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隽口里答道:“五虎断门刀第七式,第二式。”那刀横飞过来,直接击中了神探子握剑的右腕,剑飞了出去。一转腕,刀尖直接点在神探子的喉咙上。

    地上的一丈红愣住了,彭烈更是愣住了,刚才的刀法就是那天在演武场上比划的那样,不成章法。而他念出的第七式第二式,确实有这个动作,但这动作第二十八、三十七、四十九里也有,彭烈喃喃自语:“碰巧了,碰巧了,”

    萧隽收回刀,对着神探子拱拱手。神探子愣了下,拾起剑灰溜溜的退了回去,他还没想明白这刀尖是怎么点上他的咽喉的。

    老三铁疙瘩见二哥糊里糊涂的输了,不等发话,提着铜锤跑了出来,口里叫道:“我来战你。”双锤一轮当头砸来,萧隽没动。那边一丈红知道铜锤的分量,口里叫道:“隽哥小心。”

    这边萧隽口里叫道:“五虎断门刀第五式。”身形一转,镔铁刀斜劈了出去,正中铁疙瘩的右肩到左腰的位置,不过用的是刀背。铁疙瘩趔趄了下,整个人扑倒在地上,也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刚才铜锤的力量被萧隽闪了过去全作用在自己身上。

    第五式中刀的位置是这样,还有二十四、六十一也是这位置,彭烈呆如木鸡,震惊无法言表。

    霹雳刀王义的眼神里流露出很复杂的表情,如果神探子败于大意还能说得过去,这老三铁疙瘩可是实实在在被一招击败,败倒的姿势和吐血的动作都是和一丈红一样,只能说是眼前这个年轻书生有意为之,这武功也太深不可测了吧,可他嘴里明明念得的是五虎断门刀的招式啊?自己的功力自己还是知道的,对老二老三要想做到一招制敌是做不到的。但是这个年轻人对阵的经验好像不足。想到这里,暗暗的对老二使了个眼色,神探子会意,微微点了点头。

    王义上场拱手相谢:“先谢过萧大侠对在下两位兄弟相让之情,王某不才,这霹雳刀的称号在萧大侠面前不值一提。但在下是嗜武之人,见萧大侠武技超群有绝世风范,忍不住还是想得到萧大侠的指点,请萧大侠赐教。”

    萧隽也抱手答礼:“客气了,我不是什么大侠。”一丈红在一边啐了一口:“不要脸。”王义脸一红,装着没听到。

    王义运了一口真气,将力道贯于双臂,使出了一路大开大合的泼风刀法,风雷声滚滚而来。萧隽口中叫道:“五虎断门刀第四式、第四式、第四式、第四式。”竟是同一招式连用四次,接连避开了王义的四招,然后:“第九式”,一个弹腿将王义踢了一个倒栽葱。跟王义打败彭烈的一样,他也是第五招将彭烈踢到在地。

    萧隽也不追赶,拱手道:“承让。刚才几位都已交过手,现在可以放我们过去了吧?”说着,一步上前,就要扶起一丈红。谁知那神探子一把拎起一丈红,将剑架在她的脖子上,口里喝道:“且慢,别过来。”

    萧隽愣住了。

    王义满脸堆笑的说道:“萧大侠勿怪,绿林有绿林的规矩。兄弟们出来五天,现在空着手回去不吉利。玉翡翠我们是不敢打主意了,只好把彭大小姐请到山寨里做几天客,彭老爷子呢,回去凑个二千两银子,一个月之内送来,这点钱我想对彭老爷子不过是九牛一毛。请放心,我王义对天发誓,彭大小姐在山寨我们保证好吃好喝的供着,绝不敢亏待。”

    “这……”彭烈正在犹豫,萧隽答道:“大当家的,大小姐本是未出阁之人,到山寨盘桓数日于声名有亏,我替她前去如何?”

    王义和神探子眼光对视了下,神探子犹犹豫豫的说道:“你说的也是,你去倒也是无妨。不过你武功如此高强,我们几个也打不过你,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到时候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萧隽也学着王义竖起两指说道:“我萧隽对天发誓,你们拿不到两千赎金我绝不离开山寨半步。”

    王义竖起大拇指:“萧大侠的为人我信,如此,那就请彭老爷子和彭大小姐回去筹款吧。得罪了!萧大侠,请上马。”

    一丈红跑过来,从他爹口袋里拿出一叠银票,留下两张,把其余的都塞到萧隽的口袋里,眼里含着泪说道:“隽哥,你放心,短则三五天,迟则十天,我们一定拿着银子来赎你。”

    王义笑道:“大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山寨里吃穿用都有,萧大侠在我们那儿只会天天享福。走了,两位也慢走。”

