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15章 十三公子
    萧隽信马由缰,沿着江边小路走着,不知道前面是何方,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安安静静捋捋思绪。

    自己的身世之谜就这样一下揭开了:北方萧家大族、天下国手王家、外号毒手书生的爹爹、还有从未谋面的母亲。

    这些爆炸性信息一下充填在脑海里,让他心绪久久的不能平静。爹爹从来不提起这些身世,是不想他涉足江湖,卷入刀光剑影之中。

    而是让他耕读传家,老老实实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他能感受到爹爹在母亲坟前静坐三天时那种悔恨的煎熬,那种永失我爱的忏悔。终其一生,爹爹再也没有娶过女人,而是孤独终老,他是想以此来证明他对母亲的爱。

    如果不是那场可怕的瘟疫,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他也不会让十三岁的他投奔薛神医,或许,他在内心想的是让他师从薛神医,成为一名医者,治病救人,为当年曾经的荒唐赎罪吧。

    正想着,忽然看见道旁一匹白马不安的在地上踢踏着,鼻子里还打着喷嚏。上前去一看,道旁草丛中躺着一人,鲜血染红了大半个身子,手上还紧紧的握着一把剑。

    萧隽下来探了探他的鼻息,呼吸很微弱。当即从包裹中拿出解手刀将他衣服划开,只见他右肋、左胸、左臂、大腿上各有一处伤痕。有的是刀伤、有的是剑伤,真人投注:大腿上还插着一把薄薄的飞刀。看得出来,他对手的至少有三个人。

    萧隽拿出若兰给的伤药,撬开他的嘴给他喂了一颗,拿出一件干净的内衣,撕成条给他简单的包扎了下。然后将他横担在马上,带上他的马,来到江边的一个镇子上。找了家最大的客栈,要了一间房,将两匹马交给小二照料,然后将那人抱到床上躺下。上街找到药店,买了些跌打损伤的药,一匹白布,回到客栈,让小二打了盆热水,重新给他清洗包扎了伤口。

    这是一位三十多岁的贵胄公子,身上的衣服都是绫罗绸缎的料子,而且还都熏过香,鞋子是千层底的登云靴,上面是用金丝线缝的鞋面。手中的剑鞘则是用精钢打就,上面有各种纹饰。

    他的包裹萧隽倒是没有翻动。

    那人整整昏睡了一下午,一直到傍晚掌灯时才悠悠醒来。那人睁开眼睛看了看身上,问道:“是你救了我?这是什么地方?”

    萧隽答道:“在路上,看你昏倒在草丛中,浑身是血,就把你送到这儿来了,这是沿江客栈。你别动,我让伙计熬了鸡汤,我端来喂你。”

    那人也不客气,任凭萧隽将一大碗鸡汤喂下去。喘了口气,断断续续的说道:“妈的,大意了,中了埋伏。他们埋伏了五名杀手,先杀了我两名伴随。哎,把你的酒拿来让我喝一口。”那人长鲸吸水般一下将一碗酒喝了下去。萧隽嘿嘿的笑了。

    “酒气勾人魂魄。”那人见萧隽笑他,解释了句:“两名伴随替我挡了两刀,我趁机杀了两人。然后掉头就走,这些杀手都受过专业跟踪训练,像跗骨之蛆阴魂不散。

    一个家伙暗器功夫很是了得,一人用刀一人用剑跟我缠斗,那个拿暗器的时不时抽冷子飞出一刀,我拼着用大腿接了一记飞刀,跃上前去,先干掉了那个拿飞刀的。身上却被拿剑的刺伤了胸口,拿刀砍在我的左臂上。然后又掉头干掉了拿刀的,肋下又中了一剑。那家伙见我身中多处重伤,贪功心切,本来他是有机会跑掉的……哎,再来碗酒。”

    如此惨烈的战斗在那人口中听上去像是说书,讲别人的故事。

    萧隽劝他休息会,养养神,那人说:“看你包扎的手法倒是不错,学过医?”

