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时分,萧隽正在演武场看几个趟子手演练刀法,此时他的心态已完全超然。

    那天夜里,若兰那番话给他以极大的信心,现在的他为自己能学会疯长老的功法感到特别幸运。

    大多数人一上来接触的功夫就是这种:祖上有个别天赋极高的人创立了一套武功,后人惊为天人,奉为臬圭,哪敢去做一丝一毫的改动。什么多少代人浴血奋战用人头鲜血丰富完善等等,只不过是一代又一代的人为了给子孙、门人增加信心编造的谎言,是为了防止子孙门人心有旁骛不能专心致志。一旦江湖受挫,败在其他武功手里,则说对本门武功理解的不够精深。

    这都是若兰给他讲的道理。

    他现在没事就来演武场看他们练习武艺,对这五虎断门刀已经了然于心,连续几天,他已将这六十四式删减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十二式有用的刀法。不过,他一直找不到对手来验证这十二式的威力。

    一丈红匆匆的到了演武场。

    “隽哥,快回去准备,爹爹亲自出马要保一支镖,就几天功夫。我跟爹爹说了,带上我们一起去,爹爹已经答应了,明早就出发。”

    “啊,明早就走?”萧隽有些犹豫。从谷里回来,身上有了若兰给的五百两银票,他有了底气,便上门造访薛神医,谁知薛神医被人请出门去,要一个多月后才回来。算算日子,这两天应该到家了。

    但他知道镖行的规矩:保镖的线路、镖底都是严格保密的,这些都是领镖人亲自掌握的东西,如果是普通镖头,也是出发前的晚上才知道。

    “快啊,我帮你收拾一下。”一丈红催促道。

    一大早,三人三匹马上了路。镖头们都知道,镖局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总镖头亲自出马,这镖底至少是五万以上的红货,或者是特别重要的文件。而越是贵重的物品,往往走的是隐镖,就是悄无声息将东西送到目的地。大张旗鼓的,一路走一路趟子手开道的,往往是些不那么值钱的。

    一丈红是女扮男装,不过还是骑着那匹枣红马。

    有爹爹在场,一丈红倒也规矩,闲话说的也少,倒是彭烈谈兴浓,歇脚打尖时说了不少江湖典故。他的本意是让女儿多长点见识,有时候也是需要女儿亲自出马的。一丈红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话,他的心事全在萧隽身上,几个月了,这萧隽一直对她客客气气,全然体会不到自己对他的一片深情,这让她有些气闷。萧隽却对彭烈说的听的津津有味,这就是江湖,在他从前的世界里闻所未闻的。

    路上才知道,此行的目的地是肃州,距离他们镖局两天半的脚程。

    在一个集镇住宿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上路的时候,彭烈警觉的看了看四周,对一丈红说道:“前面要小心,昨晚客栈有个鬼鬼祟祟的人在踩点,一会放机警点。隽儿,万一有什么事,你先骑马逃,别管我们,到时候我们在肃州天福客栈会合。但愿是小毛贼。”

    三人继续往肃州方向赶路,萧隽有些紧张也有些兴奋,一路上左瞄瞄右看看,有时又快马加鞭追上他们父女二人。

    快晌午的时候,路过一座小山岗。彭烈回头说,我们不在岗子上歇了,快马加鞭冲过去。

    一上岗还不到半腰上,迎面出来三匹马,堵在路中间。彭烈眼疾手快勒住了马,便想待转马头,回头一看回头的路上,扔出了几捆柴禾,五个小喽啰打扮的人手持火把站在柴禾后面,随时准备点火。

    迎面的提着一杆大杆刀的人哈哈大笑的一番,叫道:“彭老爷子,我们已经等你五天了,到手的麻雀岂能还让你飞了。”

    彭烈在马上拱了拱手:“各位好汉,恐怕你们走了眼,认错人了吧?”

    腰间佩剑作书生打扮的人也是哈哈笑道:“彭烈彭老爷子,五虎镖局的总镖头,今天金背大砍刀咋没带啊,用的是四十二斤的。边上背着镔铁刀的是你闺女,外号叫做一丈红。那个毛头小伙子是叫萧隽吧,每天带人到河边洗马遛马的是你吧。你身上背的是你们知县大人孝敬肃州知府大人的生辰贺礼,玉翡翠。彭老爷子,这些我都没说错吧?”