    萧隽跟着王义他们往山寨去,那王义一路介绍着风景,说着名胜,风俗人情,待他客客气气,根本不像是在做人质。二当家神探子打了个招呼,先行走了。

    第二天,他们走了许久的山路,穿过了一道原木搭就的寨子门,王义指着山谷里百余户人家的庄子说道:“萧大侠,看,那就是我们寨子,三面环山,与世隔绝。就是这一条路能进来,把寨门一关,官兵土匪谁也奈何不了我们。寨子中间还有条河,一年四季水流不断,唯一的缺点就是田亩少了点,粮食不够吃。所以呢,我们时不时出去劫个道,弄点银子,运些粮食回来。”

    萧隽看着山里的风景,笑道:“我以为山寨山寨,就是在山上易守难攻处扎个寨子,盖上几间房子,住的都是打打杀杀的土匪,没事花天酒地的。原来寨子是这样的,这里挺好的,跟我原来住的地方差不多。”

    “风景呢,这里是不错,就是人口少了些,物品不那么方便,比不了你那镖局所在几千人的镇子。”

    呵呵,萧隽想,你这人还少,我原来呆的地方一个人都没有,我呆了七年。

    进了村子,一路上都有人笑呵呵的打着招呼:“寨主回来啦?”看得出,王义在这里很受欢迎。穿过村子,到了村东头,有个挨着山脚的大院子,白墙黑瓦,四角还建有碉楼。进了门,又有大片的竹林、树林,林中分别坐落着七八栋小木楼。王义指点着说,这是我家,家里有两个孩子,一个丑婆娘;那家是老二的,那是老三的。你看,你住在最东边的那栋小楼可好,那是我们的客房,贵客都住在那里。那栋楼视野最好,可以看山看水,读书也安静。

    萧隽笑道:“大当家的可别搞错了,我是你的人质,你把我当贵客了。”

    “萧大侠说笑了。咱们在外面,你是押镖的,我是劫镖的,咱们要斗个你死我活。进了这寨门,你就是我们山寨的贵客,千万别再提人质不人质的。再说了,以萧大侠的武功,谁敢把你当人质啊?”王义的脸上一脸的诚恳。

    王义一直把萧隽送到小楼门口,说道:“萧大侠先看看住的习惯住的喜欢吗?不喜欢明天我们再换,空着好几栋楼呢。赶了一天的路,先梳洗梳洗,休息休息。晚上我来接你吃晚饭。我就不送你进去了,我也回家安顿下。”

    这小楼是悬空于地上的,防潮。刚进门,一个长着圆圆脸蛋的丫头便迎了出来,笑嘻嘻的鞠躬道:“萧公子好。”

    萧隽吓了一跳,以为走错了人家,正要退回去,那丫头笑嘻嘻的说:“萧公子,我是来负责伺候你的侍女,我叫小菊。你住在这儿期间,我负责你的生活起居,你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萧隽哪见过这个呀,忙说:“不用不用,我不要人伺候,我自己能行。”那小菊立马苦着脸说道:“萧公子,我可是要求半天才争取到这份工的,一个月五两银子呢?你不要我服侍,就是嫌弃我做不好,管家会罚我的,还要挨揍。”说着说着,小菊眼泪在眼眶里只打转。

    萧隽一看就心软了,反正也住不了几天,那就随她去吧。“那好吧,你留下吧。”小菊马上破涕为笑。“来,萧公子,我给你介绍,这里是会客厅,那边是厨房,厨房边上是我房间。来,我带你上楼。这是你的书房,里面是卧室,卧室接着的是洗澡池。我帮你热水烧好了,你先洗个澡,洗完澡上床躺会,床上的被褥都是新的。吃晚饭的时候我会叫你。”

    萧隽洗完澡,边上是一摞崭新的衣裤,竟然和他身材大小一致。刚穿完衣裤,小菊便进来说道:“萧公子,你先到阳台上来我帮你梳梳头,头发干了你再睡。”

    “梳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萧隽忙不迭的说,那小菊嘴一揪:“就知道你嫌人家做不好,算了,我也不讨人嫌了,我去找管家让他给你换一个人伺候。”扭头气呼呼的就走。

    “哎,小菊小菊,来,你帮我梳你帮我梳。”

    小菊偷偷的抿着嘴笑。

    阳台有两人多宽,上面摆放着一把躺椅和一个茶几,茶几上碧绿的清茶还冒着热气。萧隽坐在躺椅上,往远方看去,这位置正好可以看见日出和日落,而那条河从山中流出,蜿蜿蜒蜒穿过村子,阳光在水面上撒满了五彩斑斓的颜色,这景色一下就打动了萧隽。

    小菊很会察言观色,一看萧隽沉浸在风景之中,立即闭上了嘴,安安静静的替萧隽慢慢的梳着头,很快,萧隽在这温柔乡里沉沉的睡去……

    今天正好是生日,接到了签约通知。感谢读者感谢编辑,喜欢的多多投下推荐票,你们是我写作的动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