    “从小给爹爹打下手,在边上看的。”

    “你这药街上买的吧,你把我的包裹打开,里面有两个瓶子,绿瓶的内服,红瓶的外用。帮我重新包扎一下,我们得赶紧连夜走,那些人追踪的功夫了得,一会拿钱去雇辆马车。小兄弟,看你的剑,也是练武之人,可惜你碰上了我,惹了大麻烦,搞不好我们要一起送命的。你现在再走兴许还得来及,但愿他们没这么快就追上来。”

    萧隽笑笑:“真要是那个命,也是没办法。我这人命大,一时半会死不了。救人救到底,我陪你。”

    萧隽也许是被那人气度风采所感染,不知不觉有种天然的亲近感。

    “那好吧,这件事过去了咱们要不死,就好好的喝上它一顿,一醉方休。”

    那人生命危在旦夕,却还是想着喝酒。

    刚要把那人扶起来,就听见外面院子里有凌乱的脚步声,只听得一人叫道:“十三哥,在这里了,这是那人的马,我认识。”

    “哈哈,这些狗东西来的好快。难怪我大侄女说他们的追踪术天下独步,我还不信。好了,走不了。”那人哈哈笑着,提高嗓门叫道:“你杨三爷在此,不用费劲了,进来吧。”

    他挣扎着坐起来靠到了床头,手里攥着那把剑。

    房门一下被踢开了,过了会,两个人进了门。那人笑道:“鼠辈,被你杨三爷吓破了胆吧,放心,你杨三爷手里没暗器。”

    为首的那年轻人拱手道:“三王爷,你够种,杀了我们五个人居然不跑,还敢大刺刺的住在镇子上的客栈里,果然是英雄行径。”

    “狗屁的英雄行径,你杨三爷不是不跑,是受伤跑不了啦。”

    萧隽这才明白,自己江湖经验不足,犯下个大错误。就不该来镇子上,更不该住在这么显眼的客栈。

    被叫做十三哥的人说道:“三王爷,你受了重伤,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我们家主或许会给你一条生路。”说着,另一个年轻人上前一步用剑指着他们。

    萧隽把剑一横,上前挡在杨三爷的床前。杨三爷笑道:“小兄弟,你闪开,天下能挡住复兴盟黑龙会十三公子的不过百人,你肯定不在其列,不要白白送死。”

    十三公子笑道:“三王爷,你在哪里找来的帮手?”

    “路人而已,路上遇到了送我来的。放他走,我跟你们去,不然我就坐在床上跟你们厮杀。只有死的杨三爷,没有活的三王爷了。”

    十三公子道:“既如此,年轻人,你去吧,我十三哥不是滥杀无辜的人。”

    萧隽摇头:“这位杨大哥身负重伤,这样不公平,待他伤好了之后再来打斗,我绝不插手,但是现在我不准你们带他走。”

    对面十三公子像是听见什么很好听的笑话大笑了会,扭头对那年轻人说:“这傻小子交给你,速战速决。”

    那年轻人抬手便是一剑,直刺萧隽的喉咙,萧隽头微微一侧,剑尖从耳边擦了过去,暗道一声,好快的剑!抬起手中的剑鞘,一下击中了那人的肋下,那人立刻委顿倒地。

    十三公子惊道:“没想到你居然扮猪吃老虎,差点上了你的当。何方好汉,报上名来。”

    “村野小子,本来籍籍无名,何必多问?”

    “哼哼,藏头露尾,我看你能隐藏多久。”十三公子将江湖中成名的年轻人细细想了一遍,都没有得出所以然,这到底是哪个门派的新锐,这手功夫不可小觑,刚才他剑都未拔出,己方已经倒下了一个。

    十三公子当啷啷抽出了剑来,剑尖直指萧隽,一字一顿的说道:“拔出你的剑来!”

    萧隽犹豫了下,他的本意是阻止十三公子带走杨大哥,并不想以剑伤人。可是不拔剑又是轻视对手,不给人面子,对于十三公子这种江湖成名人物,轻视他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彭老爷子的事让他对江湖人物的面子有了新的认识。

    于是,他决定拔剑。

    十三公子不敢托大,一上来便使出自己的成名绝技:长江五叠浪。连出五剑,分别对应萧隽的左右肩、双眼和咽喉。五叠浪的意思就是一剑紧似一剑,当你去防左肩的时候,剑尖已经到了右肩,刚等你回剑,剑尖又指向你的右眼。

    这是萧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与高手对阵,他还从来没有见识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