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投注 > 左或右,只是无法回头 > 第17章 戎氏重剑
    晚饭是在杨三爷的一号院餐厅里吃的。

    分餐制。东西向各摆着一张食几,上面是四道精致的凉菜:炙羊肝片、白灼海螺肉、酱萝卜片、凉拌莴笋丝。食几的边上是把一斤装的银壶,银壶底座上有个碳炉烧着木炭,让酒温着。食几边站着两位侍女,负责传菜和倒酒。

    两人各自入座,杨三爷坐了东面的主位,他端起面前的细瓷白碗说道:“萧兄弟,大恩不言谢。我这条命是萧兄弟你救的,怎么谢也不为过。你我这一路走来,相聚甚欢,大哥我答应过,待我们逃得性命,定要与兄弟好好喝上一顿。

    今天我们到会稽府,这里最出名的酒便是女儿红。当地人有个习俗,女儿出生的那天,要将酿好的黄酒密封埋入地下,待到长大出阁时再挖出来打开,这时的酒便成了琥珀色,浓香沁人。来,兄弟,我们今晚大醉一场。”说完,向萧隽示意,将碗中的酒一干而净。

    萧隽道:“跟大哥有缘相聚,一路上跟着大哥长了不少见识,我敬杨大哥。”说完,也干了碗中酒。

    杨三爷放下酒碗,从腰囊里摸出一样东西,让侍女传给萧隽,说道:“这个小玩意你且拿着,以后在外面看到有鹅毛标记的地方,拿着这个消费对折,急用钱时,可在柜上支取二百两以下的现银。”

    萧隽接过来一看,是块带羽毛标记的银牌,背面刻着二百四十六号。

    “萧兄弟,不是大哥小气,能得授金牌的必须是为当今皇上为朝廷立下大功的,这是有规矩的。虽然我贵为王爷、羽林卫大将军,这些规矩还是要遵守的,不讲规矩,我这王爷也长不了。此外,此地有座藏剑楼,萧兄弟,明天上午让管家陪你去看看,挑选一把趁手的长剑。你的那把剑质量太次了,基本上一碰就断,以后碰到强大的对手是要吃亏的。”

    “那就谢谢大哥了。”萧隽也不会客气,端起碗来敬了一碗。热菜开始上了,葱爆海参、油焖大虾、暴炒雀舌、鳝糊丝,份量都不多,却制作的很精致。这都是萧隽没见过的没听过的烧法。

    “人生在世,不能白来一次,总得做些轰轰烈烈的事。名留青史这话说大了,但是享尽荣华富贵,受到万人敬仰,男子汉大丈夫当如是也!”

    杨大哥连干了几碗酒,人兴奋起来,一股豪情溢于言表。

    萧隽也被杨三爷的豪情感染:“大哥,如此恩情无以为报,萧隽不是不晓事之人。我们就以一年为期,待此间事了,我定当去京城投奔大哥,追随大哥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京城他是肯定要去的,那里不仅有母亲的墓,还有萧家大族,还有外公王家。怎么的,也得为爹爹和娘争回他们应该有的地位,至少他们的灵牌要请进萧家祠堂。

    还有若兰,她也与他约定一年为期,待她将家族的事了结,她将嫁给他。

    “萧兄弟,我们击掌为誓。一年之后我们京城见。”

    杨三爷对萧隽的人品进一步的肯定了。一个人为了几个不成气候山贼的承诺都会践诺,他做事肯定是个有始有终的人。

    两人大醉而归,感情融洽到极点。

    第二天,路过一号院时,见外面站着五六个人,这都是等着杨三爷召见的,萧隽没去打扰他,让管家带他去了藏剑楼。

    藏剑楼在主楼边上。据管家介绍,吴越之地冶铸业发达,有天下名剑出吴越之说,所以羽林卫在此设立了一个藏剑楼,专门收集吴越之地名匠的作品,经过点评测试之后,羽林卫看中哪家的成品,就会下订单成批定制,上月便运送了一千把剑去京城。

    藏剑楼一楼是名剑的展厅,陈列了一百多把剑,都是初评上榜的。看护展厅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者。管家介绍这是跟随三王爷来的贵宾,住天字二号楼的。那老者本来一脸的倨傲,马上变脸,变的异常热情,不懂他开口询问,便主动给他普及选剑的知识。

    “一把名剑首先是看钢质,钢必须要纯,否则,有杂质有气泡,与人格斗时,受到重力会折断。而纯钢则不一样,它是经过反复锻打将杂质气泡全排除在外,至柔则至刚,不会在格斗时会出现刄口缺损甚至断裂。

