁的成就更大可就不好说了。

    想到这里,彭烈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转过身向大弟子郝镖头勾了勾手。郝镖头立马会意,从兵器架取下一把鬼头刀。这鬼头刀是一般趟子手常用的刀具,重,不过十斤;拿去砍人,一刀下去必然卷刃。

    彭烈接过鬼头刀,拍拍萧隽的肩,笑眯眯的再次说道:“放松别害怕,来,把你记得的招式演示一下,总得给大家一个说法,不能说我偏心哦。”最后一句是压低声音说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