    彭烈一听,人家是有备而来,底细查的清清楚楚,一定是知县那边的人做事不周密,事先漏了风。而这伙人把自己镖局的人打听的这么仔细,一定是来镇子上踩过点,自己居然没察觉,暗叫惭愧。

    “几位好汉怎么称呼?既然底子漏了,我也无话可说。还请各位好汉能高抬贵手,这镖不是我身家能赔得起的。”彭烈拱手作揖。这老江湖一听对方口气,知道自己的名字还敢有恃无恐的劫镖,恐怕都不是善茬。

    那大杆刀说道:“告诉你也无妨,拿了你的红货总的给你个交代。我们三兄弟号称横山三义,我是老大霹雳刀,老二神探子,老三铁疙瘩。按照江湖规矩,比划一下。我们这边三人,你们只有两人。那我们就吃亏些,也出两个人。我和老三上。”这霹雳刀看萧隽文文静静,身上就背了个包裹,连武器也没有,直接把他忽略了。

    听到“横山三义”的名号,彭烈暗暗心惊,这都是江湖出了名的巨寇大盗,在各州县官府衙门都是有悬赏花红的。特别是老大霹雳刀王义,一套泼风刀法使出来隐隐有风雷声,传说他在伏牛山一天一夜一人挑了绿林八座寨子,河南道一带山贼都唯他号令是从,他的老巢横山离这儿有一天多的路程,怎么会出现在这个鬼地方?今天的事只怕是难以善了。

    “久仰几位好汉的名号,霹雳刀王义的大名更是如雷贯耳。几位好汉怎么到我们这个小地方来了?”彭烈尽量拖延着时间,思考着脱身之策。

    一直没说话的老三铁疙瘩跳下马来,从马背上解下自己的兵器,一对二三十斤重的铜锤。双手举起在空中一碰,瓮声瓮气的说道:“废话少说,赶紧放马过来。”一声黝黑的腱子肉在阳光照射下熠熠生辉。

    一丈红也跳下马来,抽出镔铁刀,迎了上去。

    萧隽的神情非常紧张,虽然他对一丈红并没有男女之意,但一丈红对他的好他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特别是她张口闭口隽哥喊着,总让他有种对待邻家小妹的温暖情愫。

    铁疙瘩的武器虽重,可他挥舞起来像是玩具一般,一丈红屡屡刺杀劈砍斜撩,他都用铜锤针锋相对,好几次一丈红的刀差点被撞飞,后来,一丈红见攻不进去,改用游斗的法子,一边消耗他体力,一边伺机偷袭。谁知铁疙瘩毫不吃力,反而一丈红有些气喘吁吁。一丈红见有个空挡,变砍为刺,一步突进向铁疙瘩怀里扑来,那铁疙瘩侧身一闪,让过刀锋,右手锤击打在一丈红的背心上,一丈红喷了口鲜血,人飞了出去,正好飞在老二神探子的脚边,神探子一脚踏住,用剑指着她,笑嘻嘻的说道:“老三,这妞不错,给你做媳妇正合适。”铁疙瘩嘿嘿的笑着。

    萧隽一看一丈红受伤被擒,脑袋一热就想冲上去,彭烈一把抓住他,将他拖到身后。

    彭烈取下大砍刀,也不多话,摆了个起手式:“大当家的请了!”

    彭烈在霹雳刀王义的大杆刀之下只走了五招便败了,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王义见彭烈败下阵去,也不追赶,缓缓的说道:“彭老爷子,两局胜负已分,按照约定,该把玉翡翠交出来了吧。”

    彭烈叹息了一声:“罢了罢了,技不如人也没啥好说的。既然败了,那就任你们处置。”说着,从怀里贴身衣兜里取出玉翡翠,就要扔过去。

    萧隽挡在了他的前面。

    “食人之禄,忠人之事。我虽然没跟人交过手,可也学过几招五虎断门刀。三人同行,如果我毫发无损的回去,如何面对众人?大当家的请了。”萧隽向王义拱拱手。

    王义点头:“听说你是个书生,没想到你还如此义气,来吧,我成全你。你的刀呢?”

    萧隽低头拾起彭烈四十二斤的大砍刀,试了试,又放了下去,转身拾起了一丈红已经被砸弯的刀握在手上。

    老二神探子跳了出来,哈哈笑道:“大哥,这个有趣,交给我,正如他说的,兄弟三人出行,我也得出把力。对面的书生注意看了,我这一剑刺你右肩。”话音未落,手里的剑斜斜的刺了过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