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公子进攻受挫,攻了三十多剑连萧隽的衣角都没有碰到。他明白再继续攻击是徒劳无益的,他采取守势预防对手突然暴起。而对手不攻击,萧隽也找不到对手的破绽,场面居然一时陷于了僵局。

    杨三爷见萧隽明明已经占据主动却停手不攻,急的叫了一声:“小兄弟,你进攻啊!”

    他现在倒是不那么担心十三公子的后援即将赶到,更好奇的是这年轻人到底是哪个门派的后起之秀,竟然一招便让江湖排名百名高手之内的十三公子弃攻为守,而且完全看不出师承来历,门派风格。

    听到杨三爷的喊话,萧隽“哦”了一声,猛然醒悟:杨三爷这是怕十三公子的帮手赶到,让他速战速决。

    自己已经犯下过一次让他们俩陷于绝境的错误,可不能再继续糊涂了。

    所以,萧隽出手了。他这一出手,杨三爷的一双凤眼挣的滚圆,嘴里发出了“咦”的惊奇声,而十三公子如见鬼魅。

    他使出的是十三公子的成名技:长江五叠浪。不,是七叠浪。铛铛铛铛噗噗噗,十三公子连续挡了四剑,可第五六七剑却再也挡不住了,真人投注:因为他更快更准。

    十三公子左肩右肩右腕各中了一剑,手里的剑也当啷一声掉在地上,面如死灰,生无可恋。

    在他们师兄弟里,虽然他按照入师门的先后顺序排位十三,可他自忖自己的功夫一定可以排名进前八。他所自负的聪颖、悟性、天资在这年轻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萧隽走了过去,拾起他的剑递给他,一脸诚恳的说道:“你的进攻招式还是不错的,破绽很难发现,而且稍纵即逝。跟你的剑术比起来,你的身法可就落了下成了。刚才第五招你完全可以避开的……”

    十三公子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当你使尽全力和别人性命相博,对手却轻轻松松当着是一场技艺切磋,这种挫败感让十三公子无言以对。

    不过,当萧隽再次遇见十三公子时,他已经练成了一流的轻功。

    杨三爷在萧隽出手的那一瞬间就知道自己发现了一个宝贝,而且是块浑然天成的璞玉。这样的人一定要与他结交,以为已用,羽林卫、情报司都缺这种悟性高,见机快且有一身功夫的人。

    但他是个聪明人,他不想给这个年轻人留下一个残暴嗜血的印象,明明知道留下这两人会泄露自己的行藏,会招致大批的杀手旋踵而至,他还是决定放过他们。

    萧隽扶着杨三爷出了门,上了马车出了镇子。路过一片树林时,杨三爷叫住马车夫,给了他五十两银票。让他驾车一直向西跑,跑的越快越好,只要能跑上一天一夜,这两匹马也归你了。马车夫意外得到一笔飞来横财,连连点头答应。

    杨三爷却让萧隽扶着他,走小路到江边,雇了一艘三桅帆船,顺江而下。

    等到一切安顿好,杨三爷在舱房里换了药躺下,两人才开始自我介绍。

    杨三爷本名杨武威,是当今皇上的三弟,掌管羽林卫的大将军。别人都叫他三王爷,而他一直自称杨三爷。他平生嗜武,身为皇族却常常在江湖上厮混,这次出京是奉他皇兄的令查访复兴盟的。

    萧隽问道:“刚才那十三公子就是复兴盟的?”

    “是的。复兴盟是个庞大的组织,我们也仅仅是了解到它冰山的一角。它下面有个杀手组织叫黑龙会,训练了一大批杀手。这个黑龙会专门承接仇杀任务,根据目标的价值开出筹码,一旦接了活,他们往往是几个人组成一个小组,对目标追杀到底,很少有人能逃脱他们的追杀,在江湖有着很高的诚信口碑。”

    “他们就是为了钱杀人啊?”萧隽觉得很新奇,居然还有专门的组织为了钱而杀人的。

    “复兴盟是前朝皇族组成的一个盟会。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复兴前朝,跟我们势不两立。这个组织很庞大,分工也很细,有人负责募集资金,比如黑龙会,就是靠暗杀来募集资金。它还有自己的商会,干的也是筹集资金的事。”

    “萧兄弟,你这一身的功夫是跟谁学的。刚才你突然使出十三公子的成名技长江五叠浪,不仅是他傻了,连我也看傻了。你怎么会他的功夫?”

    “杨大哥,实不相瞒,没人教过我武功,我是在山洞里看着墙上写的功法瞎练的。我也不懂什么三叠浪五叠浪,是看了十三公子手里使出来,我就照葫芦画瓢学了一下。他后来很生气是不是因为我偷学了他武功啊?”