    萧先生你想,如果你拿半截剑和人斗剑是什么体会?所以名剑之所以称之为名剑,就是一点,必须是纯钢打就。现在有些工匠他会偷奸耍滑,只是在剑刃处用精钢开刃,但时间久了,这剑受损之后一定不能用。先生,请看,这是龙泉吴大师的作品,绝对是纯钢打造的全剑身,虽然做到不削铁如泥,但绝对是上乘。相信我,老朽铸匠出身,专业鉴剑三十年。”

    萧隽笑笑,继续看下去。

    “不喜欢吴大师的风格,看这把剑,这是本地顾氏家族出来的剑,他们家的剑讲求的是锋利,真人投注:剑身窄,特别强调剑口的锐劲,适合快剑风格的剑手。他们家族锻造的剑可以在人身体上戳出十几个窟窿,却不伤及要害。”

    萧隽还是摇头。

    “好吧,看来萧先生的品味实在是太高。你面前的是第三代吴越王的佩剑,这是我们剑馆的镇馆之宝。我们剑馆的规矩是要想看这剑,必须得我们大管家允许。如果萧先生要看此剑,我去请大管家来。”

    萧隽继续摇头。

    这老头没辄了,自己的专业知识被人忽视,唯一的办法就是沉默不语,但是还是感叹了下:

    “萧先生想的也对,一个人的佩剑是需要眼缘的,毕竟它是剑者生命的一半,与自己的灵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萧隽笑笑,老头这话说对了。他需要的是一把有眼缘的剑。

    这把剑很快就出现在萧隽面前。

    这把剑还未上墙,和几把剑一起插在半人高的笔筒里,锈迹斑斑,通体黝黑,而且剑体两端都未开刃,剑尖钝口,像是一个未完工的产品。而且连剑鞘都没有,剑柄和护手都是用的枣木,这枣木暗红色,像是浸过鲜血的。萧隽抽出来,做了个劈砍的动作,感觉不错,这剑有二十来斤,比一般的剑重十斤左右。

    老头又说话了:“这剑是我们在市场上收的,收的目的是为了完善我们馆藏剑的种类。严格的说,我们都不能称之为剑,因为这是件铁棍,一根打成剑的模样又完全不具备剑品质的铁棍。说他是铁制品是有道理的,你看这剑上的黄绣,就是擦洗干净本质上也是黑魆魆的。好吧,萧先生,你如果真的看中这根铁棍,我帮你擦洗干净,我一定得告诉你,我们买来时只花了十两银子,卖它的人是个盗墓贼,经常和我们打交道。考虑到以后还要做他生意,才给了十两,以我的经验,五两就够了。这废铁值三两,做工一两……”

    萧隽没等他饶舌完,就打断了他:“就它了,您老说的不错,就是眼缘,我喜欢。”

    老头眨巴眨巴眼,半晌没说话。

    等到萧隽扛着剑走到门口,老头绝望的喊了一声:“萧先生,别说这剑是我们剑馆出去的,更别提老儿的名字,小老儿真丢不起这人!”

    萧隽哈哈大笑。

    走到居所前的人工湖边,将剑泡在水中,在湖边扯了把青草将剑身清洗了一遍。然后,又从湖边捡起一块鹅卵石,将剑身的黄绣慢慢一点点磨去,再在阳光下看看此剑,黝黑的剑身一点光泽都没有,只是冰冰凉凉,寒气逼人。再仔细端详,发现护手下方刻着米粒大小的四个字古篆:戎氏家族。

    人工湖边有块一人可环抱的大石块,萧隽一时手痒,双手持剑高高跃起,大喊一声:“开!”一剑劈下去,那块大石分为两半,再看剑体,居然毫发无伤。

    萧隽大喜之后又开始犯愁,总不能就这样扛着剑在外面行走吧?还是得找下老头,看看有没有剑鞘之类的东西。

    萧隽折返回去,向老头说明来意,老头无奈的摇摇头,拿出一张硝制过的牛皮说道:

    “上次做军品剩下的,我好人做到底,帮你缝制一下。”

    老头用剑比划了下大小,拿出剪刀铁钩开始裁剪缝制,再用牛皮做成腰带,虽然这剑有些长,从腰上斜跨下来几乎到脚跟,但是抽取还是很方便的。老头在抽插剑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把剑身凑到眼前,当他看清那四个古篆字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字一句的念出:戎氏家族!?

    萧隽见那老人吃惊的表情,问道:“这戎氏家族有什么来历吗?”

    那老头闭上眼,摇摇头:“太有来历了。当年武王伐纣,以戎氏家族为先锋,后来武王大封诸侯,分封戎氏到吴越之地开疆拓土。可北方人到南方水土不服又遇到瘟疫,他全族人几乎在此灭族,后来就再也没有听到戎氏家族的消息了。这把剑就是当年戎氏的佩剑。哎,我真老了,居然忘记了重剑无锋的道理,失职啊失职。”

    “重剑无锋!?”萧隽慢慢的咀嚼着这四个字。

    (本章完)