    “哈哈哈,他是因为打不过你生气的,倒不是因为你偷学了他武功。”

    杨三爷觉得这萧隽越来越有趣,明明一身武功深不可测,可对江湖上的事几乎一窍不通。

    “小兄弟,你要知道这个道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比方说,你今天手下留情,饶了那两人的性命,可是他们遇上你会毫不留情的痛下杀手,也许你现在已经上了他们的黑名单,他们会使用各种手段对你追杀,至死方休。今后,即使睡觉也得睁着一只眼睛了。”

    “为什么呢?我和他们无仇无怨的,只是比试了一下武功。”萧隽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追杀自己。

    “因为你阻挡了他们的路。江湖就是这样,恩怨分明,朋友们一起携手对敌,敌人们相互追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不喜欢杀人,不喜欢被人杀。我也不喜欢这样的江湖。”萧隽固执的说。

    杨三爷叹了口气,又问道:“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萧隽就把自己进了镖局,后来遇上横山三义,然后在寨子里任团练教头的事说了一遍:“等你伤养好了,我就回寨子里去。”

    杨三爷睁大了眼睛,吃惊的问:“你就为了二百两银子在山寨里当教头?凭你这一身的功夫可以找到很多比每月挣二百两银子更有意义的事啊。不如你跟我吧,银子随便用,想花多少就花多少。”

    “可我答应他们了,每个月至少要在寨子里呆五天,教授他们武功。”

    杨三爷一时无语,心里盘算着怎么留下萧隽在自己身边。

    船在江上航行了一段时间,离那个镇子越来越远了。船娘端上来中餐,一大碗鲜鱼汤,两碟蔬菜,还有两大碗饭。杨三爷拍拍脑袋,说道:“哎,忘记带酒上来了,等我们到了会稽府好好喝。”

    杨三爷告诉他,他到会稽府还有点事,到了那里一边疗伤一边办事。

    船到了码头,找了个客栈住下,第二天一早,让伙计雇了辆马车继续赶路。一直到了会稽府,也没看见黑龙会的杀手,估计是杨三爷的声东击西之计起了作用,把他们甩掉了。

    到了会稽府,杨三爷让马车一直驶到城西的一座庄园,那庄园门楣上有三个大字:舞柳庄。

    杨三爷向门房出示了一块金质腰牌,萧隽看见那腰牌上刻着一片长长的鹅毛,背面有个贰字。

    杨三爷回头向萧隽解释道:“这是我们自己的产业,全国各地很多地方都有。”

    “你们皇族还经营客栈啊?”萧隽好奇的问。

    “哈哈,不是经营客栈,这是我们的一个落脚点。大哥我虽然身份是王爷,但我还有个职位是羽林卫大将军,手下管着几万号人呢。羽林卫听说过吧,专门负责皇城安全的,平时皇上出行也是羽林卫护卫。羽林卫有情报司,这些庄院就是情报司名下的产业。当然,情报司名下还有客栈、酒楼、驿站、歌舞坊等等,情报司的运作也需要资金不是?”

    “哦,我懂了,你这腰牌就是身份证明。”

    “哈哈,萧兄弟聪明,凭这腰牌可以不用带银子即可走遍天下。”

    正说着,这时,门房处的钟声响了。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连续响了三遍。

    杨三爷又解释道:“这是门房在通知管家们做好迎接贵宾的准备。当当当,是来了持铁牌的;响两遍是来了持银牌的;至于响三遍嘛,那是来了最尊贵的客人。这种金牌目前全国只发出了十一块,也就是说,只有十一人持有这金牌。这里是第一次出现拿着金牌的人。”

    “啊,那金牌持有人都是像杨大哥这样身份尊贵的人吧?”

    “也不一定。有的是重要职位的,有的是立下大功的,还有几位客卿手里也有。客卿就是不在羽林卫挂职,但是有事征召时必须出现的人物。”杨三爷耐心的解释道。

    随着钟声敲响,各栋楼前立即出现了人影。为首站着笔直的是名管家,身后跟着两名侍女。主楼里出现了一名大管家,带着两名侍从,匆匆迎上前来。

    杨三爷再次出示了腰牌,那大管家双手捧着翻看了下,连忙躬身请安:“不知三王爷亲自驾到,恕罪恕罪。三王爷您这边请。”

    将二人引到天字一号楼二号楼前,请示道:“三王爷您看这里可好?”

    这是几十颗大柳树围着的两座精致的四合院,院子正面有栋小楼,两边还有